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尾声(2)

  想到那个看起来不是很可靠的日本年轻人,耶格忍不住笑了。就是这样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学者,竟然征服了从未治愈过的疾病。

  到达日本的前一天,皮尔斯召集耶格等人在高级船员用的食堂集合。阿基利也来了。为了避免引起其他船员注意,这个三岁孩子在船上的时候也戴着帽子,遮住模样奇怪的头部。

  大家围坐在四座圆桌旁,皮尔斯开口道:“上岸前我们再开一次会。对于二位,我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耶格问。

  “如果你们有什么债务问题,尽管说出来。”

  “为什么?”

  “皮尔斯财团会帮你们还债。”

  迈尔斯惊讶得差点儿晕过去:“真的?”

  “嗯,不仅如此,财团还会给你们发养老金,负担你们的生活。如果你们想工作,还会提供职位。”

  两名佣兵面面相觑。迈尔斯说:“我就去守公司大楼的停车场吧。”

  皮尔斯笑道:“总之,你们没必要再用枪了。”

  这听上去简直像是在做梦,耶格刚想微笑,却心事重重地沉下了脸:“已经阵亡的两人怎么办?如果盖瑞特和米克有家人的话,能不能给他们一些补助?”

  “我们会妥善安顿盖瑞特的家人。但米克没有家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太遗憾了。”耶格发自肺腑地说,用力挥了挥右臂。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动作。枪杀米克的瞬间,从米克太阳穴喷出的血和脑浆溅到手上的感觉,还鲜明地烙印在耶格的脑中。耶格放弃自我辩解,任由愧疚之情在心中泛滥。他知道,如果自己不体会这种痛苦,就会坠入邪恶不可自拔。也许,耶格这一辈子都不会告诉贾斯汀,父亲为了救他在战场上干了些什么。“还有那个日本人,古贺研人。那家伙似乎还有一个韩国人帮手,这两个人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财团也会保证他们将来的生活。现在还没告诉他们,其实财团对他们有长远的打算。财团将出资创建制药公司,迟早会让他们担任公司高管的。”

  “那我们就给他们当保安吧。”迈尔斯说。

  耶格回想起古贺研人的模样:“他们有那样的能力吗?”

  “没问题。”呆板的人工合成声音插话道。

  大家都将视线转向三岁孩子。阿基利正在往电脑里打字。“我们会支持他们的。”

  “‘我们’是指你和艾玛?”

  “是的。”

  耶格想起刚果雨林中,阿基利第一次通过电脑与自己对话的场景。

  “你说你编写了制药软件,这是真的吗?”

  “是的。”

  “谢谢,多亏了你和艾玛,我儿子才能活下来。”

  “不客气。”阿基利用正式的礼节客气地答道,“我也要感谢你们。”

  “谢我们什么?”

  “是你们保护了我,使我免遭伤害。”

  耶格和迈尔斯略感震惊,掀开阿基利的帽子,注视着他猫一般的眼睛。阿基利望着耶格,耶格发现阿基利是双眼皮,顿时觉得他的面目没那么可怕了。

  “这是我的工作。”耶格说,“跟你一样,我们人类也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请你务必记住这点。”

  “好。”阿基利答道。

  会议结束后,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凌晨时分就起了床。大型货船已经进入日本领海,不远处便是东京湾。耶格和迈尔斯检查了夜视仪。两名佣兵还有最后的工作要完成。

  四人随菲律宾人船长来到狭窄的甲板上,将装有舷外马达的小型橡皮艇放下海,沿着绳梯转移到橡皮艇中。迈尔斯打头,皮尔斯随后,最后是背着阿基利的耶格。猛拽启动绳,马达便轰隆作响。

  船长在甲板上深深鞠躬,载着皮尔斯海运公司大公子的橡皮艇向东北驶去。

  虽然只是凌晨四点,海平面上已隐隐浮现出陆地的轮廓。登陆地是距东京约一百公里的房总半岛东侧。那里是淡季的海水浴场,而不是埋伏着敌人的战场,所以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并不紧张。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目的地附近,暂时关掉引擎,用红外线望远镜观察海岸线的状况。长长的沙滩背后是一面水泥墙,墙上有行车道,道旁以一定的间隔设置了街灯,视野分外清晰。

