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上的思想剽窃者

第一章仿生

罗德-布莱克抬起头来,暗自一笑。从火星上看,白炽的太阳因相距很远而显得小了。众多的星体却更为明亮,闪烁可见。地球是其中最明亮的一颗,离这儿才不到六千万英里。尽管如此,火星上的天空看起来几乎是黑的。

“这下可够他们追的了,特德。”他说,并朝着地球的方向点了点头。

特德-彭顿庆幸地笑了笑。

“他们很可能正在我们常去的地方调查我们的下落呢!他们找不着我们,是他们自己的过错。谁叫他们把原子能研究宣布为非法的呢?”

“你得承认,事情确实闹得太大了。凯伦贝格这人太不谨慎了。你想,他一次原子能爆炸就把三百万平方英里的土地从欧洲中部一笔勾销了。这怎么能不叫人们提到原子能研究就有点儿心惊肉跳呢?”

“不过,他们也该动动脑筋想一想。你想,哪一个人发现了原子能的秘密还会坐在那儿,等候死刑判决呢?他一定会溜之大吉,跑到一个没人知道的星球上去躲一阵,把乱糟糟的局面交给律师去处理,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我们研制成了原子能也就成了能够上火星的绝无仅有的人,没人能把我们抓回去,除非他也接受和使用这个被人们憎恶的原子能的力量。事情本是这样明摆着的。”布莱克争辩说。

“我们的要求,不知道老贾米森-蒙古马利-帕尔巴勒给争取到多少,”彭顿若有所思地说,“他说能在三个月内把事情弄好。现在已经是我们离开地球后第三个月了。这已经是第三个星球了。算了,让政府去烦恼吧。好朋友,我们还是继续航行下去。我还是认为,我们登陆时看到的是一座城市的废墟。”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记得你刚踏上月球时,作了个袋鼠跃,倒栽葱脖子先着了地。怎么不眼冒金星呢!”

“我们已经是失重情况下走路的行家了。从月球到金星又到……”

“不错。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陌生的星球,又有陌生的种族,不摸清它的脾气我才不愿意去冒风险呢。我们还是先把这个星球察看一番,就以那边的低地为界,算作第一站。来吧!”

他们爬上了一片绵延起伏的沙丘的顶峰。在他们的脚下展现的大片土地和他们在前一个沙丘顶上所见的相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光秃秃的、荒凉的红土,活象一个铁的星球团长期无人管理而生锈了。

那个低地就在他们的紧下面,是一片红棕色粘土,点缀着一簇簇绎红色树丛。

“看来象是日本枫树,”布莱克说。

“一定是一种不靠叶绿素来吸收太阳能量的植物。我们去采些标本吧。你有一支紫外线枪,我也有一支。我看我们分头活动不会有危险。左前方的一簇植物似乎与众不同。我到那边去看看,你就一直向前。见到什么花、果、浆果或种子之类都可以收集些。少采些叶子——这你是知道的。我们在金星上都采集了些什么啊?一大堆无用的东西!你见到小的植物,就戴上手套,将它连根拔起。见到大的,别去碰它。我们在金星上不是碰到过一些特别令人不快的标本吗?”

布莱克不服地哼了一声。“还用你告诉我!我才不是那种被好看的果子迷上了,不顾危险爬剪刀树的聪明人。我啊,用枪把它们打下来。走吧,祝你好运气。”

彭顿转向左边走去。布莱克向前走着,来到一簇形状奇特的植物面前。它们呈圆穹形,有三英寸高,十几片剑状长叶往下耷拉着。

布莱克小心翼翼地拣起一个小石块朝着一棵植物扔去。石块落地时激起低沉的回响,但树叶纹丝不动。他拿出绳子来碰了碰一片叶子,但是这片叶子并没象他有几分预料的那样生出刺来扎他,或者合拢来抓住他的手或者突然躲开——他在金星上有过接触凶猛植物的教训。布莱克剥下一片叶子,接着又剥了几片。这棵植物别无异常反应,这使他感到意外,却又高兴。

整个地区都生长着这种东西,几乎都一般大小。有一些另星生长着,长势各不相同,有的才育出少许剑状叶片;有的长出了三英寸小小的圆穹顶,有的则已完全长成。罗德小心地避开那些大的,只拣了两棵小的连根拔起,塞进标本袋。接着,他站到一旁,观看其中一棵垂头丧气般蹲在厚厚的粘土层中的植物。

“你落得这般模样,我想总是有个原因的。如果在你旁边长出一棵粗壮茂盛的树木来,就会把你完全挡住,截走所有的阳光。这里的阳光本来就不大够。”他瞧了一会儿,脑海中浮现出一棵粗壮的日本枫树生长在这异乡红棕色粘土中的图景。

他耸了耸肩膀,信步离开,去寻找别的植物。这儿没什么其它植物。这一种植物显然已将其他植物彻底扼杀了。反正他也不在乎;他更感兴趣的是他们在飞船上看到的那座城市的废墟。只因特德-彭顿过分谨慎……

布莱克终于沿着自己迂回曲折的足迹走上了回飞船的路。他来到凭足迹判断是他刚才采集标本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在他面前挺立着一棵日本枫树,近十五英尺高,树皮漂亮整齐,树叶足有四分之一英寸厚。树叶,还有那树枝都十分规则——出奇地规则。然而,除此之外,这确确实实是一棵日本枫树啊!

