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柯拉低下头去。当然,是她不对,可是她怎么能向这个胖家伙解释说,虽然这个身体对她有很大的影响,可是柯拉还是保留着自己的品味,这种品味更能接受地球上的男人,而不是柯谢罗星上的公鸡。只要想到,这只公鸡……不,去他的吧!

“你可以肯定这是你的孩子吗?”柯拉说着,一边抚摸着米拉毛绒绒的脑袋。

“是的!这是我们的亲骨肉,是我们共同的孩子!了不起的孩子!”

“也许你可以把它们带在身边抚养?你有没有个么亲戚可以帮你?”

“还要我公开承认,我占有了我导师的妻子?这我怎么做得到!”

“我不知道……”

“这是丑闻,比丑闻还可怕广奥尔谢基抹着眼泪离开了病房。

柯拉独自和这几个孤儿们在一起。看来,它们不只是孤儿,还是私生子——它们的母亲有着别人的大脑,它们就是这个母亲的非婚生子。真是疯狂!

这个可悲的想法又引出了别的想法。孩子们吃饱了,靠着她的身子躺着。而柯拉已经忘掉了孩子,她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其实世界上的一切罪行不是出于贪婪,就是出于爱情。

格列格犯罪是出于贪婪,对他来说,人生大事就是建宾馆。虽然他没来得及杀害教授,可是他是准备杀的,至少,他可是用尽了一切办法,想把柯拉从世界上除掉。

可是,如果欲望不仅支配人类,而已对拥有另一类外形的其他智慧生物也起作用的话,那么在我们熟悉的这个人际圈子中间,一个新的嫌疑犯就呼之欲出了。

假如那个兔子长相的名叫何塞的人说的是真话呢?

假如教授那些羽毛果真是他无意中得到的呢?

假如那个电话并不是他虚构出来的呢?

那会怎么样?

在这里可以让柯谢罗星调查委员会的成员不去考虑教授的羽毛是什么颜色的。毛已经没有了,一切都会被忘掉……这样,那位狂热的情夫是不是就可能不被发现?

柯拉确信小家伙们都睡踏实之后,就去了住院医生办公室,医生正在里面和一个护士下跳棋。

柯拉与星际刑警组织进行了联络。她向他们提出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加利叶尼教授在柯谢罗星上有没有什么亲属想要得到他的尸体?

第二个问题:柯谢罗星的伦理准则和家庭秩序是怎样的?那里的家庭牢固程度如何?社会舆论对婚外情反对到什么程度?私生子在那里的地位如何?

星际中心的人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答应很快把答复寄来。

答复寄来的速度比他们答应得还快,午饭后就到了。

第一个问题的答复:加利叶尼教授没有亲属,没有任何人等着要回他的尸体。不仅如此,人们已经决定等案件调查结束后,将他的遗体埋葬在他进行了伟大发现的地方。

第二个问题的答复:那里的伦理准则仍受传统观念影响。家庭被认为是一种神圣的制度。直到近代,偷情的人仍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包括死刑。而在当代,他们则会沦为贱民,失去工作和社会地位。判断孩子的出身血统时,起决定作用的是他的毛色。

“你满意吗?”医生问。

“我还不知道。”柯拉回答。

“我一直不喜欢他。”医生说。

“你怎么会懂爱情!”柯拉发自肺腑地说。医生猜到她心里很难过。医生常常猜对一些事情,可是有时,他宁愿自己猜的是错的。

“你会去审问他吗?”医生问,他令人不快地搓着双手。

“我会继续进行调查。”柯拉说。

“你可别一个人去找他,”当柯拉请医生或一名护士来照看孩子们时,医生警告她,“如果你独自去他那儿,而他又猜到你已经把他识破了……”

“他就会把我啄死吗?”

“别跟我开玩笑了。他已经把教授给啄死了。”

“他对待我会有所不同。”

“那就先把他逮捕,再来审问他。”

“我没有任何证据,全凭猜测。而一旦他警觉起来,我就得不到证据,更得不到认罪口供了。”

“那你至少也得带支枪去呀。”

“我用胶带把一只微型录音机贴在这里……”柯拉说着抬起左翅,把一只很小的录音机用胶带粘在翅膀下面,“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也知道在哪儿找到它。”

小鸡们就像知道妈妈会有危险一样,开始哭叫起来。柯拉爱抚着它们。

她步行去考古挖掘场,那儿离医院有10分钟的路程。外面比昨天还冷,大地上尘雾弥漫,天空中雪花飘扬。柯拉在来这里之前曾经读到过,鸡们生活在柯谢罗星上气候温暖的地带,那里没有严寒天气。可是万一寒冷来袭,他们怎么躲避呢?

