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要想了解摩亚迪而不了解他致命的敌人哈可宁人,就像要看到真理而不懂得谬误一样。这也像在不懂得黑暗的前提下去寻求光明,这是不可能的事。

  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手记》

  这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星球仪,一只戴着戒指的胖手转动着它。

  十个自由旋转支架托着星球仪,挂在一面没有窗户的墙上。这屋子里的其他墙上都涂着多彩卷纹图案,四处摆满了电影集、磁带和胶片。活动悬挂板上挂着金色的球形灯。屋子中央放着一张紫玉色桌面的椭圆形办公桌,周围安了一圈异形悬吊椅,其中的两把椅子上坐着人。一个人只有十六七岁,一头黑发,圆脸,眼光阴沉;另一个又瘦又矮,长着一张女人般娇小的脸。两人都盯着星球仪,半隐在阴影处的那人转动着星球仪。

  星球仪旁传出一阵笑声,笑声中伴着一个男低音:就这,彼得,人类历史上一个最大的陷阱。公爵正在步人虎口。这难道不是我伏拉迪米尔哈可宁男爵的杰作吗?

  当然是,男爵。那男的答道,声音里有一种男高音的甜美。

  那胖手放到了星球仪上,止住了转动。现在屋子里的眼睛都可以集中在那不动的表面,都能看出这是皇上等星球统治者们和富有的收藏家们所渴望的那种星球。那上面有皇室手工印迹。上面的经纬线都用头发丝般的铂线标注出来,两极处嵌着云影钻石。

  那胖手在那表面上缓慢地移动着,抚摸着每一个细节。我要你们观察,那男低音说,仔细地观察,彼得,还有你,菲得罗斯,我亲爱的。从南纬70到北纬60这些精致的波纹,它们的色彩,难道不使你们想起甜美的蔗糖吗?在哪儿你们都不可能见到这样蓝色的湖、蓝色的河流、蓝色的海洋。还有这些可爱的极地

  这么小。谁能不注意这个地方?阿拉吉斯!真的与众不同。是一个取得非凡胜利的独特地方。

  彼得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想想,男爵,帕迪沙皇上相信他将你的衰微香料星球给了公爵,这是多么刻薄,伤害感情。

  那是一个不合理的说法,男爵低沉地说,你这么说会使年轻的菲得罗斯迷惑不解,没有必要使我的侄子有这种感觉。

  阴沉着脸的年轻人在椅子上动了一下,抚平了黑色紧身衣上的一个皱褶。他坐直身子,这时他身后传来了敲门声。

  彼得站起来,走到门边,开了一条缝,取进来一个圆柱形信息筒。他关好门,展开圆筒扫了一眼,低声笑了。

  怎么?男爵问道。

  那蠢货给我们回音了,男爵。

  阿特雷兹人什么时候会拒绝一个表态的机会?男爵问,那么,他怎么说?

  他真是冥顽不化,男爵,竟然把您称为哈可宁而不是先生或亲爱的男爵,没有头衔,什么尊称也没有。

  那名字不错,男爵低声说,他的声音表明不耐烦,亲爱的雷多说什么?

  他说:拒绝您关于会面的建议。我有时间对付你的阴谋诡计,这是众所周知的。

  还有呢?男爵问。

  他说:王国中仍有不少人崇尚家族复仇方式。他的签名:阿拉吉斯雷多公爵。彼得开始大笑起来,阿拉吉斯公爵!哦,上帝!这也太夸夸其谈了。

  闭嘴,彼得!男爵说。笑声戛然而止,就像断了开关。复仇,是吧?男爵问道,家族血仇,啊?他用了一个漂亮的古老词汇,内涵丰富,知道我一定深明其义。

  你做出了和平的姿态,彼得说,过场已经走了。

  作为一名门泰特,你说得太多,彼得。男爵说。他想:我必须尽快除掉他。他快没什么用了。男爵的眼光越过房间,盯着他的门泰特杀手,注意到了大部分人第一眼就会看到的特征:眼睛,阴暗的眼缝中蓝色透着蓝色,里面没有一丝白色。

  彼得咧嘴一笑,就像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外套着一张鬼脸面具。

  但是,我的男爵,从来没有过如此美妙的复仇。这是一个大衣无缝的阴谋计划,让雷多用卡拉丹换取沙丘这别无选择,因为皇上命令如此。你真幽默!

  男爵冷冷地应道:你的嘴太松,彼得!