罗德-布莱克惊愕得下巴垂下足足三英寸,连结下巴的韧带也瘦疼起来。他目不转睛地瞪着,他那茫然的目光凝视着那棵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日本枫树,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合拢嘴,发出一声轻轻的诅咒。树叶微微抖动一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再看时,树叶已不再是四分之一英寸了。他们变得薄如纸帛,叶脉纤细。树干也分明长高了,并且开始长出三根新的树枝,这回是不规则的了。他看着它们往外长,不是先抽出小枝条,而是连枝带叶一起慢慢地往外长。他再注意看时,那些树枝又很快缩了回去,变成细长的枝条,象通常树木抽枝一样。

罗德大叫一声,朝着他和特德-彭顿分手的地方奔去。彭顿的足迹在前面折过一边去了。罗德以火星地引力微弱情况下允许的最快速度飞跑着。他又绕过一簇剑叶植物时,突然看到特德-彭顿就在面前。“特德,”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跟我来。出了一桩怪事。有一棵——一棵看来象日本枫树,但又不象的植物。因为你盯着它瞧时,它会变。”

罗德停了下来,开始往回走,并招呼特德跟着他。

特德却一动也不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说,话音相当清晰,也是喘吁吁的,似很激动,但是话本身除一点外,别无令人激动之处——他是用罗德-布莱克的声音在说话呢!

罗德呆住了。他又匆匆后退了几步,自己绊了一跤,一屁股坐在沙里。“天啊,特德——特德,你说——说了什——什么呀!”

“我不知道该说——说什——什么?”

罗德沮丧地呻吟起来。那人的答话起初完全是他的音调,说着说着很快变了调,到末了时活象特德的声音了。“我的天啊,”他又哼哼起来,“我要回飞船去,快!”

他刚走开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特德-彭顿开始移动了,仿佛腿肚子支撑不住上身似的怪模怪样地摇晃着。他十分小心地抬起左脚,轻轻地将它摇晃一下,好象一个被粘在粘蝇纸上的人要脱身一样。罗德跑得更快了。长长的根须从那人的脚上挂下来,缩进脚里时直往下掉粘泥。罗德端起紫外线枪,转过身来……随着原子能的引爆,那支枪便嘻嘻地响了起来,喷射出一缕紫外线光束,周围裹着一层烟雾绕绕的光柱,愤怒地吞噬着向前扑去。

特德-彭顿的身体顿时间冒了烟,脑袋中间一下子钻开了一个高尔夫球大的窟窿,同时发出一阵蒸汽扑腾和油烟喷溅的刺耳声。这个身体并不倒下,只是往下塌陷。它熔化得很快,如同雪人被送进了火炉。手指化成了一个坨坨,尚未化尽的脸开始下垂,收缩,形状可怖。霎时间成了一张其悬垂如袋的、呆滞的眼睛曾目睹和享受过人世间一切邪恶的脸。那双发射出怪诞光芒的眼晴,含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所发出的狂怒,跳动、闪耀了一下,便随着那张扭歪的脸一起熔解消失了。

那东西的手臂开始往长里和宽里长,变得很长、很宽。罗德站着,看呆了。这时已经很宽而且越来越宽的手臂上下拍动起来。那东西离开了地面,笨拙地拍击着飞走了。一时间,仿佛还看见那充满仇恨的眼睛的最后影迹在阳光下又闪烁了一下。

罗德-布莱克坐下,笑了起来。想起那个已经飞去的有着编幅般身子的东西的那张熔化的脸和它那中间带着个烧焦的窟窿的袖子般大的脑袋这一可笑的情景,他不由得笑不绝声。当又一个特德-彭顿般的东西从植物丛后出现时,他笑得更起劲了。他举枪对准那个家伙的脑袋正中间,大声命令说,“飞开!”一边扣动扳机。

这个家伙灵敏些。它身子一闪,躲开了。“罗德——看在上帝面上——别笑了!”它说。

罗德止住了笑声,迟缓地思索起来。这个家伙用特德-彭顿的声音说话。当它又站起来时,他更仔细地瞄准目标,又发射了一束光。他想叫它也飞走。但是,它又一次躲了过去,这会闪向另一个方向,并迅速跑了上来。罗德匆忙站起来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突然摔倒了。一根绳索从他后面甩来,将他的身子和手臂牢牢套住,使他动弹不得。

彭顿气喘吁吁地俯视着他。

“怎么回事儿,罗德,你究竟为什么要朝我开枪?”

罗德听到自己又发出一阵情不自禁的笑声。特德充满忧虑的脸色又使他想起了那个会飞的东西及其熔化的脸——多象一尊烤热的蜡像。彭顿伸出手来,在罗德脸上重重打了一巴掌。过了一会儿,等罗德镇静下来,才解开套在他身子和胳膊上的绳索。布莱克宽慰地舒了一口气。

“感谢上帝,是你啊,特德,”他说,“你听着。不到三十分钟前,我看见过你。你就站在那儿。我跟你说话,你用我的声音回答。我正要走开,见你从地里拔出象植物一样带着根须的双脚。我朝你开了一枪,打穿了你的前额。你象一个蜡做的娃娃,熔化了,变小了,变成一个编幅般的东西,生出翅膀飞走了。”

“哦——”彭顿慰抚地说,“倒也有趣。那,你为什么事儿找我呢?”

“因为我刚才去的地方出现了一棵日本枫树,是在我一转身的工夫长出来的;我盯着它瞧时,它的叶子还会变。”

“喔,老天爷,”彭顿看着罗德,满不高兴地说。接着,他又以较平静的口吻说,“我们最好去看看吧。”

罗德走在前面,凭着足迹引路。到了该看得见那棵日本枫树的地方,却不见其踪影。他们来到罗德的足迹表明本长着那棵枫树的地方,也还是没有。那儿只有一棵略显得凋萎的剑叶灌木。布莱克迷惑不解地瞧着它。他走过去,小心地摸了摸。它仍然静静地蹲着,全然是一棵枝叶垂颓的植物。

“它刚才就在这儿,”布莱克呆滞地说,“但是,现在又不见了。我敢肯定它刚才是在这儿的。”

“这很可能是一种——呃——幻觉,”彭顿断言道。“我们回飞船去吧,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

罗德跟随彭顿走着,一面仍惊叹不止地摇头。他完全陷入沉思。因此当特德不快地轻轻嘟嚷了一声站住时,他差一点摔倒在彭顿身上。特德回头把罗德仔细端详了一番,接着又转过脸朝前看去。

“哪一个?”他过了好一会儿才问“是你啊?”