  “没有人钓鱼。”迈尔斯说,抬起视线,“墙上有两个男人,还停着一辆摩托。没有其他车辆。”

  “是日本的友人吧,”皮尔斯说着,开始拨打手机。夜视仪中的男人也把手机贴在了耳朵上。

  “能不能闪一闪摩托头灯?”皮尔斯说,没打电话的男人走到摩托边,闪了两下头灯。

  皮尔斯挂断电话说:“检查完毕,没有问题。”

  迈尔斯再次发动马达,漂浮在海面上的橡皮艇重新出发。陆地越来越近,在上沙滩前一刻,迈尔斯关闭了引擎,船靠惯性登上了浅滩。

  黎明前的寂静中,只听到波浪有节奏的拍打声。耶格背着阿基利,从橡皮艇上跳下来。水没到大腿根部,水温很低。耶格保持身体平衡,慢慢迈开步子。阿基利搂住他的脖子,他能感到阿基利身体的温暖。耶格默默地想,贾斯汀康复之后,就把他带到日本来吧。

  越往前走,水的浮力就越小。不一会儿,波浪终于跟不上耶格的脚步。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

  耶格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了。

  几个人从黑色橡皮艇上跳下,迈开坚定的步伐,朝岸边走来。

  在等待这些人到来期间,研人感慨万千。过去的一个月,他仿佛生活在童话中一般。

  某一天,将有一个美国人来访。

  这个美国人,即将出现在研人眼前。

  所有危机都结束后的第二天,坂井友理又打来了电话,说乔纳森·耶格将来日本。当时正勋正好从葡萄牙回来,两人一商量,决定一起迎接耶格。

  此后的一周多里,他积极回归社会。他给老家打去电话,母亲听到儿子的声音吓了一跳,为儿子平安无事高兴不已,一个劲儿地嘘寒问暖。从母亲口中,研人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警察后来找到母亲,为冤枉了研人而道歉。

  得知警察不再通缉他后,研人战战兢兢地回到实验室。园田教授瞪大了眼睛欢迎研人,显然警察已经向教授澄清过了。重获清白的研人,得以名正言顺地重返实验室。

  研人考虑找个时间向园田教授说说治疗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特效药的事。因为假如有教授出面,就可以找到大型制药公司,采用正规开发流程进行生产。

  “如果专利让我们赚了大钱……”正勋劝研人道,“就把钱投入新的开发吧,研究目标就选择那些别人不愿碰的罕见病。”

  对此研人当然没有异议。

  但有一个人研人一直联系不上,那就是报纸记者菅井。坂井友理似乎调查过父亲这位老朋友的背景。

  “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她说,“请原谅他吧。”

  对此研人当然也没有异议。

  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耶格等人很快就来到水泥墙下,爬上阶梯,朝国道旁的停车场走来。

  研人紧张地等待着。街灯中出现了一个魁梧的美国人。研人在脑中搜索着初次见面时的英文问候语,但语言此时此刻已不重要。爬完阶梯的耶格认出了研人,双方默默对视了片刻,突然抱在了一起。强壮的佣兵紧紧搂住研人,用力拍打研人的背,研人甚至担心自己要骨折了。

  “谢谢你,研人!”耶格大笑着说,“你救了我儿子!”

  “别……别客气。”研人用英文答道。

  耶格转头问正勋:“把药送到里斯本的是你吧?”

  “是的。”正勋答道,耶格也一把抱住了他。正勋随之大笑,两人互拍着背。

  接下来大家开始自我介绍。奈杰尔·皮尔斯再次表达了对研人父亲的哀悼。名叫斯科特·迈尔斯的年轻男人露出温和的微笑,与研人和正勋握手,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佣兵。研人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三人带来的孩子身上。那孩子戴着一顶与其体型极不相称的大帽子,正抬头看着研人。

  “他是阿基利。”皮尔斯说,“我们终于将他从刚果的腹地带到这里来了。”

  就是这个孩子?研人惊异地蹲了下来。帽檐下,一对眼角上挑的大眼睛怔怔地瞪着他。孩子漆黑的眸子里,流露出猜不透的感情。研人的惊奇感很快就消失了,反倒觉得阿基利长得十分可爱。

  “你好,阿基利。”正勋盯着孩子的脸说,“欢迎你来这里。”

