第三章

  
“您还有什么发现?”柯拉问。

“他妻子没发现他出去了,”格列格说,“您和他分房睡。”

“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了,当官的!”柯拉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一根筋”露出一副受委屈的可怜相。

“您什么都明白,心里清楚得很,”柯拉说,“我在这里不得不使用别人的身体,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工作。可是同事们不但不在需要的时候拉我一把,还跟一帮好像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不是乱开玩笑就是自己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哭哭啼啼要找妈妈。”

柯拉气得不由挥动着双翅,翅膀扇出的风把格列格头上的制帽刮了下来,帽子像落叶一样飘下悬崖。

格列格本想追上去,但跑到崖边就猛地刹住了脚步,鞋底带起一片小石子,哗啦啦掉了下去。

“哎呀,在那儿!”格列格大喊,“抓住它!求求你了!”

他是对着助教喊的。后者正在河岸边徘徊着,亲自察看犯罪现场。他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直到那些小石子打在他结实的背上,他才发现出了什么事。助教扇着翅膀大步向河边跑去。

柯拉明白,在格列格所属的文化环境中,权力的标志意义非同小可。在他们那儿,惩罚一个人不是把他监禁起来,而是在刑期内没收他的职权标志或制服。一个人无权无势比坐牢还糟。起码对于格列格之流来说,官帽是他生活的动力,是衡量同胞如何对待他的标准。

柯拉一边东想西想,一边仍一直留意着助教,看他追那顶倒霉的帽子。他还没来得及抓住,帽子就掉进水里去了。帽子在水中轻快地翻了个个儿,像只小船似的漂离了岸边,看来准备这么漂上几天,随着河水流入大海。

助教连蹿带蹦地追着帽子。柯拉想帮帮他,奇怪的是发出这种愿望的是她的翅膀。她的双翅用力拍打着,使她笨重的身体腾空而起。柯拉决定冒一次险:既然昨天都飞过了,今天应该也能飞起来。她扑向悬崖边,可恰在这时,助教抬头想告诉格列格,他的帽子已经没希望找回来了,他一眼就看出了柯拉打算干什么。

“噢!”他大喊一声,用别人听不懂的鸡的语言叽哩咕噜地叫起来。

柯拉搞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好把它当作耳旁风。

助教看出他的话没被她听懂,就改用大家都懂的话说:“不行!想想你的孩子!”他大喊,“蛋会摔破的!”

这吓人的话让柯拉一下子就停在了原地。

天哪,那些蛋!她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副情景,她摔在河边,从肚子里滚出个早产的坏鸡蛋……不行!绝对不行!

“这帮考古学家来我们这儿的那一天真该诅咒!”格列格打心底里嚷了一句,以手掩面,掉头就走。

柯拉和医生留下来等着助教,他扇着翅膀,脚爪并用,爬上了悬崖。累得气喘吁吁,毛发篷乱。

“如果某人的帽子掉了,他应该自己去追。”助教对柯拉说。

“这话你应该对他本人说。”医生说。

“既然格列格已经走了,您就得亲自对我讲讲这件可怕的谋杀案了。”柯拉说。

“我检查过死者的尸体,”医生说,“加利叶尼教授是在悬崖上面被杀害的,然后尸体被抛下去,以便消除罪证。”

“有什么罪证可消除的,”柯拉不同意他的看法,“只要爬到悬崖边,就可以看到他的尸体。”

“可是发现尸体时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凶手可以趁机逃脱,躲起来,伪造不在现场的证据。”

“我认为问题并不在这里,”柯拉边说边走近悬崖向下看,“我想凶手想让教授的尸体被发现得越晚越好,那样他就不可能被救活,也不可能把他的大脑移植到别的躯体内了。”

“看来您是对的,”医生赞同地说,“而凶手也的确达到了目的,等到早上发现教授的时候……”