  可我很高兴,我的男爵。而你你却有点妒忌。

  彼得!

  啊哈,男爵!你没有亲自设计这个妙计,是不是有点后悔?

  有一大我会让人勒死你,彼得。

  没问题,男爵,最终会这样!但善意的行为却不会失去,对吗?

  你嚼过塞式迷药和维莱测谎药吗,彼得?

  无惧的真理使男爵感到惊异,彼得说,他的脸皱到了一起,像卡通面具。啊哈!可男爵您瞧,作为门泰特,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派出处决者。只要我有用,你就会留着我。过早行动是一种浪费,我的用处还不小。我知道你从那个可爱的沙丘星球上学到的东西绝不浪费,对吗,男爵?

  男爵继续瞪着彼得。

  菲得罗斯如坐针毡。这些好斗的蠢货!他想,我的叔叔总要与他的门泰特争论。他们以为我除了听他们争论外,就没事可做了吗?

  菲得,男爵说,我告诉过你,让你来就是要听,要学。你在学吗?

  是的,叔叔。他的声音小心谨慎,带着奉承。

  有时我对彼得很好奇,男爵说,出于需要,我让他痛苦,可他我发誓他喜欢这样。就我本人来讲,我可怜不幸的雷多公爵。越博士很快就会背叛他,这会使阿特雷兹彻底毁灭。当然雷多会知道是谁的手牵着那听话医生的鼻子当然也就会知道那会是多么可怕的结果。

  那您为什么不让那医生将肯杰剑悄悄地送人公爵的肋骨里,一下就结果了他?彼得问,你说到怜悯,可

  在我为他准备后事时,公爵应该知道,男爵说,而其他各大家族也会得到消息。这会使他们犹豫,住手。我将赢得时间,进行下一步策划。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我并不一定非得喜欢它。

  赢得时间进行策划,彼得轻蔑地说,皇上已在关注你,男爵。你做得太大胆。有一天,皇上会把他的萨多卡(注①)军团派一两个到这儿,吉第。普莱门,那时伏拉迪米尔哈可宁男爵也会彻底完蛋的。

  你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是吗,彼得?男爵问,你会很高兴地看到萨多卡军团在我的城市里烧杀抢掠,把这座城堡洗劫一空,你真会为此感到心满意足?

  男爵还需要问吗?彼得轻声说。

  你应该去做这个部队的巴夏统领,男爵说,你对血腥和痛苦太感兴趣。也许我对阿拉吉斯战利品的许诺太早了点。

  彼得迈着奇怪的碎步向屋中央走了五步,就在菲得罗斯的身后停下来。屋子里的空气突然一阵紧张,年轻人抬头看着彼得,双眉焦虑地皱到了一起。

  别跟彼得玩游戏,男爵,彼得说,你答应给我杰西卡女士,你已答应了。

  为什么,彼得?男爵问,为痛苦?

  彼得瞪着他,一言不发。

  菲得罗斯把自己坐的椅子推到一边,说:叔叔,我非得呆在这吗?你说过你要

  我亲爱的罗斯有点不耐烦了,男爵说,他在阴影里走到星球仪旁。耐心,菲得。他又把注意力转回到那位门泰特,那位小公爵,保罗怎么样了,我亲爱的彼得?

  陷阱会让他落到您的手里,男爵。彼得说道。

  那不是我的问题,男爵说,你会想起来,你曾预言那个比。

  吉斯特巫婆多半会生出一个女儿。就是皇上的女儿也只生女孩。

  叔叔,菲得罗斯说,你说过这儿有重要事务让我

  听听我的侄子,公爵打断道,他渴望统治我的领地,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男爵在星球仪旁动了一下,现出阴影中的阴影。

  那么好吧,菲得罗斯。哈可宁,我召你来此是想教你一点智慧。

  你观察了我们这位好汉门泰特吗?你应该从这些交谈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可是,叔叔

  彼得,一个效率颇高的门泰特,你说呢,菲得?

  是的但

  啊!确实,他消耗大多的衰微香料,就像吃糖。看着他的眼睛!

  他或许是直接来自阿拉吉斯劳工营的。高效率,彼得,但他仍然充满情感,容易爆发狂怒。高效率的彼得,但他也会出错。

  彼得以阴沉的声音说:男爵,你让我来这就是为了批评我的效率,损害我的自尊吗?

  批评你的效率?你更了解我,彼得。我只希望我的侄子懂得一个门泰特的局限。

  你已在训练接替我的人了吗?彼得问道。

  替换你?为什么,彼得?我去哪儿找一个像你这样狡诈阴毒的门泰特?