  “他还不会说话。”皮尔斯说,“而且我们刚逃离战场,他非常疲劳。”

  这倒提醒了研人,他在町田的实验室通过笔记本电脑看到的刚果战场的画面中,包括耶格在内一共有四名佣兵,其中一个还会说日语。他怀疑剩下的两人都战死了,却不敢提问确认。如今重提悲惨的往事只会徒增尴尬。战场有多么残酷,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知道吧。

  研人隔着帽子抚摸阿基利的大头,道:“放心吧,这里没有战争。这个国家的人已经决定不再打仗了。”

  阿基利的表情微微一变。研人从他的眼角阴影中读出了怀疑。他大概不相信研人说的话吧。

  “阿基利,你的家人来了。”

  听到皮尔斯的话,所有人都回头看着国道方向。一辆蓝黑色的商务车打着转弯灯,驶入大家所在的停车场。研人觉得这辆车似曾相识。坂井友理来大学找他时,等在外面的就是这辆车。

  商务车从众人面前开过,停在稍远的地方。两侧的门打开,驾驶席上的日本女人和副驾驶席上小学生模样的女孩跳下车来。

  “阿基利!”女孩大叫道。

  阿基利立刻做出反应。“艾玛!”他出声道,然后摇晃着大脑袋冲了出去。

  在黎明的微光中,研人仔细观察着紧拥着弟弟的艾玛。出乎意料的是,艾玛并没有给他模样奇特的印象。她的肤色与亚洲人相近,除了突出的额头,面部没有其他明显特征,看上去像是亚非混血儿。看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新人类的外形将越来越接近正常人类。不过,她虽然有小学生的体格,却仍然是一张婴儿脸。

  坂井友理离开这对小姐弟,朝研人走来。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与那晚在大学相见时判若两人。

  皮尔斯走上前去,迎接曾经与他在扎伊尔共事过的女医生。两人简短地交谈几句后,便开心地拥抱了起来。

  与所有人见过面后,坂井友理说:“非常感谢。谢谢你们保护了新生命。”

  “我也想跟艾玛打个招呼。”耶格说。

  坂井友理面露难色:“那孩子很怕生。”

  艾玛和阿基利从远处看着他们,就像两只害怕人类的小动物。更准确地说,他们就像是害怕大猩猩的人类。

  正勋问:“‘GIFT’真的是那孩子开发的?”

  “嗯。”

  “就她一个人?”

  坂井友理点头笑道:“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们。那个制药软件过了一定的时间就会自动消失。今天你们回去后,就会发现它已不存在了。”

  “是要叫醒我的好梦吗?”正勋痴痴地说,表情有几分落寞。研人笑着拍了拍搭档的肩膀,以示安慰。

  “大家等下去哪里?”友理问。

  “我要回町田的公寓。”研人说。父亲留下的实验室中,正在合成未来三年贾斯汀和舞花所需的“GIFT”。“我要把药交给耶格先生。”

  “好的。我也要回去了。详细地址不便透露,有事我会主动联系你们。”

  “好的。”

  “那下次再见吧。”说完,坂井友理便与在场的所有人一一握手,朝商务车走去。

  年幼的姐弟俩紧跟上友理,友理温柔地将艾玛和阿基利先后抱起放到后座,跟一个称职的母亲一模一样。她朝众人挥了挥手,随即钻进了驾驶席。

  曙光初现的天空下,商务车亮起了红色的尾灯,静静地开了出去。

  正勋注视着驶上国道的商务车,说:“早知道就用那个软件做更多的实验了。”

  研人也满怀遗憾地说:“说不定能开发出治疗癌症的药物呢。”

  “以后只能靠我们自己努力了。”

  “嗯。”

  正勋所言极是。在进化后的新人类看来,人类的智慧低得可怜,并且野蛮原始。可是,这点智慧和思想,也是人类在生物进化过程中努力的结晶。人类只能竭尽全力,开动自己那不完善的大脑,去直面所有的困难。

  商务车载着阿基利,在国道上转了个弯后,便消失不见了。海边再次笼罩于寂静中。

  “一切都结束了。”一直默默目送阿基利离开的迈尔斯开口道,“耶格,你不会感到寂寞吗?”

  “我打算养只猫。”耶格答道。
第52章 尾声(2)
人类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