“已经太晚了。”助教叹了口气。

柯拉站在悬崖上看着下面的河。当时教授也是这样站在这里。也许他在想象着,他祖先驾驶的闪亮耀眼的飞船堂皇庄重地缓缓降落在河边,那些先驱者,那些鸡勇士们从飞船里出来,张大嘴呼吸着稀薄的空气,爪子里紧握着手枪……我在想些什么?我这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这里有没有凶恶的猛兽?”柯拉问。

“有,在下面的谷地里。”医生回答,“不过他们爬不到这上面来。”

“胡说!”助教反驳道,“它们说爬就能爬上来。您在城里根本就不了解您所居住的这个星球。上个月我们就从这里赶走了三次熊,噢,不是熊,可那东西比熊还吓人。所以我们就请求格列格先生给我们发枪。”

“他给你们发了吗?”柯拉的声音里流露出了兴趣。虽然教授是被冷兵器杀死的,可是如果有枪在挖掘场里,就会造成特殊的微妙气氛。

“一如既往,他拒绝了这个简单的请求,将我们的生命置于危险境地。”助教说,“他装做根本不相信有熊的样子。”

“奇怪,”医生怀疑地看看不远处生长的灌木林,“我们一向确信这里没有野兽。”

柯拉还得回医院观察几天,在回去之前,她看了看考古学家什的住所。

考古学家们住的房子是他们自己带来并拼装好的,在小城的边上,是一片建筑中的最后一排。旁边是一个垃圾堆,这种垃圾堆在每一座人口稠密的城镇周围都有。垃圾堆对面就是严禁倒垃圾的告示,可是居民们还是不停地往这儿倒垃圾,垃圾堆越来越大但是与垃圾堆为邻并没有给考古学家们造成任何不便,他们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也许这是因为他们自己就不太注意整洁?

柯拉忽然意识到,她一定应该找个时间去一趟柯谢罗星球。因为不管怎么说,她曾在一位柯谢罗女人的体内生活过一段时间。

这房子内外截然不同。

不同在于,从外表看,这所房子与城里其他房子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门开得比人类的屋门宽得多。

助教赶到他们前头,头一个进了屋。柯拉跟在他身后,暗自感激这位柯谢罗考古学家,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她第一次不用费力地挤进门去了。

屋内的一切陈设都是专为鸡类的需要而布置的。

前厅是椭圆形的,所有住客公用。前厅四周都开有椭圆形的拱门,通往不同的房间。据奥尔谢基助教解释,左边的门通往厨房:考古学家们一块搭伙做饭。右边的门通往卫生间。

柯拉一看到卫生间,就强烈希望能在这里多呆一阵——她看到这里可以这么舒适方便地安置洗脸盆和洗漱用具,整个人都高兴得要叫起来。可这里还有别人,她必须控制住自己。

“难道您认不出自己的家了?”奥尔谢基助教小心谨慎地问她,“难道您的记忆也改变了?”

“当然了,我什么也认不出,”柯拉答道,“我倒是记得我在地球的家,连每一块地板砖都记得。”

“什么是地板砖?”助教问。

“瞧!这东西您从来都没见过。”

“我心里很难过,”助教老实承认,“在短短几天之内我失去了这世界上仅有的亲密朋友。而且每当我看到您,加利叶尼·巴巴女士,我就更加伤心。我熟悉您身上每一片美丽的羽毛,熟知您那可爱的黑眸是如何顾盼生辉,您那迷人的脚爪是如何步履翩跹,您那优雅的双翅是如何摇曳生姿……请原谅,可是我真的很伤心!”