罗德的眼光越过彭顿的肩头朝前看去。在彭顿的前面站着另一个罗德。“我的天啊,”罗德说,“这四轮到我了!”

“当然是我咯,”在前面的那个回答彭顿说,说话的声音也完全象罗德-布莱克。

特德瞧着,瞧着,终于不愿再看了。

“我不相信这一切,压根儿不相信。Wobistdugewesen,meinFreund?①”

①德语,意思是:“朋友,你在哪里?”答话的意思是:“你说什么?”

“Wassagstdu?”在前面的那个布莱克说,“但是,为什么要说德语呢?”

特德-彭顿慢慢地、思虑重重地坐下。罗德-布莱克直愣愣地瞪着另一个罗德-布莱克,目光微合愤怒。

“让我想一下,”彭顿不高兴地说,“总会有办法能区分的。事情是这样的:罗德和我分了手,后来我拐弯回来时见他失常地狂笑,还朝我开枪。它的相貌和声音确实都象罗德。但是,他说了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再接着,我和他——或许是那个‘它’——一起走着,遇见了另一个布莱克,它至少比头一个清醒些。有了,有了,我会德语,罗德也会。那家伙分明能知道别人头脑里的东西,就象变色龙一样,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是什么意思?”罗德-布莱克问——究竟是哪一个问的,没有多大关系。

“变色龙可以按自己的愿望随意改变颜色。许多动物为了保护自己学会模仿别的动物,但是这需要经过若干代才能实现。这东西显然能随心所欲地以任何形状或颜色出现。一分钟前,它认为在这里剑叶灌木是最合适的生物。有些剑叶灌木很可能是真正的植物。罗德想到了枫树,想到了枫树的长处。它知道了罗德的想法,决计试试看。但是,这个地方失水过快,不适于枫树生长,于是又变了口去,因此才显得那么憔悴。”

“现在这东西决定变作罗德-布莱克试试,就衣冠整齐地出现了,叫我压根儿弄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罗德-布莱克。

用我们懂得的语言来考验它是毫无用处的,因为我们头脑里的东西它都能知道。不过总会有办法的,总会有的。喔,对了,说起来很简单。罗德,用你的紫外线枪替我把那家伙的脑袋烧个窟窿。”

罗德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立即操起枪来,迅速扣动扳机。那个假冒的罗德顿时熔化了,近一半掉进了沸腾的泥土里。罗德又用紫外线枪射出的烈焰,将其余部分化为灰烬。罗德叹了口气说,“感谢上帝,我是真的。那一阵子,我自己也没把握了。”

特德抖擞了一下,双手捧着脑袋,轻轻摇晃着。“凭着九个行星的九位神仙起誓,这是个多么奇怪的世界啊!罗德,看在老天面上,你以后要一直和我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不管干什么事,不要撂下那支枪。他们不能变出一支紫外线枪来,但是如果它们拣着一支,那,天晓得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我们回飞船去,离开这个鬼地方。刚才我还以为你疯了呢。我错了,因为真正疯了的是这个鬼地方。”

“我是疯了——有那么一阵子。我们走吧。”

他们走了,匆匆越过了沙丘,奔向飞船。

第二章苏索尔的秘密

“他们是马人①,”布莱克猛吸了一口气说,“你瞧那边那个,一身多漂亮的斑纹。这一个有着红棕色间白色的鬃毛,多好看。多有意思的人们!这座城市还颇有人在,为什么会破败到这个地步?特德,将飞船降落在这儿,好吗?他们没什么厉害的,要不他们的城市也不至于这样了。”

①欧洲神话中一种具有人的身躯、手臂和脑袋的马.

“嗯——看来是这样的。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愿让他们碰我。他们的体重一定相当可观,甚至在这里。要是在地球上过磅,准有一千二百磅。我要在那个广场上降落了。我出去时,你要控制好那支十英寸的离子枪。”

飞船降落在荒芜的市镇广场厚厚的积尘中,发出低沉的声音。五十多个马人悠闲地小步跑上前来。为首的是毛发灰白的火星老人,他的鬃毛稀疏而粗硬。特德-彭顿跨出前舱。

“Pholshth①,”那位火星人将他打量一番后说,并从肩头伸出双臂,掌心向上摊着。

①假想中的火星语言,下同。答话中火星老人通报了自己的名字,音译是法斯恩-洛西苏。

“朋友,”特德说,并以同样的姿势伸出手来,“我是彭顿。”

“FashthunLoshthu,”这位马人指着自己,解释说,“Penshun。”

“他活象当过兵似的,”布莱克的声音轻轻传来,“彭顿,他没问题吧?”

“我想没有。你可以离开你的岗位了。你把原子能主机关掉,打开辅机B,关上所有的房间,再用号码锁将控制室锁上。带上你的离子枪和紫外线枪,锁上前舱的门再出来。”

“见鬼,今天下午是谁想出去的啊?嗯,好吧,好吧!”布莱克麻利地干了起来,约半分钟后完成了动力房里的工作,小心谨慎地跨进前舱。

外面的情景使他吓呆了。只见彭顿脸朝天躺在地上,无力地挣扎着。老马人趴在他身上,他那修长而有劲的手指掐住了彭顿的脖子。彭顿的脑袋来回晃动着,仿佛已与脖子脱离了关系。

布莱克忙将两支手枪插入枪套内,大吼一声冲出船舱。可是却由于对火星上地心吸引力的微弱估计不足,一下子越过了马人,翻倒在地。他马上站起来,朝着他朋友奔去,却被马人机灵地伸出一只左前蹄绊了一跤,扑倒在地,马人沉重的身体马上压在他身上。布莱克翻转身来才看清那是一个略为小而轻巧但却有着强劲肌肉的马人。不多久,这两个地球上来的人挣脱了出来,冲破了六、七个马人的包围。这时,一声低沉粗暴的号令结束了这场混战。布莱克站起来,跑到彭顿跟前。

彭顿坐在地上,双手捧着脑袋前后晃动着。“啊,天啊,他们这儿都是这么干的!”

