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每个比吉斯特(注①)姐妹都知道,正确平衡的开始正是最需小心把握的时刻。您要研究摩亚迪的生活,就应首先注意他生命轨迹的起点:他诞生于帕迪沙国王萨达姆五世第57年。

  您还要特别注意摩亚迪活跃的战场是:阿拉吉斯行星。他确实出生在卡拉丹,并在那度过了15年,但千万不要受这个事实的蒙蔽。阿拉吉斯,这个被人称为沙丘的星球才是他真正成长的地方。

  --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手记》

  这是他们出发去阿拉吉斯的前一周,出发前的紧张气氛已凝重得令人难以承受。这时出现了一位神秘的老太婆,她是专程来探访小男孩保罗的母亲的。

  这是一个温暖的夜晚,卡拉丹城堡这座已居住过26代阿特雷兹家族成员的古老建筑,那一排排的巨石透着凉爽而又沉闷的气息,预示着气候将发生变化。

  神秘的老妪被让进了旁门,经过一个圆顶的走廊时,她被允许在保罗房间的门外停留片刻,瞧瞧还躺在床上的小男孩。

  半明半暗的吊灯挂在屋顶,被叫醒的男孩可以看到他屋子门口站着一个块头不小的女人,妈妈在她身后一步远的地方。老太婆的身影像巫师一头蜘蛛网般的头发,脸庞黑而圆,一双眼睛像宝石般闪闪发光。

  他看起来比他的年龄要小吧,杰西卡?老妪问。她说话时带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就像一把没调好音的九弦巴嘎斯(注②)。

  保罗的母亲柔声地回答说:阿特雷兹人发育较晚,尊敬的阁下。

  我听说过,听说过,老妪说,他已经满了十五岁。

  是的,阁下。

  他在听我们说话,老妪说,狡猾的小家伙。她低声地笑了。

  但皇族成员需要狡猾。如果他是真正的卡瓦兹赫德那奇(注③)

  嗯啊

  保罗躺在床上,灯光照不到他,他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一对眼珠像小鸟般明亮。这时老妪的眼神似乎在扩展,融进了保罗的眼里。

  好好睡,狡猾的小东西,老太婆说,明天,你得集中精力面对我的毒针高姆佳巴。

  她走了,把他母亲也推出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保罗躺在那儿,心想:什么是高姆佳巴?

  在这个头绪纷繁、变化多端的时候,老妇人是保罗见过的最奇怪的人。

  阁下。

  她把母亲叫杰西卡,就像使唤一个用人,没有将母亲看成是公爵的爱妃,爵位继承人的母亲,一位比吉斯特贵妇人。

  他想:高姆佳巴是否是阿拉吉斯的什么东西?我去那儿之前一定得看见才行。

  他嘴里念叨着这几个陌生的词:高姆佳巴科维扎基哈得那奇。

  要学的东西太多,阿拉吉斯是一个与卡拉丹截然不同的地方。

  保罗的脑子里塞满了那些新东西。阿拉吉斯沙丘荒凉之星。

  萨菲。哈瓦特是父亲的搏杀队队长,他向保罗解释说:他们的宿敌哈可宁家族占领了阿拉吉斯8年,以半采邑的方式统治这个星球。他们与乔姆公司签了合同,开采阿拉吉斯的衰微香料,一种混合物。现在,哈可宁正在离开阿拉吉斯,阿特雷兹家族将取而代之,对那个星球实行全采邑统治。这是雷多公爵的胜利。然而哈瓦特却告诉他,这种表面上的胜利隐含着致命的危险,因为雷多公爵在兰兹拉德各大家族中颇负盛名。

  出名的人会招来权贵们的妒忌。哈瓦特说。

  阿拉吉斯沙丘荒凉之星。

  保罗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座阿拉吉斯洞穴,他周围全是沉静的人们,穿着暗暗发光的衣袍移动着。那地方一派庄严肃穆,他像在一座天主教堂里,听着一种微弱的声响滴答滴答像水声。即使是还在梦中,保罗也知道自己醒后会记着这梦。他总能记住那些预示未来的梦。

  梦渐渐消失。

  保罗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温暖的床上,思考着。在这座卡拉丹城堡的世界里,没有与他年龄相仿的玩伴,离开这也许不值得难过。

  越博士是他的老师,曾暗示:在阿拉吉斯,对优越阶级体制的卫护并下那么死板。那个星球上的人们居住在沙漠边缘,权贵们不能对他们发号施令。沙漠中的人们被称作弗雷曼人,在皇家的名册上是不入流的。