那个兔子脸的何塞从“天然产品”商店的大门里向外看着柯拉,有点胆怯地对她鞠躬致意。

“您好,”柯拉说,“我正好要来您这儿看看呢。”

“欢迎光临,”何塞毫不热情地冲她呲了呲牙说,“我一向很乐意。”

“别害怕,”柯拉说,“我检查过了您的口供,认为您没对我撒谎。”

“我从来不对任何人撒谎!”何塞高兴地叫道,“我可是有孩子的人!等您查出是哪个混蛋拔光了教授的毛,把他交给我好了,我要亲手把他撕成碎片。”他说着就向柯拉伸出了那双干瘦的手。

“好的,”柯拉说,“我会向他转达你的愿望。”

何塞仔细琢磨着柯拉的话,拿不准她这么理解他的意思是好还是不好,而柯拉已经趁机继续上路了。

快到挖掘现场时,她看到一小团影子,等走近了才发现是那个小男孩何塞·朱尼奥尔。他在前面跑,奥尔谢基在后面追,男孩手中不知为什么拿着一根长长的尾羽。

“你胆敢这么干!”考古学家叫道,“你别想活着离开这儿!”

何塞·朱尼奥尔从他身边跑开,跳过土沟,对他叫道:“那你能怎么样?啄我吗?”

“我杀了你!”奥尔谢基大叫。

一眨眼功夫,奥尔谢基就一边威吓着,一边用爪子抓向男孩的后脑勺。

可是男孩看到了柯拉,就喊道:“阿姨,救命!”并冲到她翅膀下面躲了起来。

奥尔谢基来不及收住步子,一下子撞到了柯拉身上,不过她没被撞倒,甚至都没让他碰到何塞·朱尼奥尔。

“这里出了什么事?”柯拉尽可能威严地问道。

“我要杀了他。”考古学家喘着气说。

“可我只不过拔了两根羽毛!”男孩回答,同时把两根奥尔谢基的金黄色羽毛拿给柯拉看。

“你为什么要在这儿捣乱?”柯拉问。

“我没有捣乱!”这淘气鬼说,“我是在帮爸爸的忙。我们店里老有客人想买天然产品,老实说,人们已经不想再用合成纤维了。而您以为养家糊口容易吗?我还在上学,我下面还有三个弟妹,一个比一个小,全都得有饭吃呀!”

“不,你倒是想想看!”奥尔谢基控制住了自己,说话也就心平气和一些了,“你倒是想想看——我正在工作,正在进行考古挖掘,而这个小坏蛋从后面悄悄走过来拔我的毛!”

“我又没把毛拔光!”男孩说,“我只拔了几根。”

“把它们还给我!”

“我不想还!”男孩叫道,“母鸡阿姨,你拉住他,我可是得走了,该吃饭了。”

他撒腿向城里狂奔。

柯拉原本想拦住奥尔谢基,可是她忘了自己与他有过什么样的关系,在此时这种关系会起什么样的作用。

奥尔谢基全身发颤,火热的身体直向她靠过来。

“我的爱人!”他喉间激动得咯咯直响,“我的幸福!你不拥抱我一下吗?”

“打死我也不!”柯拉回答,虽然她那个母鸡的身体渴望他的爱抚,“向后退一步,不,最好是两步。”

奥尔谢基呜咽着向后退去。

“现在告诉我,要说真话。你爱过我——爱过加利叶尼·巴巴吗?”

“我爱过,我现在还爱。你是知道的。”

“我生下了你的孩子?”

“你生下了我们的孩子。”考古学家纠正她。

“这样不是会惹来很大的麻烦吗?”

“唉,别提了!想想都害怕!”

“就因为这个你拔光了加利叶尼教授的毛?”

助教全身一震,如遭电击。

“这事你知道了?”