“特德,你没事儿吧?”

“我象没事儿吗?”彭顿不愉快地反问道,“那个老家伙刚才打开了我的脑袋,灌进了一套新的脑筋。这是催眠教育法——在半分钟内能完成全部大学教育,不用别的,一切都靠催眠术。尽管他们有最好的教育法,但是,我愿上帝保佑我们免受这种祸害。”

“Shthunthoishthuthinlomal?”火星老人客气地问。

“IshthuPsothlonthultimul,”彭顿呻吟着说,“最糟的是,这套办法管用。我懂得他们的话,就象我懂得英语一样。”他突然咧开嘴,勉强笑了一笑。他指着布莱克说,“布莱克omoPhusthuptsoth。”

老人那布满皱纹、胡须稀疏的脸上露出孩子般的满意笑容,布莱克不安地盯着他。

“我不喜欢那家伙的脸——”他话音未落,就着了迷,双目呆滞无光地一步步朝老人走去,动作活象一个会动的木头裁缝师傅。到了老人跟前时他自己躺下,身体一节节地着地。老人伸出长长柔软的手指搂住他的脖子,轻轻地按摩着他的脊椎,直至头部的下端。

彭顿坐在原地,阴郁地笑了笑。“哦,你不喜欢这张胜,嗯?等着瞧吧,看你可喜欢他的那一套。”

事毕,马人直起身来。布莱克慢慢坐起来。他的脑袋若无所依地前后摇晃转悠着,直至他战战兢兢地举起手来,摸索着摸着了自己的脑袋,把它紧紧捧在手中,双肘疲惫地搁在膝盖上。

“何必要我们两人都掌握他们那种倒媚的语言呢?”他终于伤心地说,“学语言向来叫我头痛。”

彭顿看着他,并无同情之意。

“说过的话,我不喜欢重复,不过,你会发现它对你是有用处的。”

“你们来自第三行星?”火星人彬彬有礼地说。

彭顿诧异地看着他,接着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慢慢地站起来,布莱克,这是为你好,”转而又对火星人说,“唔,是啊!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的曾祖父的曾祖父在他临终前将那次去第三行星的事告诉了我。他是从那里回来的人中的一个。”

“回来?你们火星人到过地球?”布莱克无比惊愕地说。

“我猜到了,”彭顿从容地说,“他们定是传说中的马人。而且,我想从这个星球到地球去的还不止他们呢?”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人曾想在那里建立一个侨居地,但是没有成功。他们没多久就得了肺病,不少人没来得及飞回来就死了。他们离开这里的主要目的是要摆脱苏索尔。但是,苏索尔变成当地的地球动物,繁殖起来。所以我们的人又回来了。后来,我们造了许多飞船。我们希望即使我们不去,苏索尔会去的。但是,他们不喜欢地球。”他伤感地摇了摇头。

“苏索尔……这么说来苏索尔就是你们给那些家伙起的名字。”布莱克叹了口气。“它们一定够叫你们麻烦的。”

“过去是,不过现在不是了。”

“它们不再打搅你们了?”彭顿问。

“是的,”老马人淡淡地说,“我们已经很习惯了。”

“你们是怎样把它们和它们模仿的对象区分开来的呢?”彭顿严肃地问,“这是我需要知道的。”

“这是常使我们感到不安的,因为我们无法辨认。”洛西苏叹了口气说,“但是现在这件事不再使我们不安了。”

“我知道,但是你们是用什么办法去辨认它们的呢?是不是你们也能知道别人头脑里想什么?”

“喔,不是的。我们压根儿不再为这事操心。这样,这件事也就不再打扰我们了。”

彭顿若有所思地朝洛西苏瞧了好一阵子。布莱克小心地站起来走到彭顿身边时,他还在思索着灰白头发的火星人刚才说的话。“嗯,”彭顿终于开口说道,“我看这也算是一种看法。但是,我想这样的日子还是不容易过的。尤其是连自己的妻子是真的还是一个模仿得很象的苏索尔也弄不清,这样的日子确实很难过得下去。”

“这个我理解。我们多年来一直有这种感觉。”洛西苏表示赞同。“正因为这样,我们的人才想要迁居到地球上去。可是,他们后来发现有三个船长就是苏索尔,所以他们又回火星来了。在这里他们至少同苏索尔一样,生活是比较容易的。”

彭顿细细体味着这一番话。这时,周围五十多个马人耐心而又淡漠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我们地球上流传着关于马人,也就是象你们这样的人的神话。还传说有过一些神奇的东西,它们看上去是一种东西,但被抓住后就变成蛇、虎或别的令人不快的野兽。时间久了还会显出人形,并满足捕捉者提出的愿望。我看,这些聪明的苏索尔很可能确曾满足过地球上单纯的野蛮人的愿望。”

洛西苏慢慢地摇了摇头说:“我不相信它们那么聪明。或许它们并不愚蠢。他们主要是有很强的记忆力,即使是细枝末节之事也能记得住。但是它们自己没有任何发明创造,只是变作我们这样的人,进我们的学校上课,掌握我们拥有的一切知识。”

“是什么使你们的文明衰败到这个地步?是苏索尔吗?”

