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恶党与怪物

  Ⅰ

  针生政道是在日本五月二十一日的凌晨一点接到电话的。

  针生的住处是伊斯坦西亚的宿舍,虽然名为宿舍,却是一栋砌着白墙的豪邸。当晚他并没有待在那里,而是待在距离自家五公里外、坐落在川崎市麻生区内,他买给情妇的高级公寓中。他每周约有一半的时间住在那儿。

  寝室的电话慵懒地响起,女人拿起听筒。三言两语之后,女人将听筒交给针生。针生的睡意和疑惑,在二秒内全飞到了太阳系的尽头,取而代之的是一涌而上的愤怒。

  那是人在西半球的冠木所打来的电话。

  “打电话到这儿来,有什么事情!”

  “这边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想一定得说给所长大人听听才行。”

  “除了事情成功的报告外,其余的我都没兴趣听。你该不是想告诉我你失败了吧,无能的家伙。”

  无视于口无遮拦的谩骂,冠木回敬的是言语的手榴弹。

  “志水起死回生了。”

  在听筒彼方所引爆的惊愕,冠木应该早有预料。针生倒抽了一口气,偷偷观察着同床共枕的女人的样子,女人头发散乱,再次发出了沉睡的呼吸声。即便如此,针生还是不由自主地背对着女人,压低声音说话。

  “你说起死回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阵辛辣的笑声传了过来。

  “那家伙变成了僵尸,在飞行船里到处乱走呢。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尖端科学的精华还是什么玩意,但肯定要比黑魔法还恶劣。依我看,你死了以后恐怕得在地狱盖房子住呢。”

  “闭、闭嘴!”

  针生大吼。为了拼命地压抑住愤怒及惊讶的情绪,针生已经无暇去注意冠木的措辞用语摆出的姿态究竟是对等还是高压。冠木显然是故意地以“你”来称呼客户。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电话号码?”

  “那可是我的企业机密呢。别提这个了,你想怎么处理那具可怕的僵尸呢,所长大人?”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解决掉呀。”

  “这样的话,我可得额外收费哟。”

  “你说什么?可恶的土狼!”

  “土狼?随你怎么叫都行。不过,土狼也得过生活呀!”

  其实冠木也正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当中。他的目的是希望针生能够告诉他“解决”僵尸的方法。可是,这种话一旦说出口,就会曝露出自己的弱点。

  “你所谓的额外收费要多少钱?”

  “十亿。”

  “……你别太得寸进尺了!”

  “只不过是收买四、五个腐败政客的金额罢了。用这么点钱就能够保住伊斯坦西亚和你自己的名誉,你不觉得非常便宜吗?况且我们有九个人呢。平分之后,根本还不够在东京买一栋房子呀。”

  此时冠木就坐在飞行船控制室的通讯系统前面,为了防止僵尸入侵而小心戒备,不过针生应该不可能知道这么多才对。

  “志水在死前的告白全被我录音下来了。”

  冠木的说法稍微地扭曲了事实,不过在当事人看来,这只是将中间过程省略掉罢了。而且,他现在正与针生隔着太平洋通过电波交谈,这段对话他也交待部下进行录音。

  “假使录音带被公开的话,伊斯坦西亚在实验室里做过什么将会被公诸于世。我们当然是无所谓啦,至于你的话,失去的东西恐怕会有点多呢。千万别误会哟,我只是替你感到担心罢了。”

  “你一天到晚吹嘘自己是专家,原来是个威胁的专家呀。”

  “这种赞美我们实在愧不敢当,相信这只是一时冲动所说出来的话吧。”

  冠木的嘲笑越过太平洋传了过来,针生被气得连胸口都闷了起来。选择冠木来解决麻烦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但是针生却依然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错误。因为对他来说,事情若无法顺利进展的话,永远都是别人的错。