“恐怕明天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了。你做事总是这么不小心。”

“我有什么地方露出破绽了吗?”

“你在装羽毛的口袋上留下了指纹……而且你把口袋放到那家商店后门时,被人看见了。”柯拉骗他道,她觉得自己的目的多多少少总会达到一部分。而以奥尔谢基现在的状态,他已经无力反击了。

“天哪!”他喃喃地说,“这下我可完了……”

“你以为这样委员会的人就不会想起教授的羽毛是什么颜色了吗?”

“这么做是很蠢,”这只公鸡说,“可是我当时太紧张了,根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我把教授的尸体偷了出来,拔光了毛,藏在沼泽地里,并决定把他的毛藏在商店出售的枕头里……”

“而且这一切你都干得非常毛糙,非常业余,”柯拉鄙夷地说,“还不如不干。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罪犯!你把他的照片藏哪儿去了?”

“我把它给埋了。在照片上他全身雪白!简直让我受不了!”

“我认为,你拔光了自己导师、一位知名教授的毛,并把他扔在野地里,这是一种极其无耻的行为。”

“我恨他!”助教大声说,“我恨他,因为他得到了你这个天真纯洁的女学生,像只贪婪的蜘蛛一样把你拖到了他床上!他不配拥有你!他不配活着!我要告诉你,亲爱的,当我在拔这个老色鬼的毛时,有一种满足感,一种复仇的满足感!”

“那在你杀他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种满足感?”柯拉问话的语气表明,她希望他马上就招供。

“我没有杀他。”助教简短地答道。

“得了,得了,”柯拉柔声责备他,“你已经把一切都招了,就只剩下一点了。现在你只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悄悄走近教授,把刀插进他脖子里去的。”

“带着满足感?”

“带着那种拔他的毛时的满足感。”

“不!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拔他毛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这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杀死他,我可办不到。我只是想……我只想想罢了,你是知道的!当我得知你怀了我的孩子,我就知道小鸡生出来会长着跟你我一样的毛,我就知道,必须得除掉他……”

“否则你就会丢了饭碗。”

“还不只这样!我会备受歧视……”

“是啊,你知道会这样,所以就拿了把刀跑去找教授!”

“噢,不!不是的!”助教从柯拉面前退开,“我简直不敢看你的眼睛!”

“你还是招了吧!”柯拉向他逼近,嘴里说道,“是你干的吗?”

“如果你……如果你,亲爱的……”他忽然狠命扑扇起翅膀来,一眨眼间就飞到了空中。这让柯拉吃了一惊,大概让他自己也吃了一惊。

他向远处飞去,飞过深谷,飞过河流,远远传来他最后的叫声:“如果是你非要这么想,那我就认了!是我杀了教授!我杀了池!……杀了杀了杀了杀了……”回声在空中飘荡。

“看来是他杀的。”那个男孩何塞·朱尼奥尔突然说。他并没跑掉,而是一直呆在近旁,手里拿着两根金色羽毛,每根羽毛都足有男孩的身高那么长。

“你在这儿干什么?”柯拉威严地问。她可不想让他在旁边,这样流言蜚语又该满飞天了。

“别担心,母鸡阿姨,”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现在说还早,是吧?”

“是还早。”柯拉说。

“不过只要你需要,就跟我说一声,我可以到任何地方给你作证,我亲耳听到这个胖家伙认罪了。”

“好。”柯拉说。

她非常可怜那个年轻的考古学家,可怜极了。出于狂热爱情而犯罪——毕竟也是犯罪。无疑,在柯谢罗等着他的即使不是死亡,也是非常凄惨的命运。而为什么我偏要选那个冷酷无情的教授当丈夫呢?谁给我权利决定相爱的恋人们的生死……然而柯拉很快就战胜了自己的软弱。她想到,就算是为了个人的幸福也不能杀害自己恋人的丈夫。

“没关系,”柯拉说出声来,“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

“正义?”何塞·朱尼奥尔问道,“您在哪儿看见过它,阿姨?”

“可是我们还是希望它能得到伸张,对吗?”

“真的吗?”男孩惊奇地问,“而我还一直认为我们不这么希望呢。”

“什么意思?”