  在你发现我的同一个地方,男爵。

  也许我该这么做,男爵沉思道,你最近确实显得有点不稳定。还有你吃的香料厂我的享乐太昂贵,男爵?你不赞成?

  我亲爱的彼得,你的享乐把你跟我连在一起,我怎么能反对呢?我只希望我的侄子能观察到你身上的这一点。

  那么,我是在被展出,彼得说,我还应跳舞吗?应该向这位杰出的菲得罗斯表演我的各种功能吗?

  正是,男爵说,你在被展出。现在,闭上嘴。他斜了一眼菲得罗斯,注意到他侄子的嘴唇,丰满突出,这是哈可宁人的遗传标志,现在轻轻地抿在一起,表现出高兴的样子。这是一个门泰特,菲得。它接受了特殊的培养和训练,专门履行某些职责。它被嵌进人体内,这个事实不容忽视,这是一个严重的缺陷。有时我想古人用可以思考的机器也许是正确的。

  跟我比,那些只是玩具而已,彼得愤怒地说,你本人,男爵,也能胜过那些机器。

  也许,男爵说,啊,好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了个嗝。现在,彼得,你简要地给我侄子介绍一下我们反阿特雷兹家族战役计划的主要特点,展示你的门泰特功能,别让我们失望。

  男爵,我警告过你别把这么重要的信息讲给这样年轻的人听。我的观察

  这由我来决定,男爵说,我给你一项命令,门泰特:展示你的各项功能。

  好吧,彼得说。他站直身体,摆出一副奇怪的尊严姿态

  好像戴上了另外一副面具,但这次却把全身都罩了进去。几天后的标准时间,雷多公爵全家将乘太空吉尔德飞船前往阿拉吉斯。吉尔德的运输船将让他们在阿拉凯恩城登陆,而不会去我们的卡塞格城。公爵的门泰特,萨菲。哈瓦特,将得出正确的判断,阿拉凯恩更易防守

  菲得,仔细听,男爵说,注意计划中的计划中套着计划。

  菲得罗斯点点头,想:这才像真格的。老魔头终于让我了解绝密事务。他肯定真想让我做他的继承人。

  还存在几种难料的可能性,彼得说,我指出阿特雷兹家族将去阿拉吉斯,但我们却不能忽略这样一种可能性,公爵已与吉尔德达成协议,送他本人去系统以外的其他安全地方。有类似情况的其他家族曾造了反,带着家族的核武器和防卫场逃之夭夭,远离王国。

  公爵这人太骄傲,不可能这么做。男爵接着说。

  那是一种可能性,彼得说,最终的结果对我们总之都一样。

  不,那或许不一样!公爵咆哮道,我必须要他死,他的延续必须完全终结。

  那完全能行,彼得说,一个家族要造反,肯定会有做准备的迹象。公爵似乎没在这方面做什么。

  所以,男爵叹息道,在这方面下功夫,彼得。

  在阿拉凯恩,彼得说,公爵和他全家将暂居威热敦宫,以后会住在芬伦伯爵和夫人家中。

  海盗的使臣。男爵低声笑着说。

  谁的使臣?菲得罗斯问。

  你叔叔开了个玩笑,彼得说,他把芬伦伯爵称作为海盗使臣,是指国王对在阿拉吉斯的海盗行动很感兴趣。

  菲得罗斯转身,迷惑不解地看着叔叔:为什么?

  别不开窍,菲得,男爵厉声说,只要太空吉尔德仍然不受皇室控制,别的情形就不可能出现,间谍、杀手就没有别的方法四处活动。

  菲得罗斯的嘴里传出一阵无声的回答:噢

  我们在威热敦宫里安排了小队人马,彼得说,那将会有一次行动,要取阿特雷兹继承人的命一次可能成功的行动。

  彼得,男爵低沉地说,你是说

  我是说可能发生故障,彼得说,这次行动必须看起来有效、

  啊,可那小家伙长得那么可爱的身体,男爵说,当然,他将比他父亲更危险有那个巫婆式的母亲训练他。该诅咒的女人!