  是无能社会的高层的错,是不允许天才拥有特权的恶劣平等主义社会的错,是扯他后腿的小人的错,是盗取机密的志水的错,是无法解决掉这个志水的冠木的错,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结果,为了回避立即作答,针生暂时挂断了电话。

  “混帐东西,有什么了不起……”

  针生咬牙切齿瞪着沉默的电话。反正冠木说了,有事会再联络。那种十足游刃有余的态度,更让针生的憎恶加深一层。如果针生能够稍微冷静一点的话,或许就能够看清冠木的态度不过是凭借演技的一种虚张声势吧。

  然而针生却失去了平常心。被睡眠之神抛弃的他,起床更衣走进客厅。在下一通电话打来之前,他一定得先想好对策才行。

  走出寝室的时候,床上女人的鼾声突然变高,就连这个女人也令针生感到憎恶。

  Ⅱ

  门外传来异样的声响,俊介和有本互相看着对方。首先听到的是类似枪响的声音,紧接着在余音尚未消逝之际,又传来人类肉体互相碰撞的声音。突然间响起了一声充满了恐惧与痛苦的惨叫,之后嘎然而止。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务长桑原说了一句正确但却一点儿都派不上用场的台词。似乎听见了日记的求救声,俊介完全不管桑原说了什么便冲向门口,他猜得没错,通道上站着个一时间难以形容的怪物,试图用两手把日记抱起来。

  “什……什么呀,这?”

  这是从门缝向外窥探的有本所发出来的声音。纵然是胆识过人的有本,也在一时之间失去措辞能力而变得结结巴巴。负责监视这间套房的作业服男子,正满身血污地倒在他脚边。

  怪异的扭转姿势,显示出他的腰骨或脊椎被一股极为惊人的力量给折断了。

  “大哥哥……”

  在日记叫喊的同时冲出门外的俊介,以最快的速度向怪物扑了过去。他用手臂箍住对方的脖子,企图将他拖倒在地上,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日记也从半空中对着怪物的腹部猛踢,同样毫无效果。

  俊介决定更改作战计划,他暂时松开了怪物的身体。

  没时间同情不幸的恐怖份子,俊介从吓呆的有本身旁跑进房间里,一把抓起放在床上的武器,就是那个用床单包住的沉重时钟。

  他再次跑回走道,握住床单的一端开始挥舞。如同古代的投石器般,武器在离心力的作用下击中怪物的侧腹部。

  虽然确实是有力的一击,但是怪物却只微微地晃动了一下。俊介狠下心来,对准怪物的头部挥出第二击。

  这一击发出了一声钝响,瞄准头部似乎产生了效果。怪物放开抓住日记肩膀的手,剧烈的左摇右晃。溜出怪物的恶心拥抱之后,日记立刻朝俊介的方向扑过去。

  一手拉着日记的手,另一手提着原始武器,俊介开始在通道上奔跑。能够在八月上旬的大热天里持续进行挖掘工作的俊介,拥有一份超越外表的耐久力。跑了又跑,好不容易停下来歇口气的俊介,这时才注意到有本泰造姗姗来迟地跟了上来,比有本更加落后的桑原也摇摇晃晃地跟在后头。

  “哟,还挺有两下子的嘛,年轻人!”

  以全身呼吸的同时,有本赞美了俊介。

  “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吧。如果还要再来一次的话,我可就没办法了呢。”

  “这样已经很了不起,这世界上已经有太多就算遇上一生一次的机会也抓不住的家伙了。”

  有本真诚地感到佩服。他很喜欢这种不依赖他人的力量,只靠自己的力量脱离困境的人物,因为他自己就是这种人。

  “大哥哥,谢谢。”

  日记的呼吸仍然还相当急促。

  “我才应该跟你说谢谢呢。多亏有你,我们才能逃出来。”

  “是啊,真是个勇敢的小女孩。”

  有本再次赞赏。

  “我代她谢谢你了。”