“我看见,”男孩垂下眼睛看着地下说,“我看见这个教授被人杀死的。我总是在这挖掘场附近溜达。”

“等等!”柯拉想叫住男孩,可是他已经撒腿向城里奔去。他身后还拖着那两根金色羽毛。

柯拉走在城里的中心马路上,一边机械地与走过身边的行人打着招呼,一边琢磨:得了,事情已经结束了。看来这次的犯罪不是出于贪婪,而是为了爱情。

而我们又得到了什么结果呢?结果是从此世界上又多了三个孤儿。即使孩子们母亲的躯体不被分割成供别人选用的身体备件,又能为这具躯体找到一个继承者,她也不一定会像来自地球的这位异国妇女柯拉·奥尔瓦特这样,对它们如此温柔,如此关心。

空中开始飘起了稀薄的雪花,再过一两个星期,大雪就会纷纷落下,将挖掘场、城市以及整个星球全部笼罩。这对从柯谢罗星来的委员会来说可是很难受的事。

忽然柯拉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她非常担心孩子们,这是一种役来由的母亲的直觉……不行,她不能再在这儿呆下去了。

她扇着翅膀在街上飞跑。

奥尔谢基从对面狂奔而来,他拖着一个很大的包袱,外面包着几条被子。在他身后,穆拉德医生和六七个护士一个追一个地飞跑过来。

“站住!”柯拉喊。

“这是我的孩子!”考古学家狂叫道,他已经完全疯了。

柯拉已经猜到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了!这只公鸡会飞了!

奥尔谢基一面加快脚步,一面拍打着翅膀,他飞离了地面,而且越飞越高。

周围一架直升机也没有,柯拉只有自己来当歼击机了。她飞起来,很快就追上了奥尔谢基,他正向山那边飞。

“你要干什么?”她边飞边问。

“不关你的事。”他答道。

奥尔谢基说话很困难,因为他嘴里叨着那个包袱。

“你拿着的是什么?”柯拉问。

“不关你的事。”

“如果里面是孩子们,那你会给他们带来很大危险!”

“我已经众叛亲离了!”奥尔谢基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个包袱在他嘴里蠕动着,想挣脱出来。没错:这个罪犯偷走了自己的孩子,宁可毁了它们,也不让它们落到别人手里。

“我自己会抚养它们。”奥尔谢基口齿不清地说。

“在冰天雪地里?在荒山野岭上?”

奥尔谢基已经精疲力竭了,他拼命扇着翅膀,可是它们已经飞不动了,他一点点往下掉。

柯拉飞到他身边,想用嘴把包袱叨住,但她怕包袱会从他嘴里掉出来,孩子们会掉到下面的石头上。

可是奥尔谢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死命衔住了包袱,他们一起落到了悬崖间的谷地里。

这里离山峰不远,不过从那边看不到这儿。

奥尔谢基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喉咙里嘶嘶作响。

柯拉飞快地解开包袱,吓坏了的孩子们藏到她怀里,躲避寒冷和恐惧。可惜鸟类是不给幼雏哺乳的,柯拉遗憾地想,否则我一定会给它们喂奶吃,好好安慰一下。

“真是蠢到家了!”柯拉说,“你会毁了孩子们的。”

“可是我这样没法活了……没法活了。”

“你不杀教授就好了。”柯拉气愤地说。

奥尔谢基抬起了头,用绝望的目光望着柯拉:“我以我们孩子的健康向你起誓,”他叫道,“以一切神圣的东西起誓!我没杀教授!”

“哈,得了吧!”柯拉说,“明天你又会说,你也没差点害得孩子们去送死了。”

“你是真不相信我,还是不想相信我?”

“你是惟—一个想杀教授的人……你确实想过吧?”

“想过。”

“你也是惟—一个有可能杀他的人。”

“是有可能,可是我没杀他!”

“也许你连他是谁杀的都知道喽?”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而不祥的沉默。

“行了,快说吧!我还得带孩子们回去呢。”

“我的确知道。”考古学家说着就放声痛哭。

柯拉就这样把他扔下走了,让他一个人在那里嚎哭。

她把孩子们赶到包袱里,带他们回城,这可实在不容易。

到了城市的边上,她实在支持不住了,瘫倒在最边上的一座房前。她替孩子们的健康担心到极点,这些小孤儿,她这些小宝贝可干万别感冒啊!

