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日本沉没

  
  4月30日上午5时11分,近畿地方发生了世界地震观测史上震源范围最广的地震,这是旷古未有的地震。

  从4月3日开始,曾关闭的民航机场重新有飞机起落,美军运输大队也给予了协助,创造了一月空运50万人的纪录。

  近畿、四国、九州中部的强震,震度七度,并且几乎是同时爆发的。

  通过综合整理各地送来的简报,可以看出,震源横跨半岛,向四国东西方向疾驰,绕过九州正中,向中央构造线集中。即使是外行,也可一眼看出大变动的轮廓。

  地震后,沿伊纪半岛和四国的有些地段,已经脱离原地几十米,以这个断层为界,纪州山块和四国山块的南端,向东、南两个方向发生了移动。

  这个巨大的断层,一直延伸到四国的新居滨玉三重县伊势市内。所有的山岭都因地震而摇动,四国南部和纪伊半岛南端,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向太平洋方向移动,而本土也在迅速移向东南。




  在向东南方向滑去的地方,从大陆架到大洋底,发生了异样的快速下沉,在长达几百公里的地方竟有收缩似的下陷了!

  中央构造线地震袭击日本西部后,东京发生了中等地震。

  一名委员跑进D计划总部,大声喊道:开始啦!日本西部已开始下沉!

  中田平静地说:很早以前就开始下沉了。最后的彻底下沉以前,还有四五个月时间,还来得及!

  大阪沿海一些地区几乎全部沉向海底。市内的中之岛陷入污泥浊水之中,正在航行的一艘平底货轮,竟插入一座三层楼房里。

  昔日的大阪市顷刻间变成一片水乡!一座现代化大城市就此消失。一些逃到高层建筑屋顶的人们,仓惶地张望天空,向飞过头上的飞机招手呼救。

  有些地方由于地震造成了道路的龟裂,而有些地方,已发生水灾。有人开始狂乱起来

  高妻山爆发时,小野寺正呆在那儿。

  原来,富士山大喷发那天,小野寺接到玲子打来的电话后,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那时已经不通火车,他便跑到市谷,嚷着要派给他一架直升飞机,并揍了两个劝慰他的士官。后来他想法坐上了自卫队的水陆两用装甲车,但到小田原以前,车子再也无法前行。小田原四处是灼热的火山灰,小野寺一想到玲子可能就在这灼热的山灰底下,就恨不得一脚把那些灰尘踢个精光。

  他又折回撤退计划执行委员会,纠缠着要去抗震救灾最危险的地方工作,委员会只好给他补发了一份临时委任令。

  当小野寺他们的一架小型直升飞机飞越大地沟上空时,惊讶地发现有一群人站在日本阿尔卑斯山顶,向他们招手。该地区在富士山大爆发后发生了强烈地震,因此发出警报要居民撤离。4月2日,该地居民全部撤完后,该地区宣布戒严。

  当飞机降下去时,小野寺发现他们是登山队,其中有学生和男女青年公司职员,共十三四人。

  你们不知道登山是违反戒严令的吗?小野寺问这批人。

  一个青年高声说道:这座美丽的日本阿尔卑斯,马上就要从地球上消失了,难道我们同他最后告别也不可以吗?我们即使死在阿尔卑斯也心甘情愿。

  那就请便吧。我们也落个清闲自在。小野寺说。他走近飞机问:里面还能坐几个人?

  两个人,不能再多坐。驾驶员说。

  想想办法,最好能坐上四个人。

  不行不行,怎么也挤不下四个人。驾驶员猛烈地摇手说。

  那么我留下,你身旁坐一个,后边再挤三个。应该请空十三团派一架运输直升飞机,把剩下的那批混蛋运走。小野寺说。

  这时有人在身后呼救,小野寺望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连滚带爬地走过来。但小野寺正忙着安排那些登山员,光让一些伤病员上了飞机。

  小野田随着一声凄惨的尖叫,一个穿着鲜艳衣服的女人,踉踉跄跄地走过来。

  小野寺慢慢想起来:真子,那位银座酒吧间的女招待。他惊呆了:你,你怎么到这儿来啦?

  吓死我了,本来以为没救了,又冷又怕,你来救我们,真是太好了,小野田先生。真子一头扑进小野寺的怀抱,放声大哭起来。

  小野寺气恼地发现这姑娘到现在也搞不清自己的名字,但他拍拍姑娘的肩膀、安慰着她:没事啦,现在没事了。

  让我也坐上去吧,我真是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了,我累得一步也迈不动了,恨不得马上飞到安全的地方!让我坐上去吧。真子央求道。

  不行。小野寺说,上面坐的都是伤病员,很快就会有直升飞机来救我们了。

  真子却压根不听他的话,向正要起飞的飞机跑去,小野寺赶紧伸手拽住她,把她拉了回来。飞机起飞了。

  小野寺发现真子跌倒在地上,正歇斯底里地大哭。

  谁是和这姑娘一起的?小野寺问那些留下来的人。

  她认识的那个人,就是雪崩受伤的,刚才坐飞机走了。有人答道。

  小野寺拉着真子的胳膊,把她拽了起来。

  先到茅屋吧。小野寺无力地说。

  可,今后怎么办?真子抽抽答答地问。

  只有等了。

  此时是7点35分。约5分钟后,屋外轰隆一声,茅屋开始摇晃。

  有人跑出去看。水!水从上面冲下来了!他的声音马上被巨响盖住了。

  茅屋里的人都跑出来。

  我,实在走不动了。直升飞机怎么还不来呀?真子姑娘边哭边问道。

  你要振作起来!太累的话,我背你。小野寺拼命鼓励她。

  云雾慢慢地下压,这群人向东南斜面走下去,不一会儿,人们闻到一股强烈的硫磺味儿。
第六章 日本沉没
日本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