“我理解您,”柯拉叹了口气,“我很想帮您,可是力不能及。”

奥尔谢基领着她出了椭圆形客厅,一边向前走一边说:“左边的门通往我睡觉的栖木,右边的门通往您睡觉的栖木。”

说完他就退到后面去,他深信教授的遗孀在自己的房间里就能把所有事情都回忆起来。

可是柯拉自然什么都回忆不起来,她连哪扇门后是她的房间都不知道。

于是她决定把它找出来。

她先去开第一扇门。门一推就开了——没上锁。

门后的房间样子非常普通,普通得令人失望。柯拉本来以为会看到栖木,也就是那种高高悬在空中的木棍,她的新相识们可以在上面过夜。

屋里惟一不同寻常的陈设是一张床,样子一点也不像床,倒像一个又大又圆的充气垫子,中间是陷进去的。柯拉用不着别人告诉她这东西睡起来有多舒服——她整个身体都恨不得扑到垫子上去,这真是一只鸡梦寐以求的床。

“认出来了?”医生问,他那双油橄榄一样的眼睛一直紧盯着柯拉。

“不是认出来的,而是感觉出来的,”柯拉老老实实地说,“我一下子就明白,这就是奥尔谢基先生所说的‘栖木’。”

“完全正确。”奥尔谢基在她身后应了一句,他对柯拉的聪明非常满意。

“我真想留在这里。”柯拉说。

“你不怕已故屋主的鬼魂来吓你吗?”医生像在开玩笑,不过他只是毗了毗牙。

“我自己就是鬼魂。”柯拉回答。

柯拉走到办公桌前,桌子在屋子另一头,占了很大一块地方。它比地球上的桌子矮得多,而且做成半圆形,以方便教授拿要用的纸张书本。没有凳子也没有椅子,代替它们的是与那张床一样的垫子,只不过尺寸要小得多。

柯拉看到桌上有两张照片,一张照片上是加利叶尼·巴巴女士,另一张上是一只愁眉苦脸的胖乎乎的公鸡,除了黄色的翅膀和尖嘴以及红冠子以外,他全身雪白。当然,在照片上看不到他的脚和尾巴。

“这就是他吗?”柯拉问道。

“是的,”助教回答,“这就是我的老师,您的丈夫,加利叶尼教授,被罪恶之手杀害的牺牲者。”

柯拉拿起自己亡夫的照片。

“我要把它带走。”她说。

谁也没反对。

然后他们又走进已故加利叶尼·巴巴女士的房间。

这个房间与教授的房间一模一样。只是在写字台上有一页纸,上面画着一个小陶罐。

“这是什么?”柯拉问“难道她是个画家?”

她用爪子抓起一只小画刷,刷子可以很方便地握在爪子里。

“你连这个都忘了,”奥尔谢基难过地说,“可就在一星期前你还是全柯谢罗最好的画稿修复家。”

“噢,对了,当然是。”柯拉附和了一句,她不想让助教受刺激,他本来就已经够伤心的了。

她走到镜子前面。镜子下面有一个小架子,上面放着一把小刷子。刷子是用来梳理嘴边的羽毛的。柯拉并没有因为自己知道这把刷子的用途而吃惊,她看着镜子。她已经不再害怕看到自己的模样了。一切都会习惯的。

“就在一周之前,这个镜子照着的同一个身体还是属于别人的,”很快就连这个想法她都不会感到别扭了。

“这又是什么东西?”她问道。

助教没有马上回答,他非常尴尬。

“我想,”他终于开口道,“这些小垫子是为这些……预备的,是您亲手绣的。”

“为这些——为谁预备的?”柯拉严厉地问,但马上就明白了助教指的是什么,自己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大家继续沉默着。柯拉不由自主地从床上拿起那三个绣着十字花形的扁平的小垫子。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医生问。他觉得很无聊。

“对,”柯拉说,“我们是该走了。再见,奥尔谢基。”

回到医院之后,她和医生去了山后那座黄色的停尸间,停尸间是个又小又窄的平房,柯拉在那儿看到了教授的尸体。

停尸间里空荡荡的,只有这一具尸体。教授躺在台子上,黄色的爪子朝上放在肚子上。

柯拉心惊胆战地发现,她竟联想到了厨房,好像马上就会进来一个大个于厨师,要给鸡拔毛了。

柯拉把亡夫的照片安放在桌子上,可自己却没法坐在椅子上——这对她来说就像让一个人坐在伞把上一样难受。

她从桌上拿起从星际管理局发来的公文夹,她还没到这里时这份公文就已经发过来了:《夫于加利叶尼教授谋杀案》。

可是柯拉实在无法集中精神把这份文件读下去,心里一直琢磨着关于生蛋的那些问题。她本不想给助教打电话,但他是教授谋杀案的惟一证人,因此也成了嫌疑犯。与他交道打得越少越好。可是生蛋的事已经成了柯拉的头号难题,关于这件事除了他之外实在没人可问。