小鸡们从包袱里钻了出来,它们也吃尽了苦头,因此变得反常地安静不好动。这是黄黑色羽毛的丘克和盖克,这是小花鸡米拉……她是多么爱它们三个啊……为了它们她什么都能做。这就是女人的天职……为了所爱什么都干得出来!

何塞·朱尼奥尔从街上跑来。

“母鸡阿姨!”他喊道,“出了什么事?大家都在跑来跑去,电话打来打去,说是您的孩子被偷走了,还说您被杀死了。”

“没关系,我能应付得了。”

小鸡们一看到小何塞就又活跃起来,向他跑过去。它们还没看见过这么小的人,它们很喜欢他。男孩也很喜欢它们。

“哇,我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小鸡娃。”他说。然后仔细看着丘克,丘克正想把他外套上一枚亮晶晶的像章揪下来。

小何塞说:“它长得真像它老爸!”

“你连这个都知道?”柯拉非常吃惊。

“嗯哼。”男孩说着就开始在街上跑来跑去,丘克跟在他身后。

他们绕着圈子跑着,一会儿盖克也参加进去了。只有米拉还留在母亲身边。

柯拉恍然大悟,奥尔谢基并没有说谎,他没杀教授。或者他以为自己没杀教授。没错,他已经歇斯底里,失去了理智。但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委屈……

“停一下!”柯拉大叫,男孩和小鸡们都愣住了,“停一下,何塞!你曾跟我说过,你看见是谁杀了教授?”

“当然看见了。”男孩说。

“那你为什么不把真相说出来?”

“可是有人问过我吗?我自己可不想管鸡的闲事。我老爸教过我:如果邻居们有麻烦,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自己的麻烦就够多的了,对不对,母鸡阿姨?”

“谁杀害他?”

“告诉我,考古学家奥尔谢基是怎么杀害教授的?”

“这和奥尔谢基有什么关系?”

“是他杀了教授!他自己也招了。”

“招了,招了,除了招,他还能怎么办呢?”

男孩抱着小鸡的脖子向柯拉走过来,小鸡挣扎了一下,不过没怎么用力。

“别跟我打哑谜了!”柯拉叫道。

这一刹那,她已经明白是谁杀了教授——是谁有动机,有愿望,乃至有必要非杀教授不可。可是这个答案对于柯拉,对于一名星际刑警组织的侦探来说,是如此不同寻常,使她根本不敢往那上面去想。

“这会儿您自己也知道了。”男孩说。

“正因为这个我才请你把我知道的说出来,我需要你独立客观的看法。”

“就是您,亲爱的阿姨,杀了他。”男孩说。

“没错。”柯拉赞同道。她无力地一下子坐倒在冰冷的地上。

柯拉把小家伙们带回医院,打开暖气,喂它们吃饱喝足,安排它们睡下。

这时医生已经在矿工的帮助下于山里找到了奥尔谢基,他冻坏了,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他也被送回病房,吃饱喝足,暖了身子,平静了下来。

“你好歹也得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呀。”医生请求柯拉道。

“这种事情在小说里已屡见不鲜,而且一般都以悲剧结尾。”

“能说明白点吗?”医生问。可是一位站在门口的护士责备地说道:“穆拉季克”,别厚着脸皮没完没了地问了。”

“加利叶尼·巴巴明白,等她把蛋生下来并孵出了小鸡,她的秘密就天下皆知了:因为小鸡的羽毛颜色肯定会泄露出谁是真正的父亲。在另外一个社会中,她可能还会有别的出路——出走或者离婚……”

“可在我们那儿,这是不可能的!”奥尔谢基痛苦地说。

“孩子们的出生会给她的命运、心爱的工作,还有她恋人的前程都带来威胁。”

“的确如此。”奥尔谢基说。

“怎么才能救他呢?”

