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喜欢飞行船。成为小说家之后,虽然一直很想写一部以飞行船为题材的小说,但是却苦无机会,直到一九八九年在“狮子王”编辑部的美意之下,终于拥有发表的空间。

  执笔之前,当然而又必要的工作就是收集资料。如果能够实际地搭乘一次那就再好不过了,只可惜这并非易事,所以只好仰赖铅字与图片。但是,最令人意外的就是飞行船的相关书籍非常稀少,纵使在大型书店也很难在书架上找到。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可是却只有“飞行船之杂学”(GRAPH出版社杂学系列2)一册而已。

  由于光是这么点资料实在不晓得该拿它怎么办,所以又托人前往国会图书馆和航空图书馆,并找到刊载于“珍氏海军图鉴”的飞行船照片与设计图、一九八三年度的“飞行船系统调查报告书”、以及“飞行船年代”(朝日SONOROMA杂志)。在取得了电影“兴登堡”的宣传手册之后,这才脱离了不晓得该怎么办的窘境。

  明白执着于不存在的事物也于事无补之道理,所以我开始动笔。由于预定在杂志发表,因此截稿时间相当紧迫。尽管背负着时间压力,但是写作的过程却相当愉快。这次为了付梓而数度增删修改,希望尽可能地做出最正确的描写。那么,结果究竟如何呢?

  主人翁原本设定为一对离婚夫妇,但是这么一来又似乎和电影“TheCassandraCrossing(卡桑德拉大桥)”有所重叠,所以就稍微修改了一下,其实好像没什么必要在意呢。关于“飞鸟”的尺寸和性能,我所参考的是一九六九年于西德公开发表的飞行船建造计划之第二方案,飞航计划据说是从汗堡飞往纽约,只可惜一直未能实现。这个世界对于飞行船似乎依旧冷漠。技术人员姑且不论,握有先决条件的人们更是如此。

  话说回来,“晴空之下,突然……”在所有以飞行船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当中,应该是第三部吧。第一部作品是一九七八年由祥传社出版的“超飞行船PZ—1飞吧”,作者为高斋正先生,这是一部充满了对飞行船之热爱与知识的杰作,不过和我的作品并不相同,巨大飞行船在历经数次危机之后依然平安无事地继续飞翔。我的情况,一开始就预定以温哥华市街及加拿大洛矶山脉为背景,安排飞行船在海湾水面降落之画面,因此难得的一趟豪华空中之旅,自然就无法平安落幕了。“一看到巨大的东西,就忍不住加以破坏”,对于沦为作者这种恶癖之牺牲品的飞行船,本人谨此致上哀悼之意。不过,作品当中的主要人物有本泰造,并不是一个会因为这种程度的事件而气馁之人,相信在他的远景之中必然会有下一次的飞行船建造计划。

  那么,这次谨在此向各位道别。豪华的飞行船之旅的故事,或者以飞行船为题材、更加有趣的小说出现,希望至少有一方能够实现……

  一九九○年六月一日作者拜启
后记
晴空之下,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