  啊,行啦,请继续,彼得。

  哈瓦特将推测出我们会安排间谍,彼得说,明显的怀疑对象是越博士,他确实是我们的间谍。但哈瓦特已做过调查,发现我们的医生是一位苏克学校的毕业生,由皇室培训编程即所谓的完全安全,可以为皇上服务。据认为最高目的的编程在载体没被杀死前是不能消除的。然而,正如有人曾得出结论,有合适的杠杆,你就可以移动星球。我们找到了控制医生的杠杆。

  怎么可能?菲得罗斯问。他发觉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题目。人人都知道不可能改变皇室固定编程!

  下一次吧,男爵说,彼得,往下说。

  有一个人会替越受怀疑,彼得说,这是哈瓦特追踪的一个有趣障碍。这个可疑的人会非常明显、真实,她会引起哈瓦特的注意。

  她?菲得罗斯问道。

  杰西卡女士本人。男爵说。

  这难道不是非常卓越吗?彼得问,哈瓦特的脑子里将满是这种可能性,这就会妨碍他作为一个门泰特的功能。他甚至会试图除掉她。彼得皱了一下眉头,接着说:但我想他不可能成功。

  你不希望他成功,对吧?男爵问道。

  别分散我的注意力,彼得说,当哈瓦特一心一意地对付杰西卡女士,我们将在几个要塞小镇策划几次暴动,进一步分散他的注意力。这些暴动将被平息。公爵必须相信他取得了某种程度的安全。然后,时机成熟,我们给越发出信号,将我们的主力

  啊

  别停,把一切都告诉他。男爵说。

  我们的行动将得到两个萨多卡兵团的支援,他们将伪装成哈可宁军人。

  萨多卡!菲得罗斯抽了一口冷气。他的注意力集中到恐怖的皇家军队上,这是一群无情杀手,帕迪沙皇上的狂热士兵。

  你瞧我是多么信任你,菲得,男爵说,这消息绝不能有一丝一毫让另外一个大家族知道,否则,兰兹拉德会联合起来反对皇室,这就会引起混乱。

  关键在于,彼得说,由于哈可宁家族被利用进行皇家的阴谋勾当,我们也就从中赢得了优势。当然,加果小心利用,这会给哈可宁家族带来比别的皇室家族大得多的利益。

  你不知道这会创造出多么巨大的财富,菲得,男爵说,你无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首先,我们将在乔姆公司取得一个无法动摇的董事席位。

  菲得罗斯点点头。财富是关键。乔姆是取得财富的途径。每个家族都以占有董事权利的名义从公司中尽量分享财富。乔姆董董事会席位是王国中政治权威的真实代表,通过在兰兹拉德内部投票进行分割,这样就使它能与皇上及其支持者分庭抗礼。

  雷多公爵,彼得说,可能试图逃往住在沙漠边缘的弗雷曼人避难区,或者他会将家人送往那个想象中的安全地方。可那条通路却由皇上属下把守着那位星球生态学家。你们可能还记得凯因斯。

  菲得记得他,男爵说,继续讲。

  你还不够高兴,男爵。彼得说。

  继续,我命令你!男爵咆哮道。

  彼得耸耸肩。如果一切按计划进展,他说,哈可宁家族将在一年里在阿拉吉斯拥有一个子封地。你叔叔将对该封地行使管理权。他将派出代理人对阿拉吉斯进行具体管理。

  更多的利润。菲得罗斯说。

  确实如此。男爵说。他暗想:这只是开头。是我们驯服了阿拉吉斯除了少数躲藏在沙漠边缘的弗雷曼人有些听话的海盗已离不开这个星球,就跟土著弗雷曼人一样。

  而且各大家族将会知道男爵已消灭了阿特雷兹,彼得说,他们将会知道。

  他们会知道的。男爵低沉地说。

  最漂亮的是,彼得说,公爵本人也会知道。他现在就知道。

  他已能感觉到陷阱的存在。

  公爵确实知道,男爵说,声音里带着伤感,他知道也没办法更可怜

  男爵离开阿拉吉斯星球仪,走出来。他离开了阴影,身体显出了形状块头巨大,身体肥胖。他穿着黑色外套,从衣服的皱褶可以看出他身上带着便携式支撑器,托着脂肪。他可能重达200公斤,而他那双腿却只能承受其中的四分之一。

  我饿了,男爵低声说,用戴着戒指的手擦着那突出的嘴唇,用那脂肪盖着的眼睛瞪着非得。罗斯,叫人送饭来,亲爱的。我们吃了再出去。

  【注①:萨多卡:皇帝的私人军团,具有超凡的作战和博斗能力。皇帝在一个秘密星球上专门训练这种军人。】
第二章
沙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