  阿拉吉斯沙丘荒凉之星。

  保罗意识到自己的紧张感,决定练一种意心功,这是母亲教他的。三次快速呼吸引发了反应:他进人了一种浮动的意识状态,集中意念动脉扩张避免不集中的意念机制按选择发送意念血液得到充实,迅速流向负荷过重的区域本能自身并不能使人获得食物安全自由动物意识的延伸并不能超越时限,也不能使其懂得成为它猎物的东西会灭绝动物毁灭,不再生产动物快感始终与感觉接近,避免知觉人类要求有一个背景网,通过该网可以看到自己的宇宙按选择集中意念,这就会构成你的网身体的凝聚按照细胞需求的最深意识随神经血液而流动一切/细胞/存在都非永恒在有限范围内向着永恒挣扎

  意念在保罗浮动的意识中滚动着,像波涛般连绵不断。

  当黄色的晨光透过窗棂,保罗早已意识到它的到来。他睁开双眼,听到了城堡里人们忙忙碌碌的声音,看见自己卧室屋顶那熟悉的条纹图案。

  厅门打开,保罗的妈妈伸头向里张望,头发泛着金光,头冠旁扎着黑色的发带。她椭圆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绿色的眼睛闪烁着庄严的光芒。

  你醒了,她说,睡得好吗?

  好。

  她从衣柜的架子上为保罗选衣服。保罗从她肩上注意到了母亲的紧张,其他人很难注意到这种细微表现,而保罗却从母亲那得到了比吉斯特式的训练观察微细变化。妈妈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件半正式的夹克,夹克胸兜上方印着阿特雷兹鹰饰。

  快点穿衣服,她说,圣母在等你。

  我曾梦见过她一次,保罗说,她是谁?

  她是我在比吉斯特学校的老师。现在是皇上的真言师。嗯,保罗,她犹豫地说,你必须把你的梦告诉她。

  我会的。是她让我们得到阿拉吉斯的吗?

  我们没有得到阿拉吉斯。杰西卡掸去一条裤子上的灰,把它和一件夹克一起挂在床旁边的衣架上,别让圣母等太久。

  保罗坐起来,抱着双膝:什么是高姆佳巴?

  母亲对他的训练又一次使保罗察觉到她内心的犹豫紧张,他感到这是一种担忧。

  杰西卡走到窗户旁,一甩手把窗帘打开,眼光跨过田园,看着西屋比山。你等会就知道什么是高姆佳巴。她说。

  他听出了母亲的声音带着恐惧,心里很好奇。

  杰西卡背对着保罗说:圣母在我的早祷室里等着,请快点。

  圣母凯斯海伦莫希阿姆坐在一个花毯装饰的椅子上,看着保罗母子走近她。圣母两边的窗户正对着弯弯的河流和属于阿特雷兹家族的绿色田园,但圣母无心欣赏风景。今晨,她感到了自己已年迈,这真让人心烦。她把这归咎于太空旅行,吉尔德太空船队和他们那神秘的行事方式。但这有一项使命,需要一位高明的比吉斯特亲自过问。当神圣责任召唤时,即使是帕迪沙皇上的真言者也不能回避。

  这个杰西卡真混蛋!圣母心里骂道。她要是照命令行事,生个女孩就没这些麻烦。

  杰西卡在离坐椅三步远处停住,左手牵着裙边,行了一个礼。

  保罗按舞蹈老师教的躬腰致意,表示对对方有所怀疑。

  保罗行礼时所表现出的怀疑没有逃过圣母的眼睛。她说:他是个谨慎的小家伙,杰西卡。

  杰西卡把手放到保罗的肩上,暗暗用劲,手心里传出了害怕的感觉。接着,杰西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他接受的就是这样的训练,阁下。

  保罗想,她害怕什么?

  老妇人以敏锐的眼光打量了保罗:椭圆的脸像杰西卡,但那强壮的骨骼头发是公爵那深黑色的,而那眉线却是那不知名的外公的。鼻子细小,令人讨厌。绿色的眼睛像祖父,那已去世的老公爵。

  圣母暗想:现在终于有人欣赏这种勇气的力量,哪怕他已死了。

  教育是一回事,她说,基本构成又是另一回事,我们会有结果的。老妇的眼里向杰西卡射出一道严厉的光芒。你出去吧。

  我命令你平静心绪,思考静思。

  杰西卡把手从保罗肩上放下来。圣母,我

  杰西卡。你知道这是必须做的。

  保罗看着他母亲,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杰西卡直了直身子说:是的当然。

  保罗回头望着圣母。对这位老妇的礼貌和他母亲明显的畏惧感都告诉保罗要小心。他感觉到了他母亲身上所表现出的恐惧,这使他心生愠怒。

  保罗杰西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要接受的这次测试对我很重要。

  测试?保罗看着母亲。

  记住你是公爵的儿子,杰西卡说。她迅速转过身,大踏步朝门外走去,裙子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门在她身后关上了。

  保罗面对着老妇人,控制住自己的愤怒。有人竟可以把杰西卡女土像用人一样打发走吗?

