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无尽的征途

  
马森领着他经过移民隔离带,在那里耽搁了一会儿,工作人员给罗德作一些心理和生理的检查,并且让他签了免责条款(弃权证书)。然后马森带着他洗了个澡,刮了胡子,还理了发,又给他换了身衣服,最后才让他出现在世界面前。马森只陪他们走到了坎巴时空门。“我晚上还有个活动,可能还有些其他的事,你们一家四口可以单独呆会儿。我大概九点钟结束,亲爱的,再见,罗德。”他吻过了妻子后就走了。

“姐姐,爸爸知道我回来了吗?”

海伦迟疑了一会儿。“他知道。你刚才和马森在隔离带里的时候,我和他通了视频。”她又说:“记住,罗德,爸爸刚出院……时间对他来说只是刚过了几个星期。”

“哦,对,是的。”罗德还从来没有对拉姆斯伯萨姆的时空理论有过太多的兴趣,他觉得这些东西完全搞乱了时间的关系——通过时空门进行的星际跳跃对他来说似乎并没有那么麻烦。另外,他也实在不知道为什么,真实的情况是他其实已经给人们带来了触动。马森夫妇已经知道了这些,但是他们没有对他讲,以免让他的感觉更糟。

他们在回家的路上穿过了一片高高的树林,这样罗德平静下来。他习惯性地审视了周围的情况,担心会不会有危险的动物,他离树总是很近,潜意识里总会有些熟悉的情况浮现出来,他小心翼翼地回到家中。他十分高兴能回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拥挤的人群所惊吓,这些没有危险的郊区森林,却使他的焦虑得到了缓解。

父亲看起来面带红光,很健康,但是瘦了许多。他拥抱了自己的儿子,母亲也边掉眼泪边吻了他。“你回家我们真高兴,儿子,我知道你参加考试刚回来。”

“回家真好,爸爸。”

“我看这些考试真的是很能锻炼人啊!我得好好看看你。”

罗德想解释说其实没有考试,没有什么锻炼人的事情。那个考贝尔城——汤加洛亚,实际上没有什么,但是他正在考虑该怎么说时,诺拉·皮斯考特阿姨的到来打断了他——她其实并不是他们的亲戚,只是他妈妈儿时的一个朋友。还有,爸爸也没在听他说话。

皮斯考特夫人倒是在听,而且还在打量着他——她的小眼睛盯着罗德,似乎要看到他的肉里一样。“哼,罗德里克·沃尔克,我就知道那不可能是你的照片。”

“什么?”爸爸突然问:“什么照片?”

“你们不知道吗?那张野人的照片,上面写的是小罗德的名字。你们没看到吗?有好多海报啊!《帝国时间》也登了。我就知道不是他,我对约瑟说:‘嗨,约瑟,那不是罗德·沃尔克的照片——是伪造的!’”

“我还没有看到,你知道,我刚……”

“我寄给你,我剪下来了。我知道那是伪造的。太可怕了,一个赤身裸体的野人,张着大嘴巴,长着尖牙,露着怪笑,还拿着一把标枪,脸上还涂着战争时的油彩。我就对约瑟说……”

“你知道,我今天早上刚从医院回来,诺拉。罗德,在新闻媒体上不会有你的照片,对吗?”

“嗯,对,也许。嗯,也许会有。”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你的照片呢?”

“没有什么原因,那个家伙就这么拍了。”

“也就是说,真的是你的照片?”

“是的。”罗德看见诺拉阿姨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但那其实也是假的——伪造的。”

“我还是不明白。”

“求求你了,爸爸。”海伦插话进来:“罗德刚回来,还很累。这个问题不能等等吗?”

“哦,当然。我只是不明白,既然是照片,怎么还用伪造呢?”

“好了,爸爸,这个人趁我没注意的时候,用油彩涂了我的脸。我——”罗德停住了,他发现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荒诞。

“那这真是你的照片啊?”诺拉阿姨还是不依不饶。

“我不想再说这件事了。”

沃尔克先生眨了眨眼睛。“也许这样更好。”

诺拉阿姨看起来还是意犹未尽。“好吧,但我猜在那个古怪的地方什么稀奇事儿都会发生的。从《帝国时间》的报道中我就知道有些怪事已经发生了……有些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看起来好像在等罗德否认这些,但罗德并没有说什么。她又接着说开了:“我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一个小孩子做这样的事情。我父亲总是说,如果上帝要让我们用这些时空门取代宇宙飞船,他就应该为我们提供他自己的空中通道。”

海伦突然说:“皮斯考特夫人,那么宇宙飞船要沿着怎样的通道才能比一扇门更方便呢?”