柯拉给考古学家的住处打了电话。助教已经睡下了——他疑惧地眨着黑色的眼睛,黄色的眼皮垂下来遮住了半边眼珠。

“奥尔谢基,”柯拉也不为突然给他打电话道歉就说,“告诉我,你们星球上的母鸡生蛋需要几天?一次要生几个蛋?生完蛋以后会怎么样?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然,当然……”助教吞吞吐吐地支吾着。

“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请您理解我,在我们那里男人和女人是不能谈这些事的。”

“这是忌讳?不能说?”

“也不完全是忌讳,可是有点不成体统。”

“幸好我不是你们那里的母鸡,”柯拉挖苦地说,“因此您完全可以对我公开你们的秘密。”

“我不明白您怎么会这么想,”助教不同意她的说法,“对我来说您可是地道的母鸡,而且是带崽儿的母鸡。”

“什么?”

“这是一种通俗的说法,”助教解释道,“蛋在俗语里就被叫做崽儿,这可没有一点不尊重的意思。”

“也许是没有什么不尊重的意思,可是既然我已经上了贼船,我就得明明白白地呆在上面。我看起来是跟您的女同胞一模一样,可您还是忘掉这一点吧。从怀孕到生产需要多长时间?”

“两个月。”这只年轻的公鸡小声说。

“然后呢?”

“别让我为难了。”

“我不是为难您,我是要弄明白。您跟这事没关系。”

“然后您就要下蛋……要产蛋了。”

“下蛋,好,一次下几个?”

“这取决于爱情。”

“取决于什么?”

“母鸡生多少蛋要看她心里对自己的丈夫或情人爱得有多深。”

“那您以为我会生几个蛋?”

“我想最少三个。”助教老实说。

“那就是说,我热恋着加利叶尼教授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刚到这里没多久。”

“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

“可我们来了才没多久。”

“好吧,别再谈这些废话了。最好还是告诉我:孵蛋需要花多长时间?”

助教没答话,示威性地把头从电话显示屏幕前扭开了。他的侧影,包括尖尖的嘴在内,都非常可爱动人。他的冠子向一侧歪着,像在瞄准一名勇武的射手。

“这个也不能谈吗?”柯拉问。

“您说对了,哈,您说对了!”

“全都告诉我!”

“我们……我们在家里用孵化器,当然也有一些传统守旧的家庭,在这些家庭里是母亲或者雇来的孵蛋妇来孵化。”

“多长时间?”

“这种事不告诉我们男人。”

“多长时间?”

“一星期多一点!别再为难我了。”

助教挂掉了电话。柯拉知道再打电话过去就不合适了。

可是柯拉还没有问那个最主要的问题——她不知道过多久她就要生蛋了。当然,奥尔谢基可能也不知道这个,原因很简单:他不知道小家伙是什么时候怀上的。

柯拉回到窗前,继续翻阅《关于加利叶尼教授谋杀案》。

就是这份文件让柯拉到了这个被上帝遗忘的鬼地方。这是柯谢罗星政府写给银河系中心的一份官方照会:“据敝政府掌握的消息,在基尔利星上发生了惨无人道的谋杀案,敝星考古研究院首席教授、‘我们的先祖曾一统银河系’协会主席加利叶尼教授被杀害。我们确信,在此野蛮罪行之下隐藏着孤立主义分子的阴谋诡计,他们妄图切断我星与进步人类的联系,并为达此肮脏目的而不择手段。众所周知,上述孤立主义分子在敝星虽遭清剿,却仍贼心不死,并得到了银河系中心某些不怀好意的集团的秘密支持。有鉴于此,敝政府特要求立即对教授之死进行调查并将凶手送交法办在文件的边页上满是各位外交官员和星际刑警组织领导们各式各样、措辞各异的批示。因为来得匆忙,柯拉在此之前还没机会看到过这份照会。原来银河系中心为这事已经忙成了这个样子!……