  老妇人嘴角的皱纹挤出了一丝微笑。小家伙,杰西卡女士在学校的十四年里曾是我的用人,她点点头说,相当不错的用人。

  现在,你过来。

  这命令来得这样突然和迅疾,保罗还没来得及反应,已身不由己地照命令做了。她在对我使用音力。保罗暗想。他随着圣母的手势停下来,站在她的旁边。

  看见这东西啦?她从长衫里取出一个绿色金属方块,大约有15厘米见方。她旋转了一下那东西,保罗看见上面有一个开口黑幽幽的,令人感到无名的恐惧。那黑色的开口深邃而无光。

  把你的右手放进盒子里。她说。

  恐惧透过保罗全身。他开始向后退,但老妇人说:你就这样服从你的母亲?

  他抬头看着那鹰眼般明亮的眼睛。

  保罗感到无可奈何,难以抗拒,慢慢地把手伸进了盒子里。当他的手被黑暗吞没,他先感到发冷,接着似乎有金属物擦他的手指,手指有点麻木,像失去了知觉。

  老妇人的脸上充满了掠夺者的表情。她把右手从盒子上抬起,搁在保罗脖子旁。保罗看见了闪光的金属,开始转头去看个究竟。

  别动!她厉声说。

  她的命令是无法抗拒的。保罗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脸上。

  我用高姆佳巴指着你的脖子,她说,高姆佳巴,高手克星,是一支针,针尖上有毒液。啊哈!别想溜,否则就会中毒。

  保罗嗓子发干,他无法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于巴巴的老脸上移开,那眼睛闪着光,银色的牙齿包裹在苍白的牙龈里,她一说话,就会反射出光来。

  公爵的儿子一定了解毒物,她说,这是时髦的玩艺儿,对吧?麝香毒放在你的饮料里,奥玛斯放在食物里。有快的、慢性的和不快不慢的。我用的是一种你从没见过的,它只会杀死动物。

  傲慢克服了保罗的恐惧。你敢说公爵的儿子是动物?他质问道。

  让我这么说吧,我假定你是人类。她说,别动!我警告你别想溜走。我是个老太婆,但我的手却能在你逃脱前将毒针扎进你的脖子。

  你是谁?保罗轻声问,你是怎么欺骗我母亲使她让我单独留在这里?你从哈可宁人那来吗?

  哈可宁人?上帝保佑,不!现在你闭上嘴。一个干枯的手指触了一下保罗的脖子,他用力控制住自己想要跳开的本能。

  好,她说,你过了第一关。现在,还剩点别的,如果你把手从盒子里抽出来就没命了。这是唯一的规则。把手放在盒子里,就保住了你的命。抽出来,准没命。

  保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息了颤抖。如果我叫喊,仆人马上就会出现,你必死无疑。

  你母亲守在门口,仆人们进不来。别指望了。你母亲通过了这个测试。现在轮到你,这是荣誉。我们很少对小男子汉做这种测试。

  好奇使保罗控制住自己的恐惧。他听出来这老妇人说的是真话,无可辩驳。如果她母亲在那把着门如果这真是一次测试不管这是什么,保罗知道已无法摆脱。脖子上的那只手,那高姆佳巴已完全控制住他。他记起了母亲从比吉斯特典礼中教他的反恐惧心法要领。

  我不能害怕。害怕是思维的杀手。恐惧是小小的死亡之灵,将使人彻底迷茫。我将正视恐惧,让它通过我的躯体消失。当恐惧逝去,我的心眼将目睹它的消亡。恐惧踏过的地方将万物不存,惟我将完好无损。

  保罗感到自己恢复了镇静,说:老太太,动手吧。

  老太太!她忿忿地说,你有勇气,这不可否认。好吧,我们会清楚的,先生。她弯身凑近保罗,喃喃地说,你在盒子里的那只手会感到疼痛,非常痛!可是,如果你抽出手,我的高姆佳巴就刺进你的脖子死亡会如此迅疾,就像刽子手的斧子落下。抽出手,高姆佳巴就要你的命,懂了吗?

  盒子里有什么?

  疼痛。

  保罗感到手指的刺痛在加剧,他咬紧了双唇。这怎么能是测试?