“干什么啊?这么没礼貌?海伦·沃尔克,我告诉你,我总归是你的‘诺拉阿姨’。当然我也是‘皮斯考特夫人’。”

海伦耸了耸肩。“那我的姓也已经变成马森了,不叫沃尔克了——这你也知道。”

沃尔克夫人突然一下很失落,也很无奈。她打断了争论,邀请皮斯考特夫人留下来吃晚饭。沃尔克先生也说:“对啊!诺拉,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罗德从一数到了十,但是皮斯考特夫人却说,她知道他们一家想单独呆呆,他们有很多话要讲……然后父亲就没有再坚持。

罗德在饭前仪式上一直很安静。虽然有人问话他也回答上两句,但马上他又陷入了沉默。晚饭非常丰盛,但是每道菜的量却非常少,地球上肯定处于严格的定量食物配给状态,地球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性。全家每个人都很开心,他也变得开心起来。

“我对现在的状况很抱歉。”父亲跟他说:“我想你可能要因此在派克高中再重修一个学期的课程了吧?”

“正相反,爸爸。”海伦替他回答了:“马森说他会以优秀的成绩进入中央技术学院。”

“真的吗?我在的时候他们可是很严格的啊?”

“那些人会给他额外的学分,那是他们在教室中学不到的东西。”

看到父亲似乎还要再问,罗德引开了话题。“姐姐,我突然想起来,我把你的名字给过一个女孩,我以为你还在军队中——她也想加入军队,你还可以帮助她吗?”

“我可以给她提供一些建议,也许可以给她作些考核指导。这对你很重要吗,兄弟?”

“嗯,是的。她是数一数二的军官材料,她是个大块头女孩,可能比你还壮实——有点像你,也和你一样身手敏捷。她的素质不错,也有想法,但有时过于强壮,有点冒失,风风火火的……她可以一招致人于死地。”

“罗德里克!”父亲看着灯光说了一句。

“哦,对不起,爸爸,我只是在形容她。”

“很好,儿子……你什么时候开始用手抓肉吃了?”

罗德一下扔掉了肉片,红着脸说:“对不起,我们没有叉子。”

海伦“咯咯咯”地笑了。“没关系的,罗德。爸爸,这太正常了。我们训练姑娘时,也总是这样,我们会让她们时刻作好准备,随时应对文明生活的终结,手指毕竟比叉子发明得要早啊!”

“嗯……这没什么。提到‘时刻作好准备’,我们还真的有些事要做,女儿,因为这个家庭又得重新组织了。”

“为什么呢?”

“是这样,我的意思是家庭监护人的关系转变。现在我已经好了,上帝保佑。我必须要重新对家人担负起责任来。”

罗德的心扑腾扑腾地跳起来。最后他明白,爸爸说的是他,是他的监护人。哦……原来姐姐做了一段时间的他的监护人,是这样,但这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啊!

海伦迟疑了一下。“应该是这样,爸爸。”她看着罗德说:“如果弟弟他希望这样的话。”

“嗯?这不是问题吧,孩子。你的丈夫不会想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行使监护权吧?再说,这也是我的义务啊——是我的特权。”

海伦看起来有点无奈,这时罗德说:“我不认为这是一件什么重要的事,爸爸,我就要去上大学了——毕竟我已经快有投票权了。”

他的母亲感到很惊讶:“是吗?亲爱的!”

“是的!”父亲承认了。“恐怕我不能放弃这三年的权力。”

“爸爸,你的话我不明白,我一月份就到年龄了。”

沃尔克夫人惊讶地一下子用手捂住了嘴巴,“杰罗姆……我们忘记了时间又回来了。哦,我可怜的孩子!”

沃尔克先生看起来也很不安,他自言自语着“这很难”这样的话,然后一直盯着自己的盘子。突然,他抬起头来说:“原谅我,罗德。不管怎么说,在你还没有到合法年龄之前,我要做我该做的事,我不希望你在读大学期间离家住。”

“上帝?为什么不?”