  俊介的回答相当冷淡。本人或许毫无自觉,但由于身上总带着一股古老、刻板的学者气质的关系,所以从未有过跟暴发户之不动产业者等等做朋友的想法。

  当然,他也厌恶那些所谓的旧财阀或财界主流。坐拥亿万财富、却不愿意对文化或社会有所回馈,甚至连税金都不肯规规矩矩地缴纳,如此这般的日本财界体质,令俊介彻底感到不屑。这种个性常被姐姐美奈子批评为“打肿脸充胖子”,由于是完全正确的评价,所以俊介一点也没有反驳的意思。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有本挽起手臂。如果只有劫持飞行船的恐怖份子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连来路不明的怪物都蹦出来了,就算是再怎么精明能干的实业家也难以应付。

  一阵敲门声后,女儿的声音宣告着回来的消息。美奈子一打开门,日记和俊介便急急忙忙地钻进房里,立刻把房门关上。

  “多亏日记救了我。”

  俊介用这句话向姐姐打了招呼。

  把“你们两个没事就好”之类的寻常台词挂在嘴边并非美奈子的格调。她默默地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注入两只玻璃杯中。接过杯子的俊介立刻一饮而尽,日记则趁着空档,把所知道的事情尽可能向母亲说明。

  “俊介,你向来就对那些赚不到钱的事情特别能干,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呢。”

  美奈子不带挖苦地如此评论,俊介坦然地点头认同,接着大大地吐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如果到最后都这么能干就好了呢,接下来的事情我完全都猜不透。”

  恐怖份子劫持了飞行船,这事还能够理解,但是一想到那个怪物,想象力便拒绝接受,丝毫没有对抗的办法。

  “恐怖份子一直没有做出任何要求,接下来会不会提出要求呢?”

  “也许会吧。不过,我有另外的想法。”

  俊介回想起来的是恐怖份子首领的一句威胁台词,那个人不是说过“就算飞行船没事乘客们也无法得救”这么一句话吗?俊介认为那很可能不是故弄玄虚,而是明白地指出事实真相。

  恐怖份子的目的,会不会是杀害、或者绑架乘客中的某个人呢?

  目标大概不是有本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单单只把有本囚禁起来那么简单。那种做法除了排除妨碍者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含义存在。既然如此,恐怖份子的目标究竟是谁呢?

  “我想一定不会是我。讨厌我的人是很多没错,不过我想不出哪个家伙具备了做这种事情的气魄和行动力。”

  “……依我猜想,这恐怕和私人恩怨无关呢。”

  一定有什么更为深刻、而且更为邪恶的原因才对。只是具体而言究竟是什么东西,到目前为止仍然毫无头绪。惟一知道的就是,那群恐怖份子是认真的。

  室外再次被人声和脚步声搅乱。微微把门打开向外窥探的俊介,认出瘫坐在门边的年老绅士。

  “泉田先生!”

  “啊、噢,梧桐先生。”

  似乎因为遇见熟人而感到安心,银行家的僵硬表情稍微地缓和了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这是在拍电影吗?”

  个性谨慎踏实的泉田氏,仿佛也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表情和语气完全是一副走投无路的模样。俊介自己也觉得相当迷惑,因为他不知道该向泉田透露到什么地步才好。

  “遗憾的是,如果拍成电影的话一定很难看呢。”

  扶着泉田氏站起来,帮他拍掉衣服尘埃的俊介最后如此说道。

  “剧本和演员都一样呢。全都在二流以下,或许……”

  假设俊介是主要男演员的话,就算演员不足也还说得过去。但是写剧本的人呢?

