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灵魂与上帝

  灵魂与上帝——用科学的方法分析灵魂与上帝的罗伯特·索耶

  艾波涛

  在人们心目里,不管你是宗教信徒,还是其他众多的不可知论者,甚至是无神论者,都会以为:灵魂与上帝是不能用或不须用科学的手段去分析或论证去加以验证的。
  宗教信仰者们说:因为灵魂与上帝是属灵的概念,用物质的或曰科学的方法是无法描述的,很多时侯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因为他们的主是不愿救赎那些对其持怀疑态度(或根本就不信),时时刻刻都想去搞什么分析或验证把戏的不诚信者的。
  而无神论者却认为:灵魂与上帝,是人为构架出来的宗教体系里,旨在用来控制人们意念或思维的东西,科学根本就不用或不须去分析或论证其存在与否。
  但不可知论者们却希望用各种方法去描述或验证灵魂与上帝是否存在,在众多的方式中——科学的分析或论证自然又成了他们的利器,顺着现代的科学脉络和未来的发展态势,结合现代科学技术的种种行之有效的手段,演绎出未来以及灵魂与上帝的种种形态,就成了这类分析论证或曰探索者们每每着力的切入点——他们的作品从另一个角度揭开了很多神秘的面纱,使得人们对现实世界的了解更加深入或超前,也使得很多的疑难杂症或不解之迷,有了另外的一种渠道或认知的可能,这就是科幻类作品的新奇和可贵之处。

  《终极实验》和《计算中的上帝》是加拿大著名科幻作家罗伯特·索耶推出的力作。前者所叙述和描写的是一名从医生到医学器材研究并获得巨大成功的工程师彼得·霍布森——他通过自己研究的仪器所测得的死亡时大脑活动的终结电波,这种脑电波(被其命名为)——灵魂波,使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尔后,在朋友的协助下,他又用人工智能模拟自己的不同形态,以及由这些不同形态的虚拟模拟者的思维与行为所生发出来的一系列事件和矛盾冲突……。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构思新颖,主题鲜明。读来,给人一种全新的视角和寓涵科学真实的感觉。

  《终极实验》是写灵魂的,是尝试用科学的手段分析灵魂,她虽也是科幻类的文学作品,但她写的是人物心灵的矛盾和冲突。通过主要人物直面自己人工智能形式下的灵魂——不同状态下的([F1]精灵:死亡之后的生命、[F2]安布罗托斯(希腊神话中的不朽者):永生者、[F3]参照者:没有修改的模拟者)思维与行为方式、感悟出了人性、情感、永生以及死亡的各种情怀。
  人性——虽然从现在的情形看,人性中值得夸耀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是人的本性被污染了的缘故),但是人性中潜藏着使人类变得崇高和伟大的潜在力量。而对这种力量的礼赞却正是文学作品及其主题能够具有普遍性,并脱颖而出最终获得成功或不朽的渊源。
  情感——作者仍然是将其作为衍生一切祸患的根源,通过生活现实与虚拟网和络多条线索的刻划和描慕,从而把人物间的情感和矛盾冲突展开来……。
  永生——从达尔文的进化论看上去,基因的进化和遗传使得人们一致认为:子女就是生命的延续。基因传不下去的话,或者说基于这种因素,人们就会产生一些对长生不老的渴望。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是人之常情,任何人如果有条件的话,都是会乐意去尝试的。当然刻意去追求的话,就有可能会步入歧途。
  死亡——作者将死亡定义在了一种“幽默”的链接上,使得人们对其并不恐惧,虽然在一定的意义上也是一种化恐怖为平淡(但就其深度而言,也是最令人不能信服的一种模拟或挖掘)。书中,在死亡精灵看来,活着才是很滑稽、甚至是荒谬——荒谬透顶。死亡精灵所能“想象得到的地狱”只有一种,那就是进入永恒却找不到新的链接,不能用新的途径看待事物,不能用经济、宗教、科学、艺术的荒谬而感到可笑——只要好好想想,这些东西是非常非常可笑。
  当被问及死亡之后的生活就只有这个——幽默?死亡精灵的回答干脆利落:“没错,没有疼痛、苦难和欲望,只是大量迷人的新链接,笑个够”。“死亡之后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寻找新链接,就是幽默”。
  至于上帝——死亡精灵更是不承认有什么上帝存在——“没有上帝”,瞧其说的多么肯定,并且还告诉人们:这个问题并不是非要死了以后才能发现……对于我们一个个体的人而言,并不存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上帝时时关心我们的福祉。
  “精灵是模拟人死后的生命,是脱离驱体后的智能,只是一种智能,一个灵魂,一个纯粹的软件,没有任何硬件限制他的运转——想法成形前神经网络不会衰减,这就是人死后为什么智能能够永久存在,不会感到厌倦”。这一类的描述自然是脱离不了人的思维模式,这也难怪。这个死亡精灵就是一个智力活跃的人所构想出来的,不是吗?