“嗯——我觉得我们已经分开了一段时间,这对我们都不好。你说的那个女孩也让我们很意外。是不是我可以这样理解,她是你的,一个……嗯……一个亲密的朋友呢?”

罗德感到他的脸红了,尽力平淡地说,“她是我的政府总理。”

“你的什么?”

“我的行政官。她是卫队长官、警察总长,你想怎么叫都可以。她什么事都做,也参与狩猎,但那仅仅是因为她喜欢。卡罗琳是……嗯,反正卡罗琳很不错。”

“罗德里克,你是不是和她谈朋友了?”

“我?上帝,没有!她只是我的一个大块头的姐妹。卡罗琳总是有很多人喜欢的,一会儿一个,但是时间都不是太长。”

“你不是真的对她感兴趣了吧?这我很高兴。她似乎并不适合与一个毛头小伙子做伙伴。”

“爸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

“也许不知道,我只是想要知道。那么说说另外一件事吧!政府总理?那你是什么呢?”

“我?”罗德自豪地说:“我是考贝尔市的市长。”

父亲看着他,摇了摇头。“原来想晚一点再说的,我看你需要的是,呵呵,一个医生。”说完又看着海伦说:“明天我们就交换监护关系。我看我真的还有很多事情要料理。”

海伦也看着父亲说:“除非弟弟同意。”

“女儿!”

“这样的改变不能是单方面的,他必须同意,否则我就不允许。”

沃尔克先生好像非常生气,沃尔克夫人似乎也很不高兴。

罗德站起身,离开了房间……在平安灯还亮着时从来还没有人这么做过。他听见父亲在身后叫他,但是他没有转身回去。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马森,他正在边抽烟边看书。

“我刚吃过了,所以我就自己呆了一会儿。”马森解释说。他注意到了罗德的表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他缓慢地说:“事情总是会有很多让人不如意的地方,忘掉它,孩子,忘掉它!”

“我做不到。”

“不,你能的。”在移民隔离带,车辆排起了长队,它们以前就一直是这样,以后还会一次一次地不断出现。时空门还没有准备好,时空门的驾驶者仍旧在自由女神像下面的休息室喝着咖啡、开着玩笑、放松着紧张的神经,他们的队长也和他们呆在一起。这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五官在光线下显得棱角分明,他谈笑风生,笑声中带有一丝丝的紧张,但是现在他看上去似乎并不紧张。他边笑边喝着咖啡,还让一个男孩玩着自己的头盔。他的身上穿着皮衣,这是模仿一种古老样式设计的皮装。这个年轻人留着比尔·克迪式的胡子,头发也很长。他的坐骑是一匹年轻的平托马,它安分地站在边上,缰绳自由地垂着。马的后腿上挂着一支猎枪,但是队长本人的身上并没有佩枪,倒是带着两把匕首,一边一把。

警报响了起来,休息室里的扬声器发出了声音:“沃尔克上尉,四号门准备。”

罗德朝控制室摆了摆手,然后大声喊道:“全体注意!”转身对着吉米和杰奎琳说:“替我跟卡罗琳说声对不起,她来不了。我很快就会跟你们再见的。”

“一定比你想象的还快。”吉米肯定地说:“我的公司敢为此签个打赌的合同。”

“你的公司?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个名词?他们让他做合伙人了吗,杰姬?”

“没有。”她泰然地说:“但是我肯定他们会的,只要他同意域外条款就行了。格兰特,跟罗德叔叔吻别。”

“不!”小伙子坚定地说。

“像他父亲。”吉米自豪地说:“只吻女士,哈哈。”

所有人员开始倒数数字,罗德在仔细地听着,他翻身上了马鞍。“放松点,孩子们。”喊数声传到了他这里,他大声叫道:“一!”

“准备!准——备——!”他边等待着边举起了手,他看见了时空门里的景象,是一片雪峰下的草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控制灯变绿了。他的胳膊猛地放了下来,然后他大声喊道:“出发!”他的膝盖一夹马肚,平托马向前探身子,超过了前面的车辆,沃尔克上尉一马当先,又踏上了他漫长的征程。

【-全文完-】
第十六章 无尽的征途
星际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