“那她就决定这么做了?”护士惊叹一声。

“是的,”柯拉说,“这个年轻的女人在挖掘场跟踪了那个不为她所爱的老丈夫,并且杀了他。”

“如果干这事的是我就好了!”奥尔谢基说。

“她不知道,这场谋杀被小男孩何塞·朱尼奥尔看到了,他可是个非常狡猾、聪明绝顶的孩子。”

“对,我的确聪明绝顶。”小何塞说,他正坐在小鸡们中间,悄悄地从他们身上往下拔毛,好给他爸爸的商店用。

“我当时正跟从前一样,在那里溜达,看能不能捞到点什么便宜。我就是这么个能干人。我看见了天天在场上飞来飞去,从空中拍照片的那只老公鸡,他正往悬崖上走,还有一只年轻的母鸡,就是这只,”他指了指柯拉,“踢踢踏踏地跟在他身后。她这么踢踢踏踏的,吓得我立马儿躲到了帐篷后面。我看见她爪子里握着把刀,从后面悄悄走上去,对着他的脖子就是这么一刀,他一头栽倒,当场玩儿完!”

“孩子,说话文明些。”医生对他说。

“我很文明呀,”男孩回答道,一点也没有对年长者的尊敬,“我有我自己的文明……话说教授当场栽倒玩儿完,而母鸡阿姨,对不起,我是说她的妻子,扑到他身上就嚎了起来‘饶恕我吧!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会儿,这一位,”男孩一指奥尔谢基,“就跑过来叫‘什么事?什么事?’。”

“话说得真难听。”奥尔谢基说。

“得了,”男孩觉得自己正处于大家注意的中心,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我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话说这一位跑到那只死鸡跟前,就安慰起自己的娘儿们来了:‘别哭了’,他说,‘谁也不会知道的……’还有如此等等的一堆话。就跟侦探小说里写的似的。”

“她是如此自责!”奥尔谢基说,“我都没法让她平静下来。我总算说服了她,让她为了我们的孩子也要保重自己。可是她还是害怕等孩子们生出来之后,它们的毛色总归会把我泄露出去。唉,她为了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幕需要澄清了,”柯拉说,“加利叶尼·巴巴听说一位侦探要来调查,就明白,我可能会侦破这个案子,毁了……不,不是毁了她,而是毁了奥尔谢基。”

“对,”考古学家同意道,“她在生前的最后一天跟我说起过,可是我还是没有看顾好她。”

“她去了宇航站,”柯拉继续说,“在棕桐树下的桶里放了一枚炸弹。当我走到棕桐树旁时,她按下了按钮。一切都正如她所料……只不过最后这段日子的极度紧张使她脑血管破裂——她到底也没能活下来。”

“她是不想活了。”奥尔谢基更正道。

“而因为谁也没有怀疑这位不幸的寡妇会来搞谋杀,所以也没人想到要去搜查她的皮包,包里就放着微型引爆器。如果我们现在去看一下那只包,一定能在里面找到这个引爆装置。”

“不,找不到了,”奥尔谢基说,“我把它给扔了。”

大家谁也不说话。因为这个罪行本身固然可怕,而完成这个罪行的罪犯的命运也非常可怕。

“她到底也没能看到自己的孩子。”护士终于开口说。

“我和我老爸会把它们带回店里去——这可是活广告!”小何塞说。

“绝对不行!”柯拉答道,“你们会把它们烤来吃了的!”

她也许是在开玩笑,也许是说真的。不过大家都对柯拉挺不满: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她这话说得也太不微妙了。

“我会给它们最好的教育,”这时奥尔谢基说,“我会把后半辈子都用来照料孩子们。”

“可在你们星球上您会生活得很艰难的。”医生说。

“我不会再回那里去了,”奥尔谢基答道,“我们会住到银河系中心去。那里没人会注意我们……”

“开始的时候我会帮你们安顿下来。”柯拉说。

“不必,”奥尔谢基不同意,“您太容易让我想起自己不幸的爱情了。”

“您别以为我还会在这张皮里呆多久。”柯拉答道,“下次您看到我的时候,我就会变成一副……更适当的样子。”

“也许您能留在这个躯体里?”奥尔谢基怯怯地问,“我和孩子们都会爱您的……”

“你想都甭想,”那个厚脸皮的男孩何塞·朱尼奥尔说,“她会给自己找个漂漂亮亮的身体,你们那些母鸡连做梦都想不到有多漂亮。”

“我尽量找吧。”柯拉简短地说,一边抚摸着丘克的脑袋。

“我就是凶手。”她暗自重复道,转身面对着镜子,镜中映出一只温良可亲的母鸡的样子。
第九章
鸡皮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