  这个想法突然闪过的时候,视网膜的边缘正好亮起一个小小的光点。下一瞬间,耳膜轰然欲裂。

  Ⅲ

  这次的爆炸,无论在威力或音量方面都比不上过去的其他爆炸,因为冠木等人是利用遥控器的操作来引爆带进船上的爆裂物之一。

  这当然不是无意义的操作。在梧桐俊介被外甥女救走、针生政道在日本思考对策的期间当中,冠木这边也采取了行动。

  首先让属下确认了怪物的所在位置。被梧桐俊介以沉重时钟打倒的怪物,立刻又站了起来,并且开始狼吞虎咽地大啖起自己所杀害的恐怖份子的血和肉。俗话说“饿着肚子没办法打仗”,怪物的行为完全就是这样。

  接着怪物又开始在船上四处游荡,所到之处无不掀起恐慌。倘若是生前的志水,应该早就被子弹给打死了才对。但是……

  “那家伙若是活生生的人类的话,早就该死过五、六次了。那种异常的生命力,根本连枪都没有用。”

  听完属下有些矛盾的报告之后,冠木下定决心。他本人并未出面,只命令属下将怪物诱入货物仓库之一角,利用多余的爆裂物将怪物解决掉。

  为了避免对船体造成影响,或者引发和其他爆裂物之连动关系,炸弹的大小只有平常的一半而已。纵使如此,要用来炸裂一个人,应该还是具有相当充分的爆炸力才对。

  然而目标的当事人,尽管全身布满了货物的碎片,衣服破破烂烂,到处皮开肉绽,却还是蛮不在乎地走掉了。

  冠木不由得心生动摇,这也是他头一次对人员的稀少感到不安。冠木向来是个精兵主义者,他的工作性质,几乎都不需要聚集大批兵力来压倒敌人。人数少不但容易控制,每个人所分配到的酬劳也会更多。最重要的是,在这一行当中并没有那么多可以信赖的人。各式各样的理由致使冠木坚持少人数主义,并一路成功地走到现在。

  没想到这一回,精兵策略竟然适得其反。包含冠木本身在内,单凭九个人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全面地压制住这艘巨大的飞行船。更何况,现在已有两人遭到怪物杀害,剩下的七个人将越来越难压制全船。

  无力感和孤绝感,一种无法明确形容的腐蚀感觉开始侵袭着他们。反正所有的一切到最后都会被炸掉,这样的想法明明就没有错,但却越来越令人怀疑那是不是一种失败论的思想。

  最重要的就是,万一在预定的爆炸时间之前,自己就被疯狂大闹的怪物给杀掉的话,那么结局就实在太过愚蠢了。杀掉怪物、把肉片或血液采集下来的话,用来威胁针生或伊斯坦西亚的武器想必会更添威力。

  本着这些想法,将怪物引诱到爆裂物的附近之后,岂料结果距离满意还相当遥远。

  不只如此,在爆炸过后,人们固然是提心吊胆,不过爱看热闹的群众却也开始聚集起来。让怪物逃掉、灰头土脸失望不已的冠木属下,突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热闹群众的一隅。原来是随船的摄影师正热情地转动摄影镜头,将整个场景拍摄下来。

  作业服男子手臂一挥,极度不友善、而且相当强劲的一击,从摄影师的侧脸打了下去。

  摄影师发出痛苦和抗议的叫喊在地上翻滚着,被抛出去的摄影机在地板上弹跳着发出抗议之声。无视于周遭的一切,作业服男子将摄影机捡了起来,重新往墙壁狠狠地砸去。

  仍然倒在地上的摄影师只能哀声叹息,完全无法保卫珍贵的摄影机。周围的人们发出了谴责的声音,然而在作业服男人的一瞪之下,现场立刻鸦雀无声,人群的圈圈也向后退了几步。

  这是发生在货舱到经济舱途中的事情。在头等舱的一隅,服务人员正招呼着乘客们穿上救生衣,这是船东所下的直接命令。得知船上有恐怖份子之事,他们都相当紧张,幸好有来自上层的指示才感到比较安心,有目的地行动之心理作用也开始发挥。

  他们必须避开恐怖份子的耳目偷偷行动,乘客们虽然惊惶未定,但是听从服务人员的指示确实比较安全,于是在东奔西窜之余也开始配合行动。

  俊介、美奈子、日记三人,护送泉田氏回到房间之后,一个身穿米兰时尚风格之象牙白三件式西装、清秀纤细、年约二十五岁的英俊青年胆怯地出声叫道:

  “美奈子小姐!”