  《计算中的上帝》说的是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造访多伦多,要求会见一个人类的古生物学家。这个外星人游历星际,发现宇宙有一个造物主,宇宙的进化是由这位——上帝(唔,我还是用这个词儿吧——作者语)引导。他想知道的是:地球的进化,是不是也受这位上帝的引导或操纵着。但外星人所不知道的是:他想会见的人类古生物学家汤姆·杰里科已经到了肺癌晚期——只有一年的活头了。而画卷中:三个智慧种族,五次相同的物种灭绝,而第六次灭绝又即将到来,这一切的背后是否有一只上帝之手在操作?面对这一严肃的话题,《计算中的上帝》已用科学分析的手段为人们进行一些诠释……。上帝是否存在、生与死,就是这部小说的主题。
  这部书的风格非常的轻松,小说的开头写外星人来到地球是用轻松逗趣的笔调来写的,风趣幽默又扣人心弦,启迪性、快节奏——将这类写滥了的耸人听闻的描写换成了另一种处理方式,写成了非常活泼的喜剧——好象对拿起书来的读者说:“来吧,读下去很好玩。”(作者语)作者对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极感兴趣,他认为所有人在生活的某些个阶段,都会产生这种疑问:上帝是否存在?比如书里的主人公——他就有这种疑问,说上帝不存在,有很多事件无法解释;但要说上帝存在,同样也会产生许多无法解释的问题。书中主人公就疑惑:如果真有上帝,为什么会让他这个平生没做过一点亏心事的老好人患上了癌症?
  许多人认为:有关灵魂或上帝的这些概念是不能用科学这种手段去分析的,作者就不同意这种观念,他在《终极实验》和《计算中的上帝》里就尝试用科学的手段分析灵魂、分析上帝是否存在。作者认为科学是回答一切问题的工具,如果宇宙真有一个造物主,则必能通过科学手段加以验证。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种挑战其智力的重大问题——人类必须用所知的一切科学手段和不断的科学探索与进步,去回答这个亘古长存的最大问题,与我们每一个人一样,作者对这个问题也是很着迷的。作者也深知要他或与他有着同样认知的人们相信某种宗教的所展示的图象,就必须得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来,从这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作者现在还不能算得上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当然由于其国度里的宗教氛围和从小生活的环境,我们自然也不能武断地去将其完全划定为无神论者,西方具有宗教家庭背景,而自身由于科学的人生观的确立,从思想上和行为上放弃其宗教信仰的人虽然不是少数,但在形式上仍还保留着其宗教信仰的人自然也不是少数,这与我们的国度里很多认可了某种外来宗教后,仍具有中国人的儒道释诸家思维方式或定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智力活跃的人,不管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可能会对这个问题无动于衷。不管是已经信靠了的肢体,还是正在寻找着信靠点的寻觅者,或者是不可知论者,亦或是无神论者,任何一个智力活跃的人都会对这个形而上的问题产生浓厚的兴趣:上帝是否存在?宇宙中是否真有一个造物主?
  计算中的上帝就是对这样的人们发出的邀请,作者希望能与这样的人共同参详,并一起享受智力激荡的乐趣。

  也许有人会说,这两部书是科幻类作品,其间所谓的科学分析,还不是完完全全的科学现实,还不能明确无误地诠释出灵魂或上帝是否存在的全部真实性。这种说法所具有的合理性仅仅在于其相信实证科学最终能揭开的所有这一切的问题的真实迷底,而目前科学的水准还不能完全地做出担当的某些忧虑,若是将其作为科学无法对灵魂进行描述或无法验证上帝的存在与否的理据,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不能不看到这种带有科学幻想类的描述和分析,是基于目前科学认知以及在此基础上对科学的发展和进步之图象的一种理性的思维和拓展,其分析和展示的景象,虽然不能说就是完全展示了不久的将来人类进化和发展的阶段性真实,但这一切比上帝或上帝的那些仆人们给我们展示出来的天堂地狱的图景要真实的多。
  您若读过了这两部书,一定会有强烈的感触和反应,您以为科学的诠释灵魂和上帝,应该就是这样子吗?您觉着这个严肃的话题除了科学能最终揭开其面目,并回答其存在与否以外,还能有别的途径去解释吗?当然上帝公开站出来回答这一问题是最简单——也是最佳的方式,但我们能劝得动上帝出来现身说法吗?您若是信靠了——相信了上帝的仆人们所宣示的一揽子计划,您觉得您会得到真正的救赎吗?但愿您能……我们大家也都能。

  读书是一种心里测试,对作品的反应决定了读者本人的人格及其对人性的理解。因此对作品作出了什么样的反应和诠释,就说明了自个是个什么样的人,被反应的是读者自己,往往不是作者其人(作者语)。您若还没读过的话,不妨去读读这两本书,即使您暂时还得不到真正的答案,测试一下您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是很不错的意外收获吧。

  【-全书完-】
书评:灵魂与上帝
终极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