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量

  
在没有登上火星以前,罗德-布莱克根本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可怕的生物。

罗德-布莱克和好朋友特德-彭顿是研究原子能的专家,可在一次试验中,由于他们的失误,原子能突然爆炸,顷刻间就将3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从欧洲中部一笔勾销了。为了躲避政府方面的追查,他们开始了这场银河系大逃亡。现在,他们从月球来到了火星。

从火星上看,炽热的太阳因相距太远而显得很小,而其他众多的星体却更为明亮,闪烁可见。地球是其中最明亮的一颗,离这儿才不到9000万公里。

对他俩而言,火星是一个陌生的星球,而且据说又住着智慧生物,因此,两人决定先四处走走,看一看火星上的情景。

他们走出飞船,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大气一望无际的、光秃秃的、荒凉的红土。在失重的情况下行走,人有点飘飘然,好像浮在空中,幸好经过在月球上的锻炼,他们已能适应了。

布莱克握着紫外线枪往左边走去。彭顿则笔直向前,来到一块低地,那里挺立着一棵树。

“日本枫树!”彭顿惊愕得张大了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棵火星上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日本枫树。4米多的高度,树皮漂亮整齐,树叶足有6毫米厚,这确确实实是一棵日本枫树啊!

过了一会儿,树叶微微抖动一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再看时,树叶已不再是6毫米厚了,它们变得薄如纸帛,叶脉纤细。树干也分明长高了,并且开始长出3株新的树枝。这些新枝不是先抽出小枝条,而是连枝带叶一起往外长。

彭顿大叫一声,朝着他和布莱克分手的地方奔去。他绕过一簇剑叶植物时,突然看到罗德-布莱克就站在面前。

“罗德,”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跟我来,那儿有一棵树——一棵又像日本枫树,又不像日本枫树的树,你盯着它瞧,它会变。”

罗德-布莱克一动也不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说,话音相当清晰,也是气喘吁吁的,似乎很激动,可怕的是,他居然用特德-彭顿的声音在说话!

“天啊,罗德,你说——说了什——什么呀!”彭顿吓得呆住了,匆匆后退几步,绊了一跤,一屁股坐在沙里。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彭顿又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爬起来,转身就往飞船跑去。他回头一看,罗德-布莱克开始移动了,他怪模怪样地摇晃着,仿佛肚子支撑不住上身似的。他十分小心地抬起左脚,轻轻地将它摇晃一下,就像一只被粘在粘蝇纸上急于脱身的苍蝇一样。长长的根须从那人的脚上挂下来,还不时地往下掉粘泥。彭顿端起紫外线枪,喷射出一缕紫外线光束。

罗德-布莱克的身体顿时冒了烟,脑袋中间开了一个高尔夫球大小的窟窿,同时发出一阵刺耳声。他的身体刹那间熔化成一只像蜡做的蝙蝠一样的东西,笨拙地扑腾着,飞远了。这时,又一个罗德-布莱克从植物丛后面出现了。惊魂未定的彭顿忙又举起了枪。这个家伙很灵敏,一闪身,躲开了。“特德,你在搞什么?”这回,他用的是罗德-布莱克的声音。当那人走近时,彭顿伸手打了他一记耳光,上帝保佑,这张脸可不是蜡做的!

“罗德,对不起,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内,我见过两个罗德了。”彭顿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布莱克。

“真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吗?”布莱克将信将疑。

“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彭顿拉着布莱克,直奔飞船。

突然,彭顿和布莱克的身边同时出现了10个彭顿和10个布莱克。

11个彭顿和11个布莱克形成了两队一模一样的人。

“特德,我们究竟怎么办啊?这些鬼东西,无法辨认。”一个布莱克说。

“这难道不是我要问的问题吗?”另一个布莱克说。

“我还没来得及讲话,那个该诅咒的家伙,已经把我要问的问题偷走了。”又是一个布莱克。

“你还是不要生气的好,那无济于事,罗德。”所有的彭顿一起说,其协调一致实在令人感到吃惊。

彭顿们一起低头想着办法。过了一会,彭顿们说:“罗德,你放下枪,我给你做胡椒测试,他们没有闻过胡椒,是反应不过来的。”

布莱克们有点犹豫:“那行吗?彭顿。”

彭顿们似乎已不耐烦了:“快放下枪,否则我可开枪了。”

布莱克们放下了枪。一个布莱克走出来,拿过彭顿手上的胡椒,闻了闻气味,“阿嚏!”他立刻被辣得透不过起来。

彭顿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动了自己的紫外线枪,10个假布莱克一个个都化成了蜡蝙蝠,飞走了。

“罗德,快上飞船,动动脑筋,把我认出来。”11个彭顿一起叫道。

布莱克一边打喷嚏,一边钻进飞船,“总算我是真的了。”

胡椒粉不能再用了,火星生物已经看到了我的反应,那么用什么方法才能把特德-彭顿认出来呢?

10分钟过去了,布莱克钻出飞船船舱,手里握着一只瓶子,说:“这是一瓶浓缩的破伤风菌苗,特德,我知道你注射过破伤风预防针,快来把它喝下去。”

一个彭顿反应十分敏捷,纵身蹿上来,布莱克一把把他拉进飞船:“上帝,但愿我没认错。”他又回头,紫外线枪一阵扫射,10只蜡蝙蝠又翩翩飞走了。

两个朋友握紧了对方的手。飞船又腾空而起。
较量
丹尼尔·凯斯中短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