  “哎呀,红林君,你没事吧?”

  美奈子轻描淡写、三言两语地和对方交换对话。名叫红林的青年恳求美奈子让他一起同行,然而美奈子却冷淡地拒绝了年轻恋人的请求。

  “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有缘的话就在温哥华再会吧。”

  “美、美奈子小姐——!”

  青年可怜兮兮地喊道。一招手的时候,纯银的手链闪闪发亮。看样子好像有意跟在美奈子后面,可是却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被人群冲散,因而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把他一个人扔下,这样好吗?”

  俊介姑且试着一问,美奈子只冷淡地点了个头。

  “当然好呀,他自己总会想出办法的吧。反正也不是小孩子了。”

  “他不是很英俊吗?”

  “那倒是,因为我向来都很注重长相。”

  美奈子一派平静地回应道。

  “不过是上床睡觉的对象而已,人格等等的根本毫无必要。就像是雄性的孔雀一样,只要外表好看就行了。像那样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把生命或命运交托给他呢!”

  “哦,这样啊。”

  俊介愚蠢地结束话题。我这个姐姐,说起话来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呀,俊介心想。不过仔细想想,假设把男女的立场倒过来看的话,这种想法不就一点儿也不稀奇了吗?男人这么做是一种荣誉,换成女人的话就成了瑕疵,这种想法或许才是最奇怪的吧。

  三人回到房间,穿上救生衣,俊介也从走廊的紧急用品储藏柜里为自己拿了一件救生衣。

  美奈子一边帮女儿穿戴救生衣,一边开口说话。

  “听好了,日记。如果你要和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谈恋爱的话,那么你自己也得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女人才行哟。一开始就要求对方的保护、或者经济支持的话,两人之间是不可能拥有对等关系的呀。”

  “嗯。”

  点头的同时,日记对于母亲为什么会说这种话,似乎也感到不可思议。仔细确认过救生衣的穿戴细节之后,美奈子再度开口。

  “对于一个你爱或尊敬的男人,你希望自己是碍手碍脚的吗?”

  “不希望。”

  “是吗?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如果,我喜欢上一个人的话,我会想帮助他。”

  “很好。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女人谈话才能够成立呢。”

  美奈子笑着伸出手后,日记立刻握住对方的手,二人郑重地互相握手。

  穿好救生衣的俊介,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事情,不过一看到日记靠近便立刻露出笑容。

  “从今以后,应该可以和妈妈好好相处了吧?”

  “嗯。也许吧。如果能这样就好了呢。”

  “一定要这样才行,两个都是。”

  “这样也好,就这么办吧。”

  不知怎的,对话中突然出现了许多的指了代名词。美奈子望着弟弟。

  “其实我也很想跟日记多说说话,只是总觉得很难把话说出口呢。这次多亏了你,才让我抓住机会。”

  “我哪有什么功劳呀。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会觉得很难把话说出口呢?”

  “那是因为……人家也有害羞的时候嘛。虽然在你眼里看来,我确实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

  美奈子仿佛露出了苦笑。俊介默不作声,他已经好久不曾有过和姐姐这么亲近的感觉了。如果美奈子因为获得和日记说话的机会而感谢俊介的话,那么俊介或许也该好好地感谢那些恐怖份子吧。

  “话说回来,那些劫持犯的企图究竟是什么呢?”

  美奈子提出了一个合理的质疑。

  “总而言之,一定是有什么不能够公诸于世的秘密,所以不得不加以抹灭吧。这艘飞行船总共载了大约九百个人,不惜把所有人全不杀光也要保守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唉,搞不好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呢。说不定只有当事人本身认为是大事而已吧,恐怖事件向来不都是如此吗?”

