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类史上最大的水枪即将拯救人类文明。」

「水枪万岁!」

我和桑山在常去的酒吧里点了从未喝过的美酒──而且所费不赀──向创造水枪的无名氏致上最虔诚的敬意。

当然,我们不能奢望老天爷帮忙。

冰山陆续往大洋漂流,附近的海流温度下降,一接触温热的大气就产生雾气、乱流与不稳定的雨量。海路与空路的安全航道明显缩小,农牧区不断发生寒害、砂漠化与乾旱导致粮食陷入严重短缺。人称守财奴的日本长年累积下来的外汇存底,连日来大量倾巢而出,因为日本人有钱,所以日子还过得去,但在印亚大陆所发生的危机已非严重二字所能形容的了。

孟加拉湾吃水量大增,导致恒河产生逆流现象,恒河平原东部海水倒灌。广大又肥沃的二十万平方公里土地淹没在泥泞中,孟加拉共和国领土尽失。

流离失所的难民们越过消失在水面下的国境登陆印度,当他们乘著残破不堪的小船踏上陌生海岸,前来迎接他们的却是印度军队的枪口。印度与加尔各答国土四周也都陷入水中,还要救济国内一亿以上的苦难同胞,实在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这些没有住所、食物与工作的外国难民。

起初只是对空鸣枪示警,但难民们陆续上岸,根本视若无睹;终於有几颗子弹贯穿他们的胸口,让他们倒在海水与陆地的交界线上。

现场顿时引发动乱,分不清枪声、怒吼还是哀嚎的轰然巨响淹没了整个湾岸。

难民们接连遭到枪杀,但人的数量比子弹还多。当海岸防线其中一点被冲破,难民们便由此处侵入,光著脚丫往内陆狂奔。

军队不断增调,持续朝难民射击。但难民登陆的气势远超过印度军队屠杀的速度。於是军队逼不得已开始撤退,但这次却换成印度民众为保护粮食与土地,与难民展开斯杀。

第一颗子弹是谁射的?命令是谁下的?一连串的疑问被卷入混沌的漩涡里,印度的政治与社会秩序严重崩坏,每个人甚至必须杀人以求自保。

日本方面,位於东京湾、大阪湾、伊势湾滨海地带的工业区面临水位上升与海水倒灌的危机,纷纷关门大吉或转移厂址。经济部的官僚们在媒体上高谈阔论,认为现在正是临海立地型产业──冶铁、造船与石化工业等等──转向内陆集约型产业的好机会,经济改革的时代即将来临。

北关东、近畿内陆与岐阜县的地价开始暴涨,连带牵扯出土地产权问题,数位官僚榜上有名,在国会遭到在野党议员质疑,但政府以「正要展开调查」为由闪避议员的质询。

比起印亚大陆的惨状,日本应该为自己的幸运偷笑,但实际情况仍在恶化中。饥荒的恐惧掳获了人心,人人抢购土地开辟菜园,更多人从大都市涌向乡村。

「看情况,应该是无壳蜗牛占优势,无壳一身轻,也较能毅然离开东京。」

桑山说对了一个事实,东京、横滨与川崎等沿岸地区的房价相较於内陆暴涨的地价,的确有逐渐下滑的趋势,一旦超越某个底线就会猛然暴跌,届时我实在无法想像社会经济将发生甚么样的乱象。向来视大自然的土地为投机炒作工具的病态社会,现在终於得到应有的报应了。

无壳一身轻的桑山与我仍然没有离开东京,主要是因为对《地球的科学与情报》的执著,但由於木材供应量锐减,纸张产量降低,业绩不佳的部门纸张供给量也跟著减少,因此历史悠久的《地球的科学与情报》杂志被迫削减页数,如果木材供应量继续衰退,到时势必面对休刊,甚至停刊的命运吧,只可惜了前一阵子拜「银环计划」独家报导之赐创造了销售一空的奇迹。

「有时间怨声载道,还不如趁手头充裕时在群马县或枋木县置产;照这情况看来,海岸线不久会推进到宇都宫国前桥附近,一切顺利的话还能住到『新』湘南海岸呢。」

桑山这个笑话很难笑,如果当真又觉得充满了悲观的语气,听的人完全得不到慰藉,虽然我不认为他是在安慰我。

食物与民生用品飙到天价,要维持每日的正常生活已非易事,哪有精力去管土地。更何况,眼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让我动用为数不多的定存之日已逐渐逼近。

森尾「教授」那宏伟的计划应该就要实现了吧,美苏科技之强远近皆知。但是照这情况看来,在世界得救前,包括我在内的一般小老百姓可能早就活不下去了,也许到时候我会饿得跑到深山里找青蛇蛋来吃。