马人点了点头。

“我们把怎样造宇宙飞船,怎样建大城市这样的事都忘掉了,希望这样能使苏索尔对我们失去兴趣,从此离开我们。但是,我们忘掉的事情,它们也跟着忘却了。所以这办法没有能够起作用。”

“天啊!”布莱克叹了一口气说,“以九个行星的名义,请问你们究竟怎样和这帮家伙生活在一起的?”

“不对,是十个,”他说“是十个行星。这第十个行星,你无论用什么仪器都看不到的,只有过了木星才行。我们的人是从冥王星上发现它的。”

布莱克严肃地注视着他。“但是,你们怎能跟这一帮子朝夕相处呢?你们有过那么发达的文明,我还以为你们早设法把它们消灭了呢?”




“我们不是没有试过。我们几乎把所有的苏索尔都消灭了。可是一些苏索尔帮着我们干,我们就把它们当作自己人了。这都是因为一位聪明绝伦而又糊涂透顶的哲学家算出了有多少苏索尔能靠我们寄生。这下苏索尔自然把这个数字牢记在心了。……现在我们中间百分之三十一是苏索尔。”

布莱克朝四周围扫了一眼,阴沉不悦的神色立即笼罩了他的脸庞。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中间有的就是苏索尔吗?”他问。

洛西苏点点头。

“到处如此。起初,它们繁殖得很慢,通过动物的形状,那形状很正常,有点与我们相仿,繁殖的方式也跟其他动物一样。但是,后来它们在我们的实验室里研究了阿米巴变形虫,就学着效法阿米巴。现在它们只需分裂就可繁殖了。一个大的分裂成若干个小的。每个小的把我们的一个小孩吃了,取而代之,使我们无法知道谁是谁。这在过去常使我们感到忧虑。”洛西苏又慢吞吞地摇起脑袋。

布莱克不由得感到毛骨谏然,张大了嘴巴不知说什么好。“我的天啊,”他猛吸了一口气,“你们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




“我们如果把可疑的都杀了,就可能把自己的孩子也错杀了。如果我们不去杀它,相信它就是我们的孩子,那我们至少能从这一信念中得到安慰。如果仿制品如此完美,以致人们无法察觉其差异,那与真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彭顿,”他终于叹了口气说,“三个月的期限到了。我们回地球去吧,快!”

彭顿看着他说:“我本来早就想走了。可是这会儿想起了一件事,又改变了主意。我想,早晚别人也会凭借着原子能到这儿来的。如果他们无意中将一些苏索尔当作好朋友带回地球,那时……我是宁可把自己的孩子一起杀了,也不愿跟这些家伙生活在一起的。但是,我们最好使这两种情况都不发生。要知道,它们能象吃东西一般迅速地繁殖,如果它们吃东西也象阿米巴一样,那,我的天哪!……如果你把它放逐到孤岛上,它会变成一条鱼,游回来。如果你把它关进牢笼,它会变成一条蛇,从下水道里逃走。如果你把它扔进沙漠里,它又会变成仙人掌,而且还能长得很好呢!”

“天啊!”

“这些事情,别人不会相信。我也绝不会为了证明这些,带一个苏索尔回去。所以,我们只有从这个洛西苏那里搞到一些证据才行。”

“这我倒没有想过。我们能搞到些什么呢?”

“我现在还说不上来,我们还是先看看他们能给我们些什么,尽量多拿些就是了。以后我们再找一些有名望和信誉的动物学家和生物学家一起回到这里来研究它们。生物进化的过程产生了一些怪诞的变种,它们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异常奇怪的变种。”

“我还是难以相信已经发生的一切。”布莱克说,“唯有我的头疼才是确实无疑的。”

“这一切都是很真实,很合逻辑的,逻辑极了。要是让它们到地球上,那就成了人间地狱啊!进化的宗旨是产生出一种能在各种环境下生存,并战胜一切敌人的动物,成为生存下来的适应者中最具适应力的。一切生命都由同一东西——原生质构成。从根本上说,一切生物的原生质是相同的,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无论植物、动物、阿米巴还是人都如此。只是略有变更,以不同的方式联结起来罢了。苏索尔也是由原生质,由一种适应力特强的原生质构成的。它们能编排自己的原生质,让它取骨细胞之形,构成腿骨,或者成为脑神经细胞。根据洛西苏灌进我头脑的速成大学的知识,我能推断出苏索尔起初只善于模仿外形,如果剖开,就可以发现它体内没有器官。现在它们各种器官齐全了。他们无疑上完了火星医学院的课程,知道了维持马人生命的一切机制。所以也给它们自己安上了同样的器官。一切都做得很漂亮啊!”

“对我们,它们知道得不多。或许可以通过X光荧光镜检查,将那些假冒我们的东西鉴别出来。”布莱克建议说。

“哎呀,不行,千万不能这么干。只要我们知道了人体的构造,它们就能从我们头脑里得知,变出这些构造来。这是些有适应力的原生质呀!试想,要让它在非洲丛林中自生自灭是不可能的。因为当猛狮扑来时,它就是一头小雌狮;当大象出现时,它则是一头房弱无援的幼象;当毒蛇咬住它时,它又会变成一种不怕蛇咬的东西,比如一棵树或其它类似的东西。它显然具有非凡的脑子,可不知长在什么地方?”