  他想。刺痛变成了发痒。

  老妇人说:你听说过动物为逃脱陷讲而咬断自己的一条腿吗?动物式的花招是存在的,一个人会呆在陷阱里,忍受痛苦,假装死亡,寻找机会杀死设陷阱的人,以解除对其同类的威胁。

  发痒变成了一种细微的灼痛。你问什么要这么做?保罗问道。

  看你是不是人类。安静!

  右手的灼痛感在不断加剧,保罗的左手握成了拳头,痛感在缓慢地增加:热,剧热,灼痛他感到自己左手的指甲陷进了掌心。

  他试着弯曲右手的手指,可是却动也不能动一下。

  很烫。保罗轻声说。

  别说话!

  疼痛传到他的手臂,额头渗出了汗珠。每一根神经在呼唤:把手拿出那个火坑可是高姆佳巴。保罗没有转头,试着用眼睛去看看脖子上的毒针。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加剧,想要减缓呼吸,却做不到。

  痛啊!

  他的世界变成一片空白,只有那疼痛的手变得巨大无比,那张盯着他的老脸渐渐远去。

  他的双唇干燥异常,难以分开。

  烫!剧烈的灼痛!

  他想自己能感到那手的皮肤被烧黑,蜷曲,肉变焦,一块一块掉下去,直到露出骨头。

  终止了!

  疼痛止住了,就好像关掉了一个开关。

  保罗感到自己的右臂在颤抖,全身被汗水湿透了。

  够了,老妇人自言自语道,真了不起。没有一个女孩能坚持到这个程度。我以为你一定会失败。她直起身,拿走了高姆佳巴。

  把你的手拿出来,年轻人,看看它。

  保罗强压住因疼痛而产生的颤抖,盯着那折磨过自己手的黑洞,记忆里全是刚才的疼痛。理智告诉他拿出来的将是一截烧焦的木头。

  保罗一下抽出了手,惊奇地看着它,一点痕迹都没有,没有烫伤的肉。他举起手,转动,弯曲手指,完好无损。

  刺激神经诱发的疼痛,她说,不可能损伤人类。很多人都想要知道盒子的秘密。她把盒子放进了长衫里。

  可那痛保罗说。

  保罗感到了左手的疼痛,松开握紧的手指,看到掌心上已有四个血印。他放下手,看着老妇人说:你曾经也对我母亲这样做过吗?

  曾经用筛网滤过沙吗?她问。

  这个问题震动了保罗,使他意识到更深的意义:筛网滤沙。他点点头。

  我们比吉斯特对人群进行过滤,区分人类。

  保罗举起右手,刚才的疼痛还记忆犹新。这就是方法疼痛?他问。

  小家伙,我在你感受疼痛时仔细观察你。痛只是这一测试的中心。你母亲告诉过你我们的观察方法。我已看到她的教育在你身上的效果。我们的测试是危机和观察。

  保罗从她的声音里听出这是明确无误的,说:这没错!

  她直视着保罗,他能感觉真理!他会是那个人吗?他真的是吗?

  她压抑了自己的激动,提醒自己:希望会蒙蔽观察力。

  你知道人们在什么时候相信自己的话?她说。

  我知道。

  反复的考验证明那种能力存在于保罗的声音里,她听出来了,说:也许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坐下,小兄弟,坐在我脚边。

  我更愿站着。

  你母亲曾坐在我的脚边。

  我不是我母亲。

  你有点恨我们,嗯?她目光转向门,叫道,杰西卡!

  门猛地开了,杰西卡站在门口,双眼严峻地盯着屋里。当她看到保罗,眼光变得柔和了,勉强地笑了笑。

  杰西卡,你就没有停止过恨我吗?老妇人说。

  我对你又恨又爱,杰西卡答道,恨来自我永远难忘的痛。而爱是

  只要基本的事实就够了,老妇人说,但声音却很柔和,你现在可以进来,但别说话。把门关上,注意别让人打扰我们。

  杰西卡走进屋里,关好门,背靠着门站着。我儿子活着,她想,他没死,是人类。我知道他是但他活着。现在,我可以继续活下去。她背后的门坚实牢固。屋里的一切都显得突兀,压迫着她的感觉。

  我的儿子活着。

  保罗看着母亲。她说的话是真理。他想单独离开,仔细思考这次经历,但他知道必须得到允许才能离开。这老妇人对他产生了某种力量。他们说真话。他母亲经历过这样的测试,这包含着某种可怕的目的那痛苦和恐惧真让人害怕。他知道其中一定有可怕的企图。他们押了大赌注,他们就是他们自身存在的必要性。保罗感到了自己身上已被赋予了可怕的目的,但具体是什么,他却不清楚。

  某一天,小家伙,老妇人说,你也会像那样站在门外。这需要预谋和筹划。

  保罗低头看看自己那只经历了疼痛的手,然后抬头看着圣母。

  她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某种异乎寻常的东西,他以前从未感受到这一点:说出的词汇带着光彩,里面暗藏玄机。他感到自己向她提任何问题所得到的答案都会使他超越现实的肉体世界,进人一个更伟大的领域。

  你为什么要做测试以确定人类的真伪?保罗问。

  为了使你解放。

  解放?