  “该不会和那个奇妙的怪物有关吧?”

  美奈子指出重点。确实有这种可能,俊介也这么认为,只是并没有足够的情报来加以证实。总之眼前最优先的课题就是,尽可能让姐姐、日记、以及自己得救。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绞尽脑汁、借助于各式各样与学问无缘之智慧。

  “得救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就很难说了。不过,光就我们三个人来说的话,应该会有十成的几率吧。”

  俊介虽然说得很有把握,但实际上并不是那么乐观。之事,他早已经习惯失望。一心期待会挖出遗迹,结果却挖出垃圾堆的情况他不知道遇上过多少回了。简直是,完完全全地习惯失望。如果不习惯的话,根本就没办法做下去,但是,他也不愿意把失望当成是放弃的借口。

  俊介再次重复在船东套房所做的动作,日记也出手帮忙,一起完成那个原始武器。挥起那个东西,俊介对着窗玻璃敲击了一次又一次。

  窗户终于破了,玻璃四处飞溅,从船内到船外打通了一条极短的隧道。

  以一千公尺的高度来说,船舱内外的气压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也不至于发生把人吸出去之情况。风的漩流,仅只于将三人的头发和衣服打乱而已。

  “这是要做什么用的呢,大哥哥?”

  在充分被挑起的兴致以及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日记大声问道。

  “为了把东西从窗户丢下去呀,这样才能让地面上的人察觉到异状。”

  正确说来,并不是地上而是海上。如果飞行船上有东西掉落下来的话,看到的人一定会感到惊讶,并且怀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对。惟一令人担心的就只有一点。

  “你们也一起祈祷吧,不管是对神明或恶魔都行,千万别掉在什么人的头上才好。”

  对着其他二人这么说的同时,俊介首先从枕头开始丢出去,接着是沙发的靠垫,浴室里的各式各样用品,然后是播放专用的录影机和录影带,茶壶,挂在墙上的复制画等等,一样接一样地全都扔了出去。在日光的照射下,每样东西都闪闪发亮地向下掉落。

  在大约一千公尺下方的海面上,加拿大渔船奇蒙号正仰望着飞行船,以缓慢的速度航行前进。

  “喂,快看哪,好像有东西从飞行船掉下来了呢。”

  一个男人用手指着。飞行船上,确实有某些物体掉落了下来。好几样的东西,仿佛被一条看不见的丝线串住似的,一个接一个地向下坠落,在海面上激起小小的浪花。

  乘着浪潮,靠垫和枕头飘了过去。受到好奇心驱使的船员伸出船篙,把在波浪尖上下浮沉的靠垫捞了起来,一看之下,上面竟然写了字。

  应该是用麦克笔所写的文字吧,黑色的字体写着“HELPUS”。渔夫们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把脸转向天空。飞行船上,仍然有几样小小的物品,继续往海面飘落,这应该不是偶然的事件才对。

  “看来不像是恶作剧呢,是不是应该报警比较好呢?”

  “是啊。倘若真是恶作剧的话,该负责任的也是飞行船上的家伙吧。但是,如果不是恶作剧的话,我们可就要因为延迟通报而负责任了呢。还是快点报警吧。”

  这是个明智的意见,渔夫们一致点头同意,其中一人拿起无线电,向卑诗省的海岸巡逻队呼叫。

  室内的日常用品,能够丢出窗外的,几乎全都已经丢出去了。

  在此同时,俊介也向美奈子和日记下了“作战”指示。假使恐怖份子没注意到窗外有东西扔出去的话,可能就得思考其他的作战计划,不过这点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房间外面已经有粗暴的脚步声接近。

  “你们几个,搞什么鬼?”