“得了,我们问问洛西苏能给我们些什么可作证明的东西吧。”

第三章一伙窃思者

火星人还盖过许多博物馆呢。因无人有闲情逸致去打断其长久的宁静,得以保存至今。火星人可以活若干世纪,并有经久不忘的记忆力。因此,火星人一生中也就只一、二回去参观这些博物馆。

彭顿和布莱克由洛西苏作向导,化了若干小时,认真观看了这些博物馆。洛西苏有的是时间,但彭顿和布莱克不想逗留过久。他们紧张工作着,收集刻在金属薄片上的文件、古机件装置和其它各种东西。他们已把飞船驶近博物馆,此时正用飞船上带来的绳索将这些东西装捆打包。经过长时间的工作之后,他们终于睡眼蒙胧地走出博物馆,准备登上飞船。




他们刚走出阴暗的博物馆,来到阳光明亮的大门口时,从十几根柱子后面突然闪出一群人,跳将过来,向他们扑来,夺走了他们的书本、仪器和文件夹。他们被打翻在地,受到拳打脚踢,推来读去,弄得头晕目眩。到处响起一片叫喊声和咒骂声。

接着是一片寂静。十二个彭顿和十三个布莱克东倒西歪地在石头台阶上坐着、躺着或站着。他们衣衫撕裂,身上伤痕累累,有一个甚至一只眼睛发青,另一只眼也很快红肿起来。但是,十二个彭顿看来一模一样,各自手里抓着一些资料。十三个布莱克也别无二致,手里拿着或者腋下夹着一些零星古物。

洛西苏看着他们,皱纹密布的脸豁然舒展,露出得意的笑容。“啊,”他说,“你们人多了。这下兴许能留下几个,和我们聊天作伴了。”

彭顿抬头看看洛西苏——所有的彭顿都这样。彭顿自己虽很清楚他才是那个彭顿,但是却想不出任何可以证明的办法。看来苏索尔已决定再去地球尝试一番了。他正在考虑究竟——

“洛西苏,”一个彭顿的声音说着,“究竟为什么,苏索尔不留在地球上,如果它们能在那里生存的话?”

彭顿确信这正是他要问的那个——

“对不起,这难道不正是我要问的那个问题吗?”另一个彭顿说,语调包含着恰如其分的气愤。彭顿微微一笑,心想:显然——

“显然,我不用费心自己讲话了,你们都能帮忙。”众多的彭顿中的一个忿忿地说。

“喂,我们究竟怎样才能弄清谁是谁呢?”一个布莱克突然问道。

“我还没有来得及讲话,那个该诅咒的窃思贼,已把我要问的问题偷走了。”

“怎么是你——你在说这话!我正要——”

“我想,”有一个彭顿厌烦地说,“你还是不要生气为好,布莱克。因为你一闹,它们就都装出气恼的样子了。你有啥办法呢?在这一点上,我和所有模仿我的家伙打了个平手。你瞧,罗德,多了不起的成绩!你还不如安静下来,我也安静下来,瞧我们的好朋友洛西苏要说些什么。”

“唉,”洛西苏叹了口气,“你是要问苏索尔离开地球的事?它们不喜欢地球。地球是个贫瘠的星球,当时还只有些野蛮人。现在当然不是这样。但是,苏索尔是好逸恶劳的,它们觉得火星上有更丰富的食物。”




“我也是这样想的。”彭顿说(至于哪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认定地球现在比火星富足,想要找一个新的寄生体了。别拔出枪来,布莱克!不幸的是,我的朋友,我们做了二十五支离子枪和二十五支紫外线枪。如果枪再多些,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伙伴呢。我们太倒霉了,在服装方面给自己配备得那么充分,而且如此周到地将一切都计划好,每种都多带了许多。这是极大的不幸呀。然而,我想还能补救。我刚好想起有一支离子枪已损坏,两支紫外线枪的弹簧已经取出准备修理。这样就有三支枪不能使用。我们大家站起来,轮流朝前面的沙射击。到右边列队。”

列队后,那个彭顿继续说,“现在,我们每个人轮流射击,从我开始,先试离子枪,再试紫外线枪。谁的枪不好,其它人就联合起来迅速干净地将他消灭。都准备好了吗?”那个彭顿举起离子枪,扣动扳机。

他的枪没有打响。他即刻冒烟了,臭味充斥门廊。

“这是一个,”排列居次的一个彭顿说。他举起离子枪,打响了。轮到试紫外线枪时,他却掉转枪头朝着一个迅速消失的布莱克射去。“这下就成两个了。这一个定是在我们朝第一个开枪时,发现自己拿着的是支坏枪,才决定逃跑的。我们还需要消灭一个。下面轮到谁了。”

说话间,另一个布莱克消失了。“好了,好了,”彭顿们高兴地说,“布莱克和彭顿的人数一样多了。谁有什么建议?”




“有,”布莱克急切地说,“我在想,我在一件去金星时挂破的衣服上缝过一个补丁。”另一个布莱克在大家共同发射的火力下消失了。

“还有件事儿我想知道。这些冒牌的家伙究竟为什么那么乐于杀掉自己的同伙呢?它们虽知道谁真谁假,却为何不把我们杀掉呢?他们又是怎样进入飞船的呢?”罗德问,至少有一个罗德这样问道。

“它们,”两个彭顿同时回答,另一个彭顿朝他们看了一眼。“没选好时间啊,伙伴。罗德尼①,我们用的是号码锁呀!这些先生们善于知道别人头脑里的东西。这些枪枝怎样到它们手里的,难道还不清楚吗?我老在想一个消灭这些累赘东西的办法,比如你和你的同族聚集在一起,由你将除你以外的人统统打死。我也这样做。可是,不幸的是,它们虽很乐于杀掉同伙,只要能确保自己,但是它们有足够的自卫手段以兔遭害——这是很不幸的。”

①罗德的爱称.