  以前人们将思维赋予机器,希望解放他们自己。但这只会使其他拥有机器的人将他们变为奴隶。

  汝将造出像人一样思维的机器。保罗引述道。

  这是巴提伦。济哈得和奥伦基教《圣经》的原话,她说,但《O.C.圣经》里却是这样说的:汝不得造出机器,假冒人的思维。你研究过门泰特(注④)人?

  我与萨菲。哈瓦特在一起学习研究。

  大暴动去掉了一个支柱,她说,它迫使人类思维发展,建立学校以训练人的才能。

  比吉斯特学校?

  她点点头:那种古老的学校还有两所幸存下来比吉斯特和太空吉尔德。我们认为吉尔德几乎完全强调纯数学,比吉斯特则发挥着另外的作用。

  政治。保罗说。

  真令人吃惊。老妇人说。她严厉地扫了杰西卡一眼。

  我没告诉过他,阁下。杰西卡说。

  圣母又把注意力转向保罗。你利用很少的线索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她说,政治,没错。最初的比吉斯特学校由那些认为应该使人类事务得到延续的人们掌管。他们注意到如果不将人类群体和动物群体区分开来,这种延续就得不到保障尤其是出于血缘的考虑。

  老妇人的话对保罗突然失去了那种特别的尖锐性。他感到这违背了被他母亲称之为正义本能的东西。这并不是说圣母在向他说谎。

  她显然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理。这其中有更深的内涵,某种与她那可怕目的相联系的东西。

  他说:可我母亲告诉我学校里许多比吉斯特都不知道他们的祖先。

  遗传谱系总存在我们的档案里,她说,你母亲也知道她要么是比吉斯特人的后代,要么她本身的血统是可接受的。

  那么她为什么不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有的知道许多又不知道。比如,我们也许希望她与某个望族相交配以培养某种遗传优势。我们有许多理由。

  保罗再一次感到对正义的冒犯。他说:你们自己也冒着风险。

  圣母直视着保罗,心想:他声音里流露出了批评吗?我们肩负着重任。她说。

  保罗感觉到自己逐渐摆脱了对测试的恐惧。他把眼光正对着圣母,说:你说我也许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那是什么?一个人类高姆佳巴?

  保罗,杰西卡说,别用那种语气对

  我来应付,杰西卡,老妇人说,现在,小家伙,你知道真言者之药吗?

  你们用它提高辨别真伪的能力,保罗答道,母亲告诉过我。

  你曾见过真理灵态吗?

  他摇摇头说:没有。

  这种药很危险,她说,但它却能显露本质。一旦真言者受到这种药的激发,她可以在自己的记忆里她肉体的记忆,看见许多地方。我们透视通往过去的许多途径那只是女性的途径。

  她的声音蒙上了一层女性的伤感。然而,有一个地方真言者却看不到。我们受其排斥,感到恐惧。据说某天会有一个男人临世,在药物中发现自己的内心之眼,他将透视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男性和女性的过去。

  你们的科维扎基哈得那奇?

  对,他可以同时存在于许多地方:科维扎基哈得那奇。许多男人试过这种药,但都失败了,太多的失败。

  他们都试过,失败了,全部失败?

  哦,不,她摇摇头,他们试了,死啦。

  【注①:比吉斯特:一所古老的学校,主要对女孩进行心智和体能训练,使她们为基因控制、人种筛选服务。经过训练的妇女被称为比吉斯特人,具有洞察未来、控制别人行为等特殊能力。】

  【注②:九弦巴喱斯:一种特制的弹奏乐器。】

  【注③:卡瓦兹。赫德那奇:又称科维扎基哈得那奇,是比吉斯特经过数代人努力,通过严格基因筛选而将创造出的伟人。他将具有超自然的力量,会率领沙漠中的弗雷曼人战胜哈可宁人和皇帝的军队,并最终成为统治帝国的领袖。】

  【注④:门泰特:受过专门训练、具有特殊技能的人。特别擅长逻辑分析、组织计划和博杀格斗。】
第一章
沙丘