看来明天得再和奥尔谢基谈谈——得让他说说所谓孤立主义分子的说法到底有多少真实性。也许他们不过是柯谢罗政府官气十足的想象罢了。

柯拉一边继续翻阅着公文,一边不自禁地倾听着她腹中的动静。为什么这里没有另一位柯谢罗的母鸡呢?那样她们就可以把一切都谈个明白。主要是她可以弄清状况。柯拉连生蛋到底有多痛苦都不清楚。因为地球上的小母鸡生普通鸡蛋时可是叫得够响的,甚至叫得很吓人。……老天!我怎么会落到这一步!

柯拉放下公文夹。

也许不能排除谋杀是出于政治目的的可能性,连教授的同胞们都不怀疑这一点。可是哪儿来的孤立主义分子呢?因为在此地,鸡是不可能化装成人躲起来的。难道是雇佣杀手?柯拉想和格列格谈谈,搞清外星流浪汉和旅客来此地的自由度有多大。然而地方官的可视电话没人接,他不在家,也不在办公室。

假如柯拉现在的外表不是这么怪异,假如她仍有原来的外貌,她就会到城里去,找个酒吧间或者找家餐厅吃晚饭,和人们聊聊天,甚至可以去接近某个矿工或者宇宙飞船船员。可是她现在这一副鸡的模样未必会引起哪个船员的兴趣,即使说服他相信她现在的外表是暂时的,恐怕也没有用。船员可等不及蛤蟆蜕皮变成公主。

假如你年轻貌美,这种调查方法是最有用的。可是这条路现在行不通,只有孤军奋战了。

为了不白白浪费时间,她决定潜人加利叶尼的私人房间。据她所知,还没人对这个房间进行过专门的检查,而她对于谋杀的有关情况所知越多,找出凶手的机会就越大。

日近黄昏,柯拉觉得饿了。可是她实在不想穿过医院走廊去食堂或者去厨房——她知道,医生叮嘱她只能喝白粥吃面包。面包她还勉强能对付着吃,可是吃起来非常不方便。至于粥,她简直一点都喝不了。

饥饿成了去考古学家住处的另一个理由。那里肯定有一些吃的——粮食籽、米粒、花生仁什么的——好吃的准少不了!她怎么也能从助教那里搜刮到些东西吃。

本来溜出医院的最好途径是从窗口飞出去,可是柯拉对自己翅膀的力量不大拿得准,于是她就选了个最平常的办法——从楼梯上下去。

花园的人口有张小桌子,桌后坐着个头带护士帽的女护士。

“您是想到花园去散散步吗?”她问,这一来倒省了柯拉编造借口的麻烦。

柯拉点点头。

“一小时后开晚饭,”护士屈尊地对她笑了笑,“我们今天吃乳渣馅饼。”

柯拉一听到“乳渣馅饼”这个词就直反胃,看来,鸡们受不了乳渣馅饼这种东西。她试图礼貌地微笑一下,尽管鸡的外貌做这个动作不太容易。

“唉,”护士叹了口气,“您可真不容易。”

“是不容易。”

“您什么时候……生?”护士并不想显得多事——她只是想表示同情,有哪个女人愿意替别的女人生孩子?“不知道。”柯拉干巴巴地答了一句就赶快走下台阶进了荒凉的花园。花园的长椅上坐着些能下地走动的病人和探病的亲友。她的出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人们又是盯着她看,又是窃窃私语,还交头接耳,这当然不奇怪,在这个银河系边远地区的小城,新鲜事总是传得飞快。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考古学家之死,也知道发生在宇航站的悲剧,在那次悲剧中两位女士身亡——一位是柯拉,一位是加利叶尼一巴巴。因此谁都清楚在这只肥大的母鸡体内藏着的,是那位来自地球的女郎的娇躯。