“我们已搞过几个小小的枪技试验和别的试验。现在已很明显,我们不找出两个恰当的人,就不能离开这个星球,而且只能由这两个人和我们一起上飞船。幸亏它们不能撒下我们自己去。因为它们虽有知道别人思想的本领,但是驾驶飞船不仅需要知识,至少不仅需要它们从我们头脑里取得的那些知识,而且还需要理解能力,这可不是光凭记忆就行的。它们需要我们。

“因此,我们都老老实实地到飞船上去,把枪放回准备好的枪架上。我知道我自己是真的彭顿,但是你并不知道。所以没有所有彭顿和布莱克们的一致同意,不采取任何行动。”

布莱克抬起苍白的脸。

“这一切如果不是那么惊天动地的严肃,一定将成为一出举世无双的喜剧。我不敢放弃我的枪。”

“如果大家都放下枪来,大家又都一样了。我们还沾点光,因为它们不想杀害我们。如果事情真糟透了,我们索性把它们统统带回地球去。只要确保不让它们逃脱,到了地球我们可以进行原生质检查,弄清真相。有了,这有启发。真的,我们在这里就能检查。来,上飞船去。”

第四章彭顿的策略

布莱克们坐下,没有站起来之意。“特德,我们究竟怎么办啊?”他几乎含着眼泪说。“这些鬼东西,无法辨别。你无法把它们和我区别开。我们不能——”

“哎唷!”另一个布莱克说,“那不是我。那只不过是另一个该诅咒的窃思贼。”

另一个无可奈何地哼了哼。

“那个也不是的。”他们都没奈何地看着一行彭顿说。“连谁是我的朋友,都无法知道。”

彭顿点点头,所有的彭顿一齐点了点头,象一队庄严肃穆却又怪诞异常的合唱团正准备背诵祝祷词。他们笑了笑,动作的协调一致非人之所能。“这不要紧,”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咱,这可是个新的把戏,我们都一齐说起话来了。这倒也省事儿。我想会有办法辨别真假。不过,你得绝对信任我。布莱克,你得放下枪,完全信任我能把真的布莱克找出来。如果我搞错了,我也无从知道。我们可以做些简单的试验,看看酒精、威士忌是否能使它们喝醉;或者看看胡椒是否能使它们的舌头红肿起来——”

“这没有用,”布莱克神色紧张地说,“喔唷,彭顿,我不能放弃我的枪,我决不能——”

彭顿——所有的彭顿,温和地微笑着。“布莱克,我动作敏捷,比你快得多。那些火星上出生的假冒你的家伙没一个会比你动作更快的。那些假冒我的家伙或许会和我一样敏捷。但是,你完全清楚,我可以在你们来不及动手之前开枪把你们这一帮十个家伙,一个不剩地统统消灭。这,你是清楚的,是不是,罗德?”

“哎唷,是的。不过,特德,特德,别这么干,别迫使我放下枪。我必须有枪啊。你有枪,为什么我要放弃呢?”

“这很可能不是你在说话,罗德。不过,没关系。如果这不是你的想法,我们还可以有所作为。所以,那是你要说的,正如这是我要说的,不管我是不是说了出来。啊唷,天啊!那东西也是用我的声音说话的啊!但是,无论如何,情况是这样的:我们中间必须有一个人,对整个另一帮子人拥有绝对的优势。他掌握了优势,就能提出鉴别身份的办法,并推行他的决定。象现在这样,我们谁也无法行事。”

“让我们做这个人吧!”一个布莱克马上说。

“我没有那个意思,”另一个布莱克叹了口气说,“讲话的不是我。”

“是的,是的,”头一个又说道,“我是不加思索地说的。干吧,特德!不过你怎么能使它们都交出枪来呢?我是愿意的。可是,你无法让它们支枪。”

“不见得吧,我是有办法的。有我的这些忠实朋友呢!”彭顿神色严峻地说,并伸出手来朝其它彭顿们挥了挥——十一个彭顿都这样做。“它们极其自私,所以至今还同意按我的想法办。”

“但是,你的那套办法是什么样的呢?在我引颈自缚之前,总得让我知道这个绞索是不会收紧把我勒死的。”

“如果我头脑里有一套完整的设想——我竭力避免这样做——那么它们就能事先得知,知其利害关系,也就根本不会同意了。现在,它们还抱有希望。你知道,胡椒和酒精检验法不完全有效,因为它们能从我们头脑里得知什么是恰如其份的反应。它们是全能的演员,能随心所欲地做出醉态或者让舌头红肿起来。反正,我还是要试一试的。罗德,如果你过去信任过我,现在正是我需要你的信任的时候。”

“行。你们跟我来,一起去飞船。不肯撂下枪的,就不是我。你们就打死它。”

布莱克毅然站起来,十个布莱克统统站了起来,朝飞船走去。

彭顿们忠实地跟随着。突然彭顿举枪向一个布莱克射击。他的双肩骤然隆起,并生出翅膀飞走了。“这好,证实了我的判断。”彭顿说着,将枪插四套内。

布莱克们脸色惨白地继续前进。他们顺从地将武器放在前舱枪架上。这些火星上的家伙目睹了彭顿扣动扳机时那种对它们说来不可思议的飞快的动作。彭顿知道这一回是他自己开的枪。但是,他仍然想不出如何加以证明而又不至引起一场混战,并使他们自己遇害。这并不那么重要。问题在于再过五十年,世界上别的一些人们会毫无警觉地登上这个星球。那时,地球将被毁灭。并非毁于剑与火以及与之相随的长长的阵亡名单,而是俏悄地、在不知不觉中毁灭掉。

布莱克们徒手走出来,在十一个拿着可怕的、致命的武器的彭顿们的监视下,拖着沉重的脚步,紧张不安地来回走动着。

几个彭顿进入飞船,又拿着胡椒、糖精片、酒精和药箱出来了。其中一人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并审视了一番,脸上毫无表情地说:“列队,我们试试胡椒。”

布莱克们踌躇着梦成一行。“我把生命交给你了,彭顿。”他们中有两个以同样的、悲切的声调说。

四个彭顿淡淡一笑。“这我知道。你们排队来取。”

“首先;”他吁了口气,隔了一会儿说,“象病人一样把舌头伸出来。”

他用颤抖的手从胡椒瓶里倒出一些胡椒,放在那人的舌头上。那个布莱克猛地把舌头缩了回去,用手捂着嘴,难受地直打咯咯。“哇哇——”他被辣得透不过气来。“阿——阿嚏——他妈的!”