  怒吼响起,客房的门被打开。手持万能钥匙的作业服男人目露凶光、双脚叉开地站在美奈子等人前面。

  “进房间的时候连门都不会敲,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说完之后,美奈子接着自言自语。

  “这句台词我老早就想说说看了,没想到说了之后也不怎么样嘛。”

  “还敢开玩笑,臭女人——”

  恐怖份子正准备大步一脚踢出去的时候,侧面突然出现一根银色的棒子朝他脸上打去。那是浴室的淋浴水柱,由于特意调高了温度和压力,因此恐怖份子在遭到热水柱袭脸之后,一时之间被吓得呆愣不动。

  抹了抹脸,板起一张愤怒的面孔就要展开猛烈反击之际,不是水的黏稠液体突然喷进双眼,那是浴室里所准备的洗发精。一阵滚烫沸腾般的疼痛遍布双眼,恐怖份子连痛都叫不出来地向后翻仰。

  紧接着,这次是筋骨受到了沉重啤酒之敲打,当身体反射性地向前弯曲的时候,后脑勺又吃了一记预防万一的啤酒瓶敲击。跌在地上、再次企图站立起来之际,美奈子冲了过去,以高跟鞋狠狠踩住恐怖份子右手的手臂。

  最后,伤痕累累的恐怖份子被电线和床单一圈圈地捆绑起来。

  外行人开始对不幸的恐怖份子进行讯问。

  “炸弹安装在什么地方?”

  俊介揪起对方的领口,如此问道。

  “用不着我一一告诉你们,你们早晚也会知道的。”

  忍受着全身的痛楚,作业服男人毫不客气地嘲笑道。

  “就算知道又如何?我劝你们还是尽量把身体缩得小小的,以免被卷入爆炸里呀。”

  “谢谢你的忠告。那个就用不着你操心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炸掉这艘飞行船?”

  “知道了又怎样?就算你们知道了也是毫无意义之事。”

  虽然惨遭外行人之痛击,但男子却似乎一点儿教训都没学到。单凭俊介这种程度的讯问根本不可能让他坦诚招认。他甚至还反过来,对着放弃问话而站起身的俊介威胁道:

  “别以为这么绑着我就能够安心了。等我挣脱之后我一定会加倍奉还!让你们对这种半调子的处置感到后悔!”

  “真令人期待呀。对了,你喜欢酒吗?”

  从冰箱里拿出威士忌酒瓶,美奈子将瓶口打开,把整只酒瓶凑近恐怖份子的嘴边。恐怖份子完全隐藏不了疑惑和不安的表情。企图扭动的身体被俊介按住,鼻子也被指尖捏住。恐怖份子不得不张开嘴巴。

  十分钟后,恐怖份子完全陷入烂醉状态,躺在地板上酒话连篇。三人斜眼瞥着这一幕,悄悄地溜出房间。

  当地时间为上午十点,再过二小时就是预计抵达温哥华的时间。

  Ⅳ

  伊斯坦西亚的最高干部出席深夜的紧急会议是在日本时间的凌晨三点。这个时候,飞行船“飞鸟”正在前日上午十点的天空中,沿着北美大陆西岸继续南下。

  会议召开的地点就位在东京都内世田谷区用贺的伊斯坦西亚招待所。这是一栋拥有高耸的围墙及浓密的常绿树木围绕、风格宏伟的宅邸式建筑物,经常被当成重要会议或是企划立案的举办场地。

  从董事长、顾问、监察人到一般董事,伊斯坦西亚的董监事成员共有四十名,而这天夜里参加会议的有十三名,针生政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对于厌恶针生的人来说,针生的处境应该有如被告一样,然而他所展现出来的态度却怎么看都比检察官还来得傲慢。

  针生拥有大股东的支持。董事们虽然憎恨针生的专横傲慢,却只能一味地忍耐下来。然而忍耐毕竟是有限度的,况且实际上老早就超出限度了。

  针生不知道犯下了什么过错,并且打算把事情的处理推卸给其他董事。情况相当明显,这种做法令其他董事们相当气愤。但是,在仔细思量之下,这次或许有机会一扯这个越来越不像话的针生的后腿。在抱持这种想法来参加集会的董事面前,事实一项一项地被摊了开来。