脑海的景象与快乐根本沾不上边,但我却笑了。不久我随即收起笑意,并拨了一个电话给森尾「教授」,教授仍然待在深山的废校里过著无拘无束的生活。有一阵子媒体宛如受到磁石吸引的铁砂般对他趋之若鹜,几天的热度过後,他就乏人问津了。

教授藉由特殊管道取得几项收入,最厉害的是他拥有自给自足的能力。「除了海草以外的食物都是我的营养来源」,这是他最傲人的一点。

即便他是「银环计划」的提案人,一个在野学者的提案一旦交由先进国家实施,就已经不属於他的管辖范围了。我对计划的详细内容并不了解,但在他的提案中有许多技术层面与经济效率部份需要修正,这些修正案全被冠上「某国提案」,所谓的智慧财产权根本束之高阁。「银环计划」是属於世界各国也是全人类的合作计划,功劳已经归於圣地牙哥的指挥中心,但教授并未对此表示抗议或谴责。

「嗨,你是《地球的情报与科学》杂志的南村先生吗?近来可好?」

「我是《地球的科学与情报》的南村,我不久就要结婚了。」

「哦!」

「所以说,到时可能要向您分租几个房间,我开始觉得自给自足的生活也蛮不错的。」

「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准新娘是哪位?」

「桑山凉子,我同事。」

「啊,原来是那位豪迈大方的小姐啊。」

教授又发出如同布袋在风中飘动的笑声,我的耳膜并没有受害,因为我把听筒从耳际拿开。

「太好了恭喜你了,她是个大美人呢!不过,恕我直言,你们有关系了吗?」

「还没,但很快就会有了。」

「哦……」

「今晚结果就会分晓,为我加油吧,事成後的第二天我会通知你。」

我搁下话筒,正好瞄到桑山凉子苗条的身影走进编辑部。

一九九四年夏天,电视报导十二根长型水塔完工,耸立在海平面上,面对这项超越重重艰难,充份展现人性光辉与国际和谐精神(!)的建筑工程,圣地牙哥指挥中心不久就会出版一本血泪交织的记录特集吧。到哪一天,美苏两国还会共同斥资合力拍摄一部记录片也说不定,我保证日本教育部会明定为教育影片。

指挥中心的启动按键共有三个,联合国事务长、美国总统、苏联最高干部会议议长兼共党书记长三人同时按键启动。一个笑话能以笑话收场是最值得庆幸的事,其实我内心还预设了第四个按键,这第四个按键应该由森尾教授那肥厚的手指来按。

「这么麻烦做甚么,只要一个键就够了。」

柔山凉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她快要嫁人了,但在工作场合她还是维持旧姓。

「只要森尾教授一个人来按钮就够了,还可以再分一个按钮给联合国总长,其他两人连边也沾不到,给全世界惹来这么多麻烦,应该闪到一边凉快去。」

总编辑坐在我们身旁,双眼直盯著电视画面。

「桑山小姐,你都订婚了,口气怎么还是这么粗鲁啊?」

「请放心,我未婚夫就是因为我说话的口气才迷上我的。」

桑山凉子这番话并没有错,我发出意会的一笑。

此时播报员发出凄厉的惊叫,因为那三人同时按下按钮,放水塔正式展开运作。

「人类睿智的结晶!不畏眼前艰困的危机!抛下私利团结合作!创造优大的奇迹!现在终於完成了!我们将永远铭记这个日子!永远也忘不了!」

兴奋过度的播报员从没这么刺耳过,「银环计划」工程从现在起进入第二阶段。

「放水塔以每秒七点九公里的速度!将海水送到太空!飞上去了!飞上去了!宛如一条飞天的银龙!」

我开始担心播报员的声带。

接著我的未婚妻转向我。

「这么一来,我们就不必为了买房子伤透脑筋了。」

说得一点都不错。

两年後,银环完成了,两京四千兆吨的水──「二十四」後而加上十五个「○」──化成冰轮飘浮在太空,海面没有上升,世界也免除了水患。

但是异常气候并没有消失,天气仍然不正常,富庶国家的海面与天空出现少有的混乱景象,交通与运输相当不顺畅。由於物资供应依然吃紧,物价并没有下滑趋势,但可以看出一切正缓缓地趋於稳定状态,节外生枝的问题也逐渐获得改善。

日本俳句界里,「月」是形容秋季的用语,「银环」是形容甚么季节的用话呢?到目前为止秋派与冬派仍然争执不休,真不知该怎么评断这些人,反正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做出结论吧。人类并不笨,他们应该明白与其争论不休,还不如透过协调才能衍生出更好的明天。

想著想著,刚刚去医院妇产科探望妻子与小孩的我一回家便打开电视,正好赶上新闻时间。

「南极大陆主权争夺战况恶化,阿根廷与智利两国军队正面发生冲突,并引爆核子弹,战况可能波及全球。」

字幕如此显示。

我开始左顾右盼。

打算找瓶酒来喝。

(全文完)
第五章
银环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