彭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动了他自己和他旁边一人的离子枪。霎时间,所有的布莱克都冒烟和发臭了,它们迅速消熔、化成一滩。仅剩的那一个布莱克仍在硬噎、作呕,咳嗽不止。其它的彭顿帮助他井井有条地消灭了那些布莱克。

布莱克大为惊愕,硬噎也止住了。

“我的天哪,我不一定是真的。”他喘息着说。

十个彭顿轻轻舒了口气。“这是最终的证明。感谢上帝,这下就确凿无疑了。这样,剩下的事情是把我找出来。再用那一套办法不行了,因为虽然你不了解我动了什么脑筋,不知道刚才生效的诀窍,我的这些兄弟们可都已知道了。你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就证明我没搞错。”

布莱克睁大眼睛哑口无言地盯着他。“我才是第一个——”他又咳嗽,又打嚏,语不成声地说。

“确实如此。进去吧。干点聪明事儿。用脑袋好好想想,看你有啥办法把我指认出来。不过,你得注意用一种不让它们先得知的方式来思考。去吧。”

布莱克脚步迟缓地走了。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关上前舱的门,从而安全地独自留在飞船内了。布莱克走进控制室,穿上空气衣,戴上头盔。他推上了一个控制阀,接着又推上了另一个。这时,他听到一阵碰撞、扑拍和抽噎似的声音。他猛然转过身,向着已经长出腿、迅速长着手臂,准备抢枪的两只金星标本收藏箱和一只供应品柜开了枪。飞船内空气混浊起来,冒出浅绿色的烟雾。温度也下降了。

布莱克满意地看了看,接着打开了所有房间的门。又一阵撞击、滚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一根不起眼的多余的管子从翼间支柱的挂钩处爬过来。他以紫外线射线仔仔细细地将它收拾了。它碎成若干段,令人厌恶地东滚西爬着。罗德继续扫射着,直至它碎成最小的、高尔夫球般大的碎块,伸出奇怪的青筋勃起的腿,步履不稳地到处乱爬。最后,便是这些东西也不再蠕动了。

罗德静静等候了半个小时,看看是否确实没事了。此时飞船内绿色烟雾越益浓密,空气十分混浊。他把另一些设备发动起来,看着气温不断下降,直至水气凝聚在四周墙壁上,结成霜花。而室内不再有任何变化了。他又端着裸着的离子枪,四处巡视了一番,将一切有形之物用插在枪上的针杆-一把过。

吸风器两分钟内排尽了氯气污染的空气。布莱克疲惫地坐下。他打开传声筒上的转换器,朝着圆形小话筒说,“我已经控制了离子枪的主控器。彭顿我虽爱你情同兄弟,但是更爱地球。如果你能劝你的朋友们将他们的枪放下,整整齐齐地堆好后走开,那就没事儿。不然的话,我的意思是如果不在三十秒内办到,这支离子枪一开腔,彭顿们就不复存在了。马上缴枪。”

十个彭顿脸上带着明显的满意的笑容,将二十支具有超级毁灭力的武器放下后离开了。“离远些!”布莱克厉声说。他们遵命而行。

布莱克收起二十支枪,拿回飞船。飞船的一头有个象样的试验室。他谨慎地戴上橡皮手套,取下三根用棉花球塞住的试管,脸上露出严肃而又满意的神情。“破伤风,你过去从没有为人类干过好事,但是现在我希望你在这里广泛传播——”

他将试管内的东西倒入一只盛着水的烧杯里,拿着烧杯和玻璃杯经过前舱,走出飞船。那十个人在远处等候着。

“好吧,彭顿,我碰巧知道你不久前做过破伤风预防注射,取得了免疫力。让我们瞧瞧这些该死的窃思贼能不能窃取一种我们除能制造外一无所知的东西的秘密。它们要保命可以变作鸡,因为鸡是有免疫力的,但是作为人是不行的。这是一剂浓缩的破伤风菌苗,来把它喝下去。如有必要,我们可以等待十天。”

十个特德-彭顿勇敢地朝着放在飞船旁边的烧杯走去。其中一个上前一步,拿起玻璃杯,其它九个紧跟在后面。他们来到了飞船的背面,在离子枪射程之外。

布莱克一把将彭顿拉上飞船,笑逐颜开地说。

“我没搞错吧?”

“你搞对了。”彭顿叹息着说,“不过,天知道你是怎么搞对的。喝破伤风是不会得病的,而且牙关紧闭的病症也不是十天内就出现的。”

“我看不一定吧,”布莱克笑着说,“他们忙于弄清我在搞什么名堂,来不及跟踪你的思想了。呀,它们跑了。你来开枪,还是我来?”布莱克谦让说,将离子枪瞄准九个拍击着翅膀一溜烟越过红色生锈的星球迅速消失的东西。飞船俯冲追逐着。“有一点——呀——”他挺起身子,此时一道惊人的白光消逝在稀薄的空气中。“我想知道,你究竟怎样把我挑出来的?”

“你那一下子需要一个协调周密的神经肌肉结构中约五百种不同肌位的活动。我不相信那些家伙不经过解剖就能模拟出这些机制来。所以我冒了个险,认定那是你。”

“五百种肌健!我究竟干了什么啊?”

“你打了个喷嚏。”

罗德-布莱克慢慢眨巴着眼睛,慢慢地又试了试他的下巴肌肉及其灵活性。
火星上的思想剽窃者
丹尼尔·凯斯中短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