  志水之所以将胶囊吞进胃里带出研究所,原本就是为了避开严密的检查。研究所的人员必须空着手出勤,空着手回家,连便当都不允许带进去,甚至还得更换服装。而研究所所发给的制服也是统一回收清洗,如果想把胶囊带出去的话,除了藏在体内之外别无他法。

  志水利用这种方式所带出去的胶囊的内容究竟是什么?董事们自然是兴趣浓厚。事到如今,针生虽然仍旧不愿意回答,但是冠木的造反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采取对策。在无法单凭一己之力解决的情况下,他势必得借助于其他董事的力量。因此,尽管一张开嘴就是满口高傲的讲课语气,然而这也是针生之所以那么尖酸刻薄的理由所在。

  “胶囊里面的东西是长寿酵素。这种成分能够起动基因里的RNA,而达到显著延缓老化的效果。”

  接下来,针生做了好几项技术说明。

  “它应用的层面相当广泛。比方说,必须花费几千年的时间在恒星之间飞行的太空人就可以使用这种东西。”

  在一连串非常困难的技术性说明之后,针生突然表情一变,说起了梦幻般的远景。这是拥有某种企图的人要说服他人或迷惑他人之时,经常会使用到的方法。只不过,由于此时的听众打从开始就对针生的雄辩抱有警戒之心,因此针生不得不逐渐加快辩舌之速度。

  “它也可以当成武器来使用。”

  “当成武器?”

  “没错。好比说敌国的年轻有为的领导者,很可能会在一夜之间衰老之死也不一定呢。”

  董事们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发言者,不过针生似乎一点都不介意。他继续舌粲莲花地说了下去。

  “它也可以用来抑制人口的增加。光是数量的增加并不能为文明的发展带来任何贡献,不只如此,那些只会扯先进国家后腿的无能、而且一无是处的第三世界的废物……”

  “喂,说话节制一点。”

  听不下去的一名董事高声劝止,但针生却无意结束这篇满是偏见的危险演说。

  “对那些废物的孩子施以急速老化剂,让他们在没有生育能力的情况下,一路老死完蛋。如此一来,地球和文明才能够从人口爆炸和粮食危急的噩梦中,获得永远的救赎。”

  “难不成你想当救世主,让全世界来赞美你吗?”

  对此蕴含恶意之反应,针生毫不在乎地接受了。

  “不,科学才是救世主,我只不过是它的使徒罢了。”

  毫无善意的视线集中在针生身上。这家伙有可能这么谦卑吗?他们不由得在心中如此判断。针生这个人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他们早应该注意到了才对呀。不,一直以来他们不都是一面注意着一面装作看不见吗!

  某种集团式的天才,会以这种方式来拯救企业。对于有毁灭企业之虞的危险经营者或干部,在二十四小时内从中枢逐出到企业之外,并将所有责任全推到那名人物的身上,这么一来,就算企业受到损害却依然能够继续存在。过去所发生过的几个例子,此时此刻仿佛又在对着董事们打着闪光暗号。

  宣布休息片刻之后,几名董事站了起来往洗手间去。完事后的一名董事满腔愤怒的对着另一名董事说道:

  “针生那家伙的独来独往,总有一天会把伊斯坦西亚给搞垮的!”

  “伊斯坦西亚是不会垮的!”

  那名董事阴森地做出预告。他一面使用着烘手机一面把话说完。

  “会垮的只有针生一个人而已。不,或许应该趁着这个机会,顺便把冠木的小组也整顿一下。虽然到目前为止都挺有用的,不过手上的污垢似乎积得太厚了一点……”
第五章 恶党与怪物
晴空之下,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