柯拉向花园深处走去,那里灌木丛生,可以挡住人们好奇的目光。这里有一道高高的砖围墙,得翻过去,可是怎么翻呢?柯拉觉得还是可以翻过墙去的。于是她找到灌木中靠墙的一片空地,助跑了几步,拼命扇着翅膀,想飞过围墙去。她差点就飞过去了,这一飞,胸口撞在了墙头上,撞得生疼,然后她慢慢地落到了草地上。

她脑海中立刻间出了一个念头:可别把蛋打碎了。

她坐在墙边,短短的黄爪子向前伸着,仔细倾听体内的动静。体内一点声息都没有。

不管怎么说也得飞过墙去。

柯拉从墙边退后几步,暗自用力鼓劲,她的双翅飞速地扇动着。

时候到了,她的身体从地上腾空而起,飞过了围墙,她的肚子高出墙头足有十厘米。

谁说怀孕的母鸡不能飞?说的是母鸡吗?不对,看来这话说的是胆小的企鹅。

柯拉飞过围墙,平平稳稳地落在人行道上。

路上有一只快乐的长毛狗正在安安静静地溜达,看见她,被吓得要死。倒霉的是,这只狗虽然个子不大,可是样子很凶。等它发现这个庞然大物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母鸡,就向她扑了过来。

柯拉知道狗不会对她存什么好心,就顺着马路飞跑起来,一头钻进了一条小巷。巷子很窄,她只好把翅膀紧贴在身上。

那只狗一点也不害怕,扑向柯拉,想抓她的后脚跟。

柯拉停下来,向前弯下身子,把头伸到肚子下面,向后看着。

狗扑上来的一刹那,柯拉感到它的牙马上就要咬上她了,就向后猛端了一脚。狗被踢得向后摔了出去,从大街上逃跑了。它的狂吠声在小巷里足足回荡了几秒钟。

幸好这条小巷不是死胡同,柯拉不必去面对那条狗怒气冲冲的主人。她继续向前跑,很快就出了巷子,到了考古学家的住处。

这会儿饥饿的感觉完全控制了她。她也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要作妈妈了,现在她不仅要自己吃饱,还得喂饱至少三个蛋。

屋门是开着的。

柯拉进了走廊,叫道:“奥尔谢基先生,您在哪儿?我来看您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空寂无声。看来一个人也没有。

柯拉直奔厨房而去。

这么做可不对,她应该先办正事,可是她实在想吃东西。

她大大方方地开了灯,厨房里的陈设与人类的截然不同,使她颇为吃惊。

厨房里有灶有炉,四面摆满了宽宽的架子,上面是各种袋装的谷物和果仁,其中大部分柯拉都没见过,可是味道闻起来很诱人。

地上放着几只扁扁的圆垫子,直径有一米,柯拉的身体知道该怎么在上面坐下来,甚至还知道该坐哪一只垫子,去拿哪只装着果仁的口袋。

柯拉把果仁倒在一只大小合适的浅盆里,把盆放在圆台子上,就开始啄起来——她终于觉得舒服自在了。她的头自然而然地低下,尖嘴自然而然地张开,啄起了果仁,她整个身体都舒畅得像是听到了仙乐。

柯拉坐在那里吃着,有点犯困,她边吃边打量着那些架子,琢磨着拿什么东西把这些粮食籽和果仁装一些回医院去。他再也不想吃那些讨厌的面包片和蘑菇罐头汤,再也不想啃那些奶渣饼和大馅饼了——我到底是一只鸡呀。

这些天来柯拉头一次吃得这么香这么饱。她想马上搜查加利叶尼教授的房间,可是实在困。她暗想,我打两分钟盹就起来。